这女子的声音十分年轻,带着一股子不加掩饰的娇气与傲慢。

似乎,真的并未将这赤魂林放在眼中。

容修目光微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淡淡看了一眼。

在距离他们大约百丈之外,一群人似乎刚刚抵达这里。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鹅黄裙装的女子,瞧着大约二十岁出头,身材娇小,一头长发直直垂到了小腿的位置,随风轻轻浮动,看起来颇有几分仙气。

当然,得忽略她的声音,已经那望着赤魂林不以为意的、带着几分嫌恶的眼神。

她身侧站着一个身形健硕的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剑眉星目,容貌俊朗。

他比那女子高出许多,二人站在一起,反差极大。

在他们身后,则是站着两位老者,各自穿着黑白长袍,发虚皆白,看上去颇为苍老。

然而他们身上的气息,却隐晦而强大,令人不可小觑。

“神墟界有那么多可以历练的地方,为何父亲偏偏选了这里?这树林看起来好恶心。“

那女子伸出细白的手,掩住了唇鼻,一双细细的柳眉轻轻蹙起。

为了来这鬼地方,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本来她也没抱什么希望,可是到了跟前,才发现比她想象的还要令人讨厌。

站在后面的白袍老者笑眯眯道

“二小姐,咱们来的有些晚了,这赤魂林正是毒气弥漫的时候。若是白天到这再看,这赤魂林其实景色也不错的。再者,家主让您来,也是一番好意不是”

“可我不想来啊!“

那女子打断了白袍老者的话,双手抱臂。

“不就是因为那东西在这吗?可也不一定要我和大哥亲自来啊!家里那么多人闲着,随便派几个人来不就是了?”

本来在家的日子过的挺舒服的,谁知父亲忽然就把她发配到这里来了,连个反驳的机会都没给她!

白袍老者笑容讪讪。

一旁的黑袍老者面容冷肃,见状开了口

“二小姐,那东西对您而言至关重要,家主说,还是希望您能自己将其找到带回,如此,也能服众。”

他的语气比先前那白袍老者要严厉冷沉不少,这女子听到他说话,不自觉将胳膊放了下来,可她心里还是不舒服,便微微抬高了声音,气道

“我是家中的二小姐,即便是我不亲自来,谁又敢拿我如何?”

黑袍老者皱了皱眉。

此时,那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终于开了口。

“漪漪,这样的话,不可乱说。”

他的声音格外浑厚低沉,落在耳中,如同擂鼓。

言语腔调上,带着久居上位的威严与霸道。

被称作“漪漪”的女子这才彻底收敛了脾气,跺了跺脚。

“知道了!”

她敢在所有人面前发脾气,却唯独畏惧大哥。

这也是父亲这次会将他一同派来的原因。

有他在,她便不得不压制着自己的小脾气了。

那年轻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

“听话,表现好的话,回去大哥另有奖——”

一句话尚未说完,他的神色忽然一凝,声音戛然而止。

看到他这奇怪的反应,那女子忍不住问道

“大哥,怎么了?”

一边问,她一边顺着大哥的视线回头看去。

这一看,便令她立刻愣住。

不远处,一个身着白色锦衣的男人,负手而立。

月色如水,落在他身上的身后,似乎格外温柔。

尽管此时夜色已浓,周围的一切大多笼罩在了黑色的阴影之中,却依旧难掩这个男人的绝世风姿。

甚至,无须看清那个男人的五官,只遥遥一望他周身的气度,便已经胜过万千风华。

南漪漪微微睁大了眼睛,有那么一瞬,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中。

那男人只眼神极淡的朝着这边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转身离开。

南漪漪下意识的张了张嘴,一时间却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阁下请留步!”

她没动,站在旁侧的南禹行,却是已经扬声开口。

容修止步,回头朝着几人看来。

“有事?”

他的声音清冷如玉石相击,自然带着三分冷意与淡漠。

显然,他对和他们继续谈话的兴趣并不大,也并不想与他们有什么往来。

南禹行缓缓握紧了身后的拳头。

“不知阁下刚才,都听到了些什么?”

容修神色更淡

“都听到了。”

双方距离本就不远,他本身实力又强,怎么可能听不见。

南禹行脸色微变,没想到对方态度如此强硬。

但转念一想,其实大家都是有几分本事的,彼此打开天窗说亮话,倒是更合适。

他双手抱拳

“刚才家妹所言,不过是随口一说,还请阁下——”

“我没兴趣知道这些。”

容修没等他说完,便神色淡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这些人的来历与身份,他毫无兴趣。

至于他们进入弑神冢是要找什么东西,他也完全不想了解。

”我还有事,告辞。”

他还得赶去给玥儿炼制铠甲,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你——”

南禹行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不给面子,脸上非常挂不住。

他生来尊贵,还从未有人这样当面给他甩过脸色!

”呵,好生嚣张。“

他冷笑一声。

“大少爷,您看要不要”

白袍老者试探着询问。

虽然他们刚才没说到最关键的,可依然被那男人听去不少。

深更半夜,这人出现在赤魂林之外,本就奇怪。

着实应该好好问问!

直到望不见那道身影,南漪漪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

刚巧听见白袍老者的话,她脸色顿时一变。

“白桐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人家就是路过,而且我刚才也没说什么要紧的,您这么小题大做干什么?“

白桐长老被突如其来的训斥搞蒙了。

二小姐怎么忽然这么大的火气?

“这、这自然是因为咱们这一趟任务重大,不得轻易为外人知晓啊!万一——“

“分明是咱们自己没发现有人在,怎么到头来要怪到别人头上?”

南漪漪拧眉道,

“总之,不能去找人家的麻烦!”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