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蓝潇勾了勾唇,漂亮的容颜上,扯出一抹有些讥讽的笑来。

“若非如此,灵霄学院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啊...”

先前知道那边出事儿的时候,他们便已经隐隐有了这个猜测。

结果还真是——

“你和他交手了?“

第五长泽急急问道。

独孤墨宝顿了顿。

“并不算。天梭阵被损毁之后,是玥儿丫头将其修复的。而且在那之后,我便立刻回来了。“

而这伤,也是因为当时收到对方力量的反击,他没有出手防御,才留下的。

好在并未危及性命。

第五长泽和蓝潇都是吃了一惊。

“天梭阵?你让那丫头修复的?你——“

蓝潇正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微微睁大,

“这就是以前你没日没夜让玥儿丫头背那些玄阵的目的!?”

独孤墨宝没什么表情的瞥了他一眼,眼中写满了“你才知道”。

蓝潇顿时大受打击。

“你你你!那时候丫头才多大,你就想到这些了?独孤墨宝,亏你一把年纪了,竟然还玩这一套!想当初玥儿丫头为了背那些东西,吃了多少苦头?呸!你也真好意思!”

当年她的天赋虽然很好,但毕竟等级不够,而独孤墨宝留给她看的那些玄阵大多都太过深奥,为了啃下那些玄阵,当年她是没少费劲。

“若非如此,灵霄学院这一劫,她便无法应付。”

独孤墨宝神色淡然。

“学院迟早都是她的,守护灵霄,本也是她的职责。”

尽管现在看来还有些早,但这件事,是早就在独孤墨宝的计划之中的。

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模样,第五长泽二人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毕竟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尽管过程艰辛,但初衷和结果都是好的。

这样来看的话,独孤墨宝也不能说是错了,只能说是...过于严厉。

“变态。也就那丫头能受得了你。”

蓝潇撇嘴。

但听独孤墨宝说了这些,他们心中的担忧也减轻了不少。

“万酒山下只是埋藏着他的一只手,待其真正觉醒,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独孤墨宝略作沉吟,而后看向了二人。

“而在这段时间内,你们两个,须得尽快重塑神体。”

“说得简单!”

蓝潇懒懒的往旁边的铁链上一靠,伸出手在那冰冷沉重的链子上轻轻敲了敲。

“咱们都在这待了这么久了,也才有你一个成功了。而且,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独孤墨宝脸色一沉。

蓝潇全当没看见,摇了摇头,声色慵懒。

“没看着上次我就失败了吗?那可花了我好长时间才将这张脸修复的...短期之内,我可是不能再来一次了。“

说着,他抬了抬眼,似笑非笑的看了第五长泽一眼。

“第五,不如你去试试?“

第五长泽充满嫌弃的退后半步。

“好好说话!”

蓝潇这人是真的有毛病。

给点阳光就灿烂。

刚刚确定独孤墨宝没有在神墟界暴露身份,这便是又浪起来了。

“嗤。”

蓝潇闭上眼,挥了挥手。

“反正这事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要是再失败一次,他赔上自己的小命倒是无所谓,关键还很有可能会把这两个给拖下水。

不值当不值当。

第五长泽无奈的摇摇头,看向独孤墨宝。

“这次你没暴露身份,自然是再好不过,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儿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的。事不过三,之后再去神墟界,你可千万小心。”

独孤墨宝眉心微蹙,旋即点了点头。

他们在赤月沙漠隐忍万年,若功亏一篑,着实太亏。

前两次都是情况特殊,尤其是灵霄学院那边,他不得不出手。

这也是他事情结束之后就立刻回来的原因。

“对了,玥儿丫头现在如何了?”

其实第五长泽刚才就想问了。

那天梭阵等级极高,虽然有独孤墨宝的帮忙,但对她而言,依旧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独孤墨宝神色缓和了些。

“她召唤了神域,恢复了记忆。”

“什么!?”

“当真!?“

独孤墨宝一句话,直接让原本打算休息的蓝潇重新精神了起来。

“玥儿丫头想起之前的那些事情了?”

独孤墨宝眼中划过一抹流光,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没想到,她是会在那种情况下...

只可惜事情结束之后,那丫头便直接昏迷了。

而他又必须尽快赶回赤月沙漠,就没能来得及多说些话。

“她受了伤,不过南溯怀和容修他们都在,应该不会有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

第五长泽喜出望外,蓝潇的眉眼之间也染上了几分笑意。

“这么说,她现在又突破上神了?”

独孤墨宝颔首。

这也是他比较高兴的地方。

当初那丫头为了跨过那道门槛,不知废了多少工夫。

一朝重生,前尘散尽,一切从头开始。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和毅力的。

好在...她现在终于又重新站在了这个位置。

独孤墨宝唇瓣动了动,又道:

“不过...当年她是主动将神域留给了孟闲帮忙保管,失忆之事,好像是她之前就筹谋好了的...“

此言一出,第五长泽和蓝潇齐齐愣住。

这一句话中蕴含的信息量太大,让他们一时间有些难以反应过来。

“...你是说,当年,她是故意的?”第五长泽干巴巴的问道。

独孤墨宝眸子微眯。

“基本上可以肯定。而且...容修应该也知道这些。“

所以,当初他们问他的时候,他一直不肯直言。

”这是为何?“

独孤墨宝没说话。

真正的原因,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算了,那丫头一贯是有主见的,这么做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啊!”

蓝潇倒是看得很开,笑着挑了挑眉。

“等下次见了,再亲自去问她不就都清楚了?”

“嗯?”

第五长泽忽然皱起了眉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这反应立刻引起了另外二人的注意。

“怎么了?”

独孤墨宝问道。

第五长泽鲜少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凝重、怀疑、不解、担忧...

第五长泽抬眸,看向二人,一字一句道:

“黑魔窟的人,好像进入了弑神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