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靖目瞪口呆:

“铠、铠甲!?那得消耗多少墨金灵石!“

容修顿了顿,道:

“这个倒不是问题,只会可能会费些时间,若能在进入弑神冢之前完成,是再好不过的了。“

上官靖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不、是、问、题!?

那么一小块,可就是世人难得一见的珍宝啊!

他本来以为容修是要将其锻造成一把短剑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但他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是要为玥儿打造一副铠甲!

前段时间,楚流玥经历万酒山那一场劫难的时候,身上的赤金圣铠的确是完全损毁了。

上官靖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可惜一直没能有机会。

在凤凰神山之外等着的时候,他满心担忧,根本没办法静下心去炼器。

没想到容修居然抢先一步。

而且...还是用的这珍贵至极的墨金灵石!

上官靖顿时觉得自己手里的那点存货,实在是拿不出手。

和容修手中的墨金灵石比起来,着实逊色。

上官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反正是给玥儿丫头的,好事!好事儿啊!

“你多费心了。”

上官靖咳嗽一声,

“但是,这时间是不是有些来不及?“

他们的行程本就很赶,容修能拿来炼器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

而想要用这墨金灵石打造出一副完美的铠甲,那怎么也得是王者神器了。

到时候,肯定又免不了一番折腾。

想在进入弑神冢之前完成...的确是太难了。

容修唇瓣微扬,淡淡一笑。

“我尽力。”

上官靖张了张嘴,眼神又在那块金光璀璨的墨金灵石上扫了扫,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本来想说帮忙的,又想到容修已经完成了打磨,这时候他再插手,还是有些不太合适。

只能希望容修之后炼器能够一切顺利了。

容修垂首继续手中的动作。

他的神色十分专注。

只见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着刻刀,在那上面一笔一划的雕刻着,不用声色间,那块墨金灵石已经变了模样。

上官靖在旁边瞧着,脑海之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容修此时这样子,怎么好像有些眼熟?

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但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上官靖心中徘徊了片刻,便又很快被他压下。

许是他想多了。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下来的时候,容修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目光微抬,看了楚流玥一眼,将手中的东西收了起来。

而这时,楚流玥终于也睁开了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经过一晚上的休养,她的体力和精神基本都已经恢复。

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甚至连眼睛都更加明亮了些。

她伸了个懒腰,身上传来几道噼里啪啦的声响。

旁边的团子听到动静,也翻身起来,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朝着楚流玥的身上靠过去。

“阿玥——”

她嘟囔着,似乎还半梦半醒,张开手就要去搂楚流玥的脖子。

然而,就在她即将扑到楚流玥怀中的时候,忽然觉得后脑勺一凉。

团子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扭动脖子,朝着旁边看去。

尊贵的圣子殿下正笑的春风和煦。

团子骤然清醒了过来!

她硬生生的止住了步伐,又迅速将自己的小胳膊收回。

楚流玥正等着抱她,忽然就瞧见团子停了下来,然后还收回了手。

“团子?”

楚流玥有些奇怪。

这孩子好像有点不对...

“阿玥团子好累团子今天可不可以回去呀!?”

团子连珠炮一般的喊出一串话来。

楚流玥愣了一下。

“当然可以啊!你——“

话音未落,团子已经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便回到了楚流玥的体内。

“呼——”

团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好险!

楚流玥:“......”

这么着急忙慌的,难道是昨天累怕了?

“感觉好点了吗?”

容修走上前来,温声问道。

楚流玥抬眸,笑着点了点头。

不知是不是因为直到太祖和容修都在,她这一晚上都很是安心,休息的很好。

“那就好。”

容修剑眉微挑。

”玥儿,咱们继续走吧!“

上官靖将篝火堆埋好,扬声道。

楚流玥点点头。

一行人就这样继续上路,朝着弑神冢的方向而去。

......

赤月沙漠。

烈日悬空,热浪滚滚。

一眼看去,似是连空气都扭曲了一般。

唯有沙漠中间的那一片湖泊,带着一丝凉意。

微风拂来,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湖泊之旁。

紫发紫眸,一袭长衫。

正是独孤墨宝!

他在湖边站定,先是朝着天空看了一眼,察觉到没有什么变化之后,才收回视线。

望着平静的湖泊,他眸子眯了眯,随后袖袍挥动。

湖中的水自动朝着两边分开。

独孤墨宝身影一闪,很快消失在湖水之下。

不一会儿,湖面重新恢复了一贯的波澜不惊的模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

独孤墨宝走到湖水之下的地牢之中。

昏暗逼仄的空间之内,依旧泛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几道黑色锁链缠绕,锁着两道身影。

正是第五长泽与蓝潇。

二人看到独孤墨宝的身影忽然出现,皆是一喜。

第五长泽笑起来:

“大宝,你回来了!”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你受伤了?”

独孤墨宝神色淡淡。

“一点小伤。”

一旁的蓝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嗤笑。

“啧。大宝,你是真觉得,只有你重塑了神体,有些事情就能瞒过我们俩了?”

独孤墨宝刚要开口,嘴角溢出一道血迹,身体骤然向后倒去!

砰!

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大宝!”

第五长泽惊呼出声,蓝潇也是变了脸色。

锁链被二人拖拽的咣当作响。

好在独孤墨宝并未昏厥过去,支撑着站了起来。

“我...我没事...”

“你这还叫没事?”

一贯温和的第五长泽的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独孤墨宝擦去唇角的血迹,脸色比之前苍白了不少。

他闭了闭眼,一字一句道:

“那人...快醒了。”

四周忽然寂静。

------题外话------

下午六点更哇。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