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霄学院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劫,南溯怀没道理忽然这时候离开啊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了

易文琢眸子微眯,沉思片刻,起身朝着偏殿而去。

“九卿。”

易文琢直接推门而入。

听到声音,原本正在看着什么的君九卿当即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站起身来。

“师父。”

易文琢的眼神飞快的从桌案之上扫过,旋即皱起了眉。

“又在看北冥皇朝的信?”

君九卿颔首。

“父皇说——”

“如今你已经在神墟界,还是要多多将心思放在这边。”

易文琢打断了他的话。

“北冥皇朝那边,实在是没必要过多在意。别忘了你骨子里,流的是谁家的血脉。“

说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易文琢的眼睛直直盯着君九卿,带着不可言说的强大压迫!

君九卿停顿片刻,唇角似是挑了挑。

“师父说的对,九卿以后必定认真遵循您的教导。“

易文琢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好不容易将君九卿带起来,可不是想让他将时间和精力都浪费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的。

易文琢一手按在桌子上,屈指敲了敲。

“刚才,南溯怀离开学院了。”

君九卿眼中浮现一抹诧异。

“这个时候?”

“不知是做什么去了。但,大概也能猜到几分。”

易文琢冷笑道,

“能让他在这时候将灵霄学院放下离开,证明那件事对他而言更加重要,很有可能还是和上官玥有关。”

君九卿眼底划过一抹暗光,转瞬不见。

“她现在应该还在凤凰神山吧,院长这时候去”

“证明她一定已经离开了凤凰神山!”

易文琢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下,脑海之中闪过无数猜测。

“难道是那上官玥出事儿了?”

易文琢低声喃喃。

君九卿垂下眼帘,片刻,才问道

“院长离开,师父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易文琢心中满是焦躁不安。

这一次好不容易等到南溯怀回来,结果还没来得及正面对上,人就又跑了!

沉思片刻,他终于神色一定。

“我去追他,你在学院等着就是!“

君九卿眉梢轻挑,本就妖冶的容貌,更添了几分邪肆。

“这您确定吗?院长这一去,也不知到底是去何处,亦不知他是要去做什么。您若是这样冒然跟上”

正因如此,才必须要跟上去掌控他的行踪!

易文琢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

“你只管在这待着,看好学院里的事儿,其他的,为师自会处置。”

君九卿这才低头

“是,谨遵师父之命。”

易文琢身影一闪,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房间之内,再度变得安静空寂。

君九卿抬起头,脸上的表情淡了许多。

他垂眸看了桌上的书信一眼,又重新坐下。

处理完之后,他慢条斯理的将信装好,这才靠在了椅背之上,合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他睫毛轻轻一颤,又重新睁开了眼睛。

只是此时,那双眼眸之中,盛满了凛冽杀意!

“又全军覆没?!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题外话------

饿的饥肠辘辘的二月甩出一小块夜宵,并且翻身睡觉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