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清清淡淡,却如风拂过,吹皱一池春水。

楚流玥望着他眸色深深的眼,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心脏快速的跳动起来。

“你——”

“我们定下婚约已经太久了。”

容修望着她,神色专注而温柔。

楚流玥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一撞,说不出的酸甜柔软。

仔细想想,她的确已经让他等了太久。

中间这些年

她甚至都未曾来得及问问,她离开之后,到他们重逢之前,这段时间他又经历过什么

容修望入她的眼睛,声色低沉

“我不想再——”等了。

砰!

容修话音未落,一道奇异的声响突兀的传来。

楚流玥拧眉,看向了手上的乾坤戒。

刚才那类似撞击的声音,便是从这里面传出。

楚流玥心念一动。

一个黑色木牌,赫然出现在二人身前!

正是之前楚流玥从方州城中夺来的那一块黑魔窟的沙棘木牌!

容修眸色顿冷!

只见那黑色木牌之上的图腾,忽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每一道线条都诡异的扭动着,令人望之心中发寒。

随后,那线条流散开来,凝成了一行暗红色如血迹一般的字迹。

“想救楚宁,十天之后,弑神冢见!”

楚流玥瞳孔皱缩!

那一行字迹很快消散,重新凝聚成了图腾的模样,上面的威压也迅速消失,“哐当”一声,坠落在了地上。

“那是——”

上官靖站在一旁,并未看清上面的字迹。

楚流玥唇瓣抿紧,身上散发出惊人的冷意。

上官靖心中有些担忧

“玥儿,你怎么样?”

刚才她到底看到了什么,反应居然这么大?

“我陪你去。”

正在此时,容修忽然开了口。

他手指轻抬,那块黑色木牌便飞到了他的手中。

他垂眸看了一眼,便将之递给了楚流玥。

楚流玥抬眸看他。

“容修——”

他那没有说完的话,她知道是什么。

尽管从她恢复记忆之后,两人甚至连好好说话的时机都没有。

可她知道容修的心思。

她也想跟他一起回去,完成几年前的约定。

可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儿了。“

容修轻笑。

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那些人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只不过这一次,选的时间更精准了些。”

容修语气淡淡,唯有眉眼之间氤氲的几分凌冽风霜,彰显出他此时心情。

“其实这样也好,楚宁大人处在危局之中,你也不能心安。”

容修握住她的手。

“天令那边也还没来得及通知,想来是有些急促了。”

楚流玥看了他一眼,便垂下了眼帘。

容修做事向来妥帖。

他连学院那边都已经通知了,怎么会忘记父皇他们?

现在这样说,不过是为了让她心中不那么难受罢了。

她屏住了呼吸,将那木牌放回乾坤戒,这才再次抬头。

容修那有些粗糙的指腹,在她的手背之上轻轻摩挲。

“我陪你去。”

他的声色一如既往的低沉温柔。

楚流玥红唇微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

一旁站着的上官靖有些愣神。

看这二人的模样,好像是不打算回云天阙了?

而且这气氛,好像也很是不对

团子站在楚流玥的腿边,清晰的察觉到她的心情变化,乖乖的安静等着。

“太祖。”

楚流玥平静了一下心情,扭头看向太祖。

“怎么?”

太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楚流玥道

“那个人挟持了爹爹。我们打算就此前往弑神冢。”

上官靖反应了一瞬,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你是说——”

楚流玥点点头。

能出此阴招的,自然还是这黑色木牌的主子。

上官靖脑海之中迅速闪过了诸多念头,随后神色凝重的点点头。

“我以前去过弑神冢,我带你们去。”

那地方危险至极,何况对方是有备而来,他本是不想让楚流玥去的。

但楚宁对她而言极为重要,就算明知危险,她也一定会去。

与其劝阻,不如跟着一起去。

现在玥儿的实力上涨了不少额,而且有他和容修在,应该会安全许多。

楚流玥倒是有些意外

“您去过那地方?以前怎么没有听您提起过?”

甚至当初她听说君九卿是将楚宁放逐在弑神冢的时候,太祖也没说过这一茬。

上官靖的神色有些微妙。

“这事儿说来话长,咱们还是先去吧!”

听太祖这么说,楚流玥也点了点头。

“这一路上只怕是又要麻烦您了。”

就此,楚流玥几人离开凤凰神山,前往弑神冢。

神龙岛。

缪扬听到下属传来的消息,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难得露出震惊之色。

“上官玥待了一个女娃从凤凰神山出来?可是看清她是否受伤了?“

“似乎并无。”

缪扬皱起眉。

下属顿了顿,继续道

“而且出来之后不久,容修也去了。他们是一起离开的。但看方向,似乎并非是云天阙或者灵霄学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