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金天凤一族贵为上古神兽,性子一直是十分高傲的。

在人族面前,尤其如此。

而这位,还是赤金天凤的先祖!

说起来,算是至尊的地位也不为过!

尽管这只是一道残存的意识,可对方的身份摆在这,依然还是充满威慑力的。

就算她和团子契约了,对方似乎也不用这样给面子的吧?

楚流玥脑海之中闪过无数想法,面上却是神色如常,笑吟吟道:

“您太客气了。团子跟随我多年,同生共死不知多少次,早已经亲如家人。我知道羿昭族长他们做的那些事,也都是为了团子好,我高兴欣慰还来不及呢。“

这倒是实话。

楚流玥自认脾气不算好,这一次赤金天凤一族做的很多事情,换做是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忍耐。

但,她知道说到底,他们也是为了团子。

考虑到这一点,她便可以将那些全部忽略。

对她而言,那些统统都不如团子来的重要。

话音落下,楚流玥便觉得腿上一软。

低头一看,却是团子正抱着她的大腿,巴巴的看着她,黑葡萄般的眼睛里,泛着莹莹泪光。

“阿玥——“

团子撒娇又亲昵的喊着她的名字,满是眷恋和依赖。

她就知道,阿玥对她最好了!

楚流玥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吾有一个问题问你。“

那位的声音再次传来。

楚流玥点点头。

“前辈请讲。”

对方停顿片刻,才一字一句道:

“你体内的那个东西,是从何处得来?”

......

大殿之内陷入死寂。

楚流玥几乎是听到那句话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它指的是她丹田中的那颗水珠!

她顿了顿,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装傻是完全没必要的,便坦诚道:

“那是晚辈几年前无意所得。”

“哦?“

对方似是有些诧异。

“那这几年,你都没有去找寻剩下的?“

楚流玥豁然抬!

......

万里之外。

岛屿错落,山脉连绵。

这里是太虚凰龙一族的地盘。

中心位置最高的那一座山峰之上,更是威严赫赫。

忽然,半山腰上的一个山洞之内,传出了一道愤怒的龙吟之声。

吼——

声势震天,令的不少太虚凰龙都吃惊的看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

“听声音,好像是缪尧长老?”

“啊...看来缪尧长老终于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啊...”这声音里带上了几分讥笑,“这次养了这么久,还真是辛苦。”

“嘘!小声点!万一被谁听去,告到缪尧长老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别忘了之前跟着他去灵霄学院的那几个,现在是什么下场!”

“嗤,至于么?我这也没说什么不是吗?顶多算是关心缪尧长老的身体啊!再说了,何止是咱们,那族中不少长老,现在可都是对缪尧长老颇有微词呢!”

这还是说的婉转了。

自从上次缪尧带人前去灵霄学院,打算找上官玥和上官靖的麻烦,结果被对方弄得一身狼狈的回来以后,太虚凰龙一族众人对缪尧的态度,就生了极大的变化。

堂堂一介长老,身份尊贵,实力绝,本来是去找他们算账,将那一具尸骸带回来的。

可最后呢?

不但浑身是伤的回来了,还让人家把尸骸名正言顺的据为己有!

整个太虚凰龙一族的脸,都被丢尽了!

他们怎么可能心中没有丝毫怨念?

不过是碍于缪尧这长老的身份,加上他刚刚回来的时候还负了伤,族长才一直没有对他进行惩戒。

可私下里,族中众人早已经对缪尧十分不满。

连带着此时听到他的声音都觉得厌烦无比。

“还是少说点吧!就算真的要罚,那也是族长和其他长老的事儿,哪儿轮得到咱们说话?”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次的事情,缪尧长老打算如何弥补?”

......

“行了。现在生气火也没什么用,你的身体刚刚恢复,还是别那么暴躁易怒。“

山洞之中,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负手而立。

他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容貌普通,但精神矍铄,头呈紫金之色,一双深沉的眼眸,似是包罗万象,深邃如寒潭,不可探究。

此人正是太虚凰龙一族的族长——缪扬。

在他身前,是一条身形庞大的太虚凰龙。

很显然,它之前受了伤,此时伤口虽然基本恢复了,但那些新长出来的鳞甲,依旧格外刺眼。

缪尧眼中满是愤恨。

这些,可都是之前他将自己那破损的鳞甲全部拔出,重新生长出来的!

其中经历的诸多痛楚,旁人根本无从知晓!

“这么说,那一场劫难,上官玥居然还是毫无损的活下来了!?“

缪扬道:

“不算毫无损。听说是躺了将近一个月。”

“那就还是活下来了!”

缪尧怒声。

“她的命可真够大的!”

灵霄学院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上官玥以身犯险,居然硬生生的扛过去了!

缪扬眯了眯眼睛,对他这话倒并不是十分赞同。

“吾倒是觉得,这个上官玥,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要知道,她可是亲自修复了灵霄学院的天梭阵。”

这能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要么是她还有底牌,要么...就是有人帮了她。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证明她不简单。“

如此来看,她能在那一场赌约之中赢了缪尧,也是情理之中了。

“你之前——太大意了。”

缪扬直言。

缪尧一时语塞。

其实这一点他也早已经意识到,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

承认了又如何?结果已定!

啪!

长尾一甩,坚硬的龙鳞在山壁之上狠狠刮过!

“下次,我绝不会再让她好过!”

缪扬忽然道。

“你还记得大约一个月之前,羿昭亲自写信给灵霄学院的院长南溯怀,让上官玥前往凤凰神山吗?“

“当然记得!“

缪尧咬牙。

上官玥和赤金天凤契约,这消息还是他故意递出去的。

结果羿昭他们行动果然迅。

“怎么,这事儿现在有结果了?”

缪扬顿了顿,

“倒也不算。只不过...上官玥直到现在,都还没从凤凰神山出来。而赤金天凤一族的祭祖大典,就在这段时间进行。“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