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缓缓关闭,将楚流玥的身影彻底遮掩,也隔绝了外面的所有视线。

包括羿昭。

愣怔了好一会儿,羿商才忍不住问道:

“族长,您...不一起进去了?”

羿昭脸上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

这反应,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羿商长老眉头皱起。

这显然不是族长的意思。

他再宠溺团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将上官玥召入凤凰神殿。

除非...

这是先祖的意思!

除此之外,整个族中,再无人可以凌驾于族长之上。

“这...”

羿商长老一时语塞,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赤金天凤一族的先祖,早在数万年前就已经祭天陨落,只残存了一道意识,留在这凤凰神殿。

漫漫岁月中,这一道意识基本都在沉睡。

只有每一任族长上位祭祖的时候,这道意识才会醒来。

但往往在祭祖结束之后,还会继续陷入沉睡。

可现在,团子祭祖,这道意识居然醒了,而且...还让上官玥进去了!

这怎么能不令人震惊!?

羿角长老有些担忧的问道:

“那...族长,不知团子的情况,现在可好?”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羿昭点点头。

“里面一切如常,不必担忧。”

先祖的那道意识既然觉醒了,自然有其道理。

一开始他察觉到先祖的意思的时候也是满心惊憾,但现在已经选择接受。

或许只是因为她和团子之间还有着契约吧...

羿昭不再开口,只是就那么站在大门之外,负手而立,静静等待。

众人不敢多问,也只好跟着继续等。

无数人心头,都飘着一个疑问。

——上官玥一介人族,在祭祖的时候进入凤凰神殿,这...该怎么算?

......

听见关门的声音,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羿昭没有跟着进来,而她丹田之内,感受到的那股召唤的波动,却是越强烈。

这波动驱使着她朝着前方走去。

之前虽然来过两次,但都来去匆匆,她一直没能好好打量过这赤金天凤一族最为神圣庄严的地方。

黑色的玉石板上,清晰的倒映出她的身影,以及穹顶之上的点点星芒。

尽管天色已亮,但依旧不掩这光芒璀璨。

在这里走着,时常会让人有种在满是星辰的夜空中漫步的错觉。

楚流玥穿过大殿,跨过门槛,她就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波动变得更厉害了。

那股召唤的力量,似乎就在不远处。

她定了定神,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这里,显然已经不是寻常人可可以进来的了。

楚流玥一边走,一边想。

赤金天凤一族中,能进入这里的只怕都是屈指可数。

而她此时竟然进来了...

越是往里,楚流玥丹田的波动就越强烈,心脏也跳的越来越快。

但神奇的是,这样未知的情况下,她心中竟是并无半分忧虑。

不知是因为那股召唤她来的力量太过温和,还是因为她知道团子也在这,故而心安。

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楚流玥又来到一扇门前。

她在门前站定,定定的望着,心中闪过一个无比明晰的念头:

便是这里了!

她深吸口气,抬起手臂。

正当她要推门而入的时候,那扇门竟是又自动打开。

楚流玥唇瓣微微抿起,旋即直接抬脚跨入!

......

大殿之中,内有乾坤。

楚流玥走入其中,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大殿正中间站着的团子。

听到声音,团子回过头来,见是楚流玥,立刻欢喜的跑了过来,张开两条圆润的小胳膊,扑向她怀中。

“阿玥!”

听得她清脆欢喜的声音,楚流玥也当即放了心,笑着俯身,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一团绵软。

“阿玥,你终于来啦!“

团子双手搂着她的脖子,高兴的在她脸颊蹭来蹭去。

楚流玥闻言眉心微动。

“你...知道我要来?”

“对呀!先祖刚才说要见你,我就等你来啦!“

楚流玥这才抬眸。

这大殿有些空旷,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很是安静。

地面依旧是黑玉石铺就,上方穹顶之上,却不再是那星星点点的光芒,而是成了一团团盛放的赤金色火焰。

最深处,也就是她的正前方的墙壁之上,绘制着一副巨大的画作。

浓烈火焰中,一只赤金天凤展翅翱翔,一飞冲天,气势惊人!

这幅画非常逼真,那只赤金天凤身上的羽毛几乎分毫毕现,好似下一刻便会直接从画中冲出一般!

唯独那眼睛的位置,一片空洞,看起来像是少了点什么。

然而楚流玥只是这样看了一眼,便觉得体内的原力隐隐想要沸腾起来!而丹田之内的水珠,竟是也不自觉的缓缓转动起来!

楚流玥暗自心惊:

这个...必然就是赤金天凤一族的先祖了!

她正要控制着水珠不要再动,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道沧桑渺远的声音:

“你...便是团子的契约之主?”

那声音是从壁画之中传来,好似流经了万年岁月风霜。

楚流玥心神一凛,将团子放下,双手抱拳,恭敬的行了礼:

“晚辈上官玥,见过前辈。”

“不必多礼。”

那道声音中似是带上了几分温和笑意。

“团子先前已经将你们之间的事情都说与吾听,你待她的确极好。”

楚流玥心中松了半口气。

听这语气,对方似乎对团子十分喜爱,连带着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今日让你进来,也是吾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团子如此依赖亲近,甚至甘愿为之舍弃族长之位。”

楚流玥心脏猛地一跳,警觉问道:

“前辈也想让我和团子解除契约?”

“自然不是。“

对方笑了笑,

“你不必紧张。吾既然之前将那一道魄给了团子,就不会计较这些。无论如何,这族长之位,将来都是她的。“

楚流玥这才安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是晚辈误会了,还请前辈不要介意。”

“羿昭他们之前对你颇不客气,你会这样也很正常。倒是...若有任何无礼的地方,还望你就此揭过。“

听着这话,楚流玥心中顿时涌起一股非常微妙的感觉。

这位赤金天凤一族的先祖...对她似乎太客气了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