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落下,童川尊老的肉身忽然燃烧起来!

一道道浓稠的黑色雾气从中散发,带着令人作呕的如腐尸般的腥臭味道。

众人脸色微变。

明三十六尊老眉头一凝:

“殿下小心!“

砰!

一道爆炸声忽然传来!

童川尊老的身体,就这样猛地爆裂开来!

容修神色一厉,锁神阵当即旋转起来!

那些飞溅的血肉与黑色雾气,纷纷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吞噬,最后都在那片光芒中消失不见。

大约半刻钟后,光芒散去,地上只剩下了一片干涸的暗红色的血迹。

容修眸子微眯。

吼!

随着这道嘶吼之声传来,雪雪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窗户之外。

它飞到容修身前,吐出了嘴里的木牌。

那黑色木牌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

容修神色淡漠,手指轻抬。

一道金色火焰飞出,落在那木牌之上,静静燃烧。

片刻功夫,那木牌也彻底化为一片灰烬。

......

短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早已经让在场众人震惊的不知如何言语。

所有人望着那一片灰烬和残存的血迹,都是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明三十六尊老终于忍不住道:

“想不到童川竟然是黑魔窟的堂主...”

“他并非是真正的童川尊老。”

容修忽然道。

明三十六尊老一惊:“殿下的意思是...”

容修言简意赅:

“夺舍。”

众人陷入沉默。

良久,明三十六尊老才恍然一叹:

“原来如此...”

如果是这样,就不难解释,为何童川尊老这些年几乎一直都待在云天阙,却没有被人发现了。

敢情是半路被人替换了。

“那真正的童川尊老——”

明三十六尊老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必再问。

既然被夺舍,真正的童川尊老,自然已经不在人世。

容修沉吟片刻,道:

“应该就是几年前,本殿刚刚离开云天阙的时候,便已经换了人。”

其实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心有怀疑,但因为那时候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就并未亲自追查。

而从那之后,童川尊老也再没有显露出任何异常,更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他再想查,就难上加难。

直到这次百里淳出事儿。

“可这几年,黑魔窟不是已经隐世了吗?怎么还要如此煞费苦心,派一位堂主偷偷潜入我们云天阙?”

另一位尊主满脸不解,随后不动声色的看了容修一眼。

而且,对方的目的,似乎...还是圣子?

就连这次对族长百里淳下手,对方最终针对的,好像也还是容修。

“隐世,才有时间和精力做其他的。“

容修淡声道。

其实刚才那个声音并非是这个夺舍的堂主的,而是...

对方为了对付他,也算是用尽手段,甚至不惜为此直接牺牲一位堂主。

明三十六尊老沉声问道:

“殿下,那我们之后怎么办?您可有什么打算?”

对方欺到他们头上来了,这件事绝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而且,童川尊老在云天阙一直身居要位,不知又窃了多少秘密。

这笔账算起来,只怕更是触目惊心。

“他们的目标是本殿。”

容修似乎猜到了他心中所想,淡淡道:

“尊老且放心,这几年虽然童川尊老手掌大权,不过...知道的都是本殿让他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等到今日才动。不过,余墨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将外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的差不多了。”

这意思,便是在他动手对付童川尊老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经对其部下进行了围剿!

众人闻言,皆是神色复杂。

震惊、意外、感叹...

此时他们才明白,容修将他们叫过来,根本不是真的要调查百里淳昏迷的原因。

他就是打定主意,在今天对童川尊老动手罢了!

不过是——瓮中捉鳖罢了!

明三十六尊老闻言,霎时间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殿下向来运筹帷幄,老夫当真惭愧。”

容修笑了笑。

“之前为了方便,有些事情并未告知与您,还望您能见谅。”

话说到了这一步,明三十六尊老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容修这几年看似离开了云天阙,对这边的事情一直没有怎么费心,而是全都交付给了明三十六尊老。

但实际上,他暗中早已经布下了另外一张巨网!

明三十六尊老并不生气。

相反,他心里很是欣慰和欢喜。

容修算是他看着长大的。

他知道容修有多么出色,一路以来,容修的成长,他也都看在眼里。

但直到今天,他才总算是可以放心。

容修的心思手段,绝对足以支撑他坐稳圣子之位!

今天杀童川,根除祸害,同时也是杀鸡儆猴,给那些不安分的一个警告。

童川尊老这样的人,在容修手中都未能落得什么好下场,何况他们?

明三十六尊老扫视一圈,看到那些人的脸色,满意的点点头。

自今日起,云天阙之内的这些麻烦,应该都算是解决了。

其中一人的表情尤其精彩。

明三十六尊老掉了挑眉。

“余敬尊老,你和童川尊老向来关系亲近,这些事——”

“我不知道!”

不等他问完,余敬尊老便急急出声否认。

他神色紧张的看向容修,面色苍白,

“殿下明鉴!这些事情我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啊!我、我虽然与他关系不错,但其实只是因为他身份地位更高,我不得不遵从,但其实这里面的事儿,我没参与,这是千真万确啊!“

因为焦急和担心,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锐。

一番话说完,已经是满头冷汗。

余敬尊老不傻。

童川尊老是黑魔窟的人,而且对圣子动了手,这时候和他沾上半点关系,只怕都是万劫不复!

他必须得把自己摘出来!

容修却是垂眸,看了一眼雪雪。

“去和泉收拾一番,太脏了。”

和泉是溯明峰上的一处温泉,平日里只有极少数人有资格过去。

最重要的是,和泉的泉水有着养伤的作用。

雪雪这次的伤势不算轻。

闻言,雪雪欢喜的应了一声,连忙乐颠颠的转身离开。

容修这才抬了抬眼,看向余敬尊老。

他眉梢微挑,似笑非笑。

”你当真半点也不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