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块沾染了斑驳血迹的黑色木牌,就那么在地上静静躺着,泛着猩红冰冷的光。

隐隐约约,可见上面刻画着某种纹路。

在场众人都看了过去,神色茫然。

这个时候,雪雪忽然带回来这么个东西做什么?

人群中,唯独童川尊老的脸色一片苍白,格外难看。

他袖中的手动了动,双脚却像是被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是”

明三十六尊老上前一步,看了一眼,旋即忽然神色惊变!

“这是黑魔窟的木牌!?等等!这木牌的等级,好像还不低——”

“尊老好眼力。”

容修眉梢轻挑。

“这木牌,只有黑魔窟的八大堂主才有。”

在黑魔窟,堂主的身份,仅次于他们的魔主,皆是能威慑一方的强大存在。

众人闻言,皆是露出震惊之色。

”堂主?黑魔窟不是已经隐匿多年了吗,怎么现在又忽然出现了?“

“黑魔窟的人,身份越高,对那木牌越是看重。如此等级的木牌,极难寻得。不知这一块,,,又是从何得来?”

明三十六尊老眉头拧起。

“难道是雪雪和黑魔窟的某位堂主爆发了冲突?”

看起来,这木牌得来的非常不易,连雪雪都受了伤。

雪雪喷了口气,却是看向了童川尊老。

冰蓝色的眼眸,如冰刃一般锐利!似是要将他拔下一层皮来!

童川尊老的心猛地一沉!

看到团子带着那个木牌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不好,只是心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他们并未察觉。

可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个可能了!

察觉到团子的视线,众人先是疑惑,而后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团子这般针对童川尊老很不对劲,而童川尊老这反应更不对劲!

容修扬了扬下巴,声色淡漠。

“童川尊老,这东西,你不认领一下吗?”

话音落下,本就安静的房间,更是一片死寂!

尽管已经预料到不对,可听出容修这句话中隐含的意思,在场的依旧有不少人都惊骇的睁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黑魔窟的堂主木牌吗?

圣子怎么让童川尊老“认领”?!

“老夫不知殿下何意。”

童川尊老袖中双拳紧握,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

只是心脏却在疯狂跳动,血液汩汩奔涌,似是下一刻便要爆开!

“之前一段时间,本殿便觉得云天阙似是有些不干净。离开之后,便让雪雪独自在这里暗中看守,这么长时间,果然有所收获。”

容修慢条斯理的说着,尾音微微拉长,便多了几分漫不经心。

然而童川尊老脑子里却有一根线猛地绷紧!

稍有不慎,便会直接崩断!

“童川尊老,这木牌,的确是雪雪从某个人手中夺回。而现在,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这木牌之上,却依旧残存着一道气息。可见死的人,并非是这木牌真正的主人。“

“最关键的是,这里面的气息,本殿觉得甚是熟悉。不如童川尊老亲自来看看,是不是也觉得似曾相识?”

童川尊老浑身僵硬,一股凉气骤然从脚底板涌上!

容修薄唇微勾,似是在笑,然而一双深沉凤眸,却如最冰冷锋利的刀剑,直直穿透人心!

“若是本殿没感觉错,这气息,似乎和童川尊老的气息十分相似呢。”

话音落下,房间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如同冰封!

这一刻,似乎连空气都冻结!

“不知这一点,童川尊老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容修的脸上并无任何愤怒之色。

他清隽妖孽的容颜上一片平静,眼角眉梢带着一贯的漠然冷冽,眉梢轻扬,嘴角微勾,便平添了几分漫不经心。

童川尊老嘴唇动了动,却觉得喉咙干的发紧。

说话的时候,嗓音也莫名沙哑紧绷了许多。

“老夫老夫不知”

“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

容修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笑了笑,

“之前本殿说,并未查出族长昏迷不醒的原因。但刚刚看到这木牌,却是忽然想起点东西。”

”黑魔窟的人,实力高强者,可以施展某种封印,令人陷入昏迷。这种封印极其阴险毒辣,因为被封印者除了昏迷不醒,身上不会查出任何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封印者的力量便会逐渐流逝,魂魄也会在饱受折磨之后彻底溃散。“

“长则一年,短则三月,被封印者就会悄无声息的神魂俱灭,彻底死去。”

”现在想来,族长应该就是中了这个封印,童川尊老,您觉得呢?“

童川尊老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他惊骇而失神的望着容修,似乎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你怎么知——不!老夫听不懂殿下刚才所言!”

童川尊老极力否认着,但此时,他所有的话,听起来都格外苍白。

“童川尊老想问,本殿是怎么知道这些黑魔窟中最顶级最机密的法诀的?”

容修轻笑,

“几年前,有人想要对本殿下这个封印,可惜没能成功。不过这些事本殿却是从那便都知道了。“

“童川尊老,您想知道那个人是谁么?”

------题外话------

吃饱~

晚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