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那根赤金色羽毛的动作很慢,和之前那流畅自如的两次,完全不同。

但它终究还是动了!

眼看着它在半空轻轻划动,凤凰神殿前的广场之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随后,各种喧闹议论之声便齐齐爆发!

“先祖金羽居然动了!上官玥这是真的帮上忙了!?”

“是、是的吧...我看就是她出手以后,先祖金羽才正式开始开脉的...刚才我还以为,这第四脉是开不了呢!“

“不是说她现在只是一个上神吗?按理说应该也没那么大的能耐吧?“

“这...这谁知道!关键——人族帮忙开脉,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众人议论纷纷,显然都被这一幕给惊住了。

千想万想,他们也想不到,先祖金羽居然会在一个人族的帮忙下,继续开脉!

说出去只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羿燃愣在当场,神色呆滞,眼角眉梢那冷嘲热讽的笑还未散去,此时看起来十分别扭诡异。

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前一刻,他还在等着看上官玥和那只贱种的笑话。

谁知一转眼,局势掉转!

他当然没办法接受,他也不愿意接受。

于是,只得就那样僵硬的站在原地,活像是被抽走了灵魂。

羿宫长老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唯有羿昭,紧紧盯着那边,眼底似有星芒闪动。

......

这第四脉,开的的确比之前艰难许多。

楚流玥体内的力量在疯狂消耗,而团子那边,却始终没有什么动静。

要不是楚流玥能够感受到它的气息,只怕也要以为它是出事儿了。

她目光灼灼,盯着那一团火焰。

赤金色光芒飞溅,只能隐约看到模糊的轮廓,却看不清具体的样子。

应该是在等待时机,变换人形吧...

楚流玥心中暗自琢磨着。

其实她也很是好奇。

团子跟了她很多年,早已经如家人一般。

但在此之前,她的确从未想过团子幻化出人形,会是什么样子。

连续开脉,又要幻化人形,团子几乎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把人家几百年的事情都给做了。

消耗的时间和精力自然更多一些。

忽然,火焰之中传来了一道细微声响。

楚流玥心神一动,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从中传出,而后将她推开了一段距离。

这是团子的气息!

楚流玥只短暂的犹豫了一瞬,便顺从的随着这力量退后。

直到离开了好一段距离以后,才终于停了下来。

她收回了自己的力量,抬眸看向团子。

就在此时,那根赤金色的羽毛,终于划完了那道完整的纹路!

第四脉——开!

......

凤凰神殿前的众人几乎就在此时,齐齐安静了下来。

羿燃双腿一软,跌倒在地,脸色惨白。

羿宫长老身子晃了晃,眼前阵阵发黑。

羿羽长老已经按捺不住上前几步,满脸兴奋,一拳砸在了自己掌心。

“成了!”

羿昭虽然没动,也没说话,但眼中的神色,却是有了极大的变化。

褪去了一贯的漠然睥睨,此时取而代之的,是未曾掩饰的欢喜与激动!

羿商长老愣了一下,旋即忍不住摇头一笑。

“竟然...还真的做到了...至纯血脉,果然非比寻常。“

他并未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周围的不少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数双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看了过来。

听、听错了?!

羿燃也是如遭雷击,僵硬着抬起脖子,声音嘶哑:

“...至纯...血脉?“

羿商长老笑着看了他一眼,似是有些惊讶。

“怎么,你师父之前没跟你说吗?团子回来的那一天,我们就已经知道,它是至纯血脉了啊。“

羿燃双耳轰鸣,眼前的视线也花白了起来。

好像有一只尖锐的锤子,在不断的重重的敲打着他的脑袋,令他痛苦不已,昏昏沉沉。

他看了羿宫长老一眼。

羿宫长老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只缓缓合上了眼睛。

这一下,便成了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羿燃垂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竟是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笑他自己!

荒唐!可笑!丢人现眼!

他以为这少主之位,他是稳坐的。

却原来,他们早已经有了另外的人选!

至纯血脉...

他拿什么和对方斗?

唯一的优势,也已经在刚刚那一刻被反超了!

他笑着,嘴角有血溢出,接连不断,很快就染红了他胸前的衣襟。

但此时,已经无人在意他。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团子的身上。

至纯血脉!

那几乎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存在!

没想到今日就这样出现了!

怪不得能接连开脉,怪不得能直接开到第四脉!

这次之后,还有谁能与之争锋!?

......

燃烧着的火焰逐渐被团子吞噬。

它的身影,渐渐显露。

楚流玥袖中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了什么。

团子...

会是什么样?

就在此时,一只肉乎乎白嫩嫩的小手,忽然从那火焰之中探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