羿宫长老声色冷厉,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不少人面面相觑。

其实...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只赤金天凤能连续开脉,的确是厉害,但它打断了羿燃的开脉,也是事实。

羿燃的天赋一向很好,在年轻一辈中当属第一。

今次对他造成的损失,着实不小。

而这,毫无疑问也算是他们整个族群的损失。

而且,那只赤金天凤年龄尚小,就这样强行开了三脉,说不定,的确会造成反效果呢...

那岂不是更糟糕?

一个是尚未成长起来的天才,一个是已经颇有实力的苗子。

到底如何取舍,的确是个难题。

羿昭看了神色颓丧的羿燃一眼,眉头微皱。

“吾刚才已经说过,羿燃身体内外,伤势并不严重。而且刚才吾已经亲自出手,帮其恢复。只要回去休息几天,便可痊愈。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羿宫,你又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

“并非是我咄咄逼人,而是上官玥她们此等行径,实在是太过恶劣!“

羿宫长老当即反驳,

“族长,羿燃的皮肉伤的确可以很快恢复。但——万一这件事,给他留下了心障呢!?那可是会对他以后的修行,造成极其严重影响的!”

那才是更大的隐患!

羿商长老皱了皱眉:”大长老,您这是在质问族长?“

羿宫长老心里一跳,生出几分不安。

但思来想去,他还是没有退后。

他不能退后!

今日,羿燃开脉失败,少主之位,只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他必须得争取到最大利益!

“族长,我只是想要一个说法!”

气氛冷滞。

冰冷的氛围,令所有人都心惊胆战,不敢多言。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羿昭会发怒的时候,他却是忽然笑了一声。

这笑容很短促,也没有蔓延到眼角眉梢。

看的羿宫长老心里一寒。

“若真是如此——那羿燃未免也太过无用。“

羿昭声音淡漠,带着一丝不容违逆的冰冷威严。

“这样心性懦弱之人,也没什么资格,继续竞争少主之位。”

......

羿宫长老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滞。

他万万没有想到,羿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族、族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唇瓣微微颤抖着,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急迫和担忧。

羿昭笑容收敛,淡淡道:

“就是字面意思。”

他的回答冰冷无情,瞬间让羿宫长老和羿燃如坠冰窟!

“我、我不是...“

羿宫长老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他说羿燃以后的修行可能会受到影响,这不是把他从少主的位置上往外推吗?

别说他们,这世上的任何宗族,都不可能让一个毫无能力的人上位的啊!

羿宫长老后悔不迭。

他说什么不好,为何偏偏给人留下了这样的话柄!

羿燃也懵了,脸色”唰“的一下惨白。

这一刻,他脑子里似乎有一根一直紧绷着的弦断了!

他张了张嘴,忍不住为自己辩驳。

”族长,难道在您心中,我还不如那个从外面回来的贱种?!”

周围忽然安静。

一些人忍不住捂住了嘴。

羿燃真是疯了!

有些话私下说说也就罢了,怎么能如此当众说出来!?

就连羿宫长老,也是惊怒交加的看着他:

“羿燃!你给我闭嘴!”

“我不过是在说实话罢了!”

羿燃此时的确已经失去了理智。

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他等了多久,又到底都付出过多少。

他一直以为,少主之位就是他的,绝不可能更改!

可是今天,他被强行夺走了先祖金羽,开脉失败,分明是他吃了亏,然而族长等人话里话外,却一直偏帮那个贱种!

现在,族长又说,少主之位,他没资格竞争!?

他如何还忍得下去!?

“它再厉害,现在也不过就是开了第三脉,我开第四脉,被它搅黄了,您却一点儿都不在意!?天下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羿燃满腔愤怒。

他不服!

他不甘!

”哎——羿燃,说话注意点。团子已经是我赤金天凤一族的血脉,不管它是不是连续开脉,可容不得你这样随意羞辱。“

羿羽长老提醒道。

他的脸上也没了一贯的笑意,可见对羿燃的这番话十分不满。

羿燃高傲惯了,也一直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但平日多少会收敛一些,从不会如此放肆。

“族长,羿燃脑子是气糊涂了,我这就带他回去!我——“

羿宫长老慌忙挽救。

然而,羿昭却抬了抬手。

“不必。你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件事,是应该给羿燃一个交代。“

羿宫长老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他竟是一点欢喜的感觉都没有,涌上心头的,只有满满的不安!

羿燃双拳紧握,神色激愤。

羿昭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道:

“你不服,一个开了第三脉的后辈,抢了你突破的机会?你觉得你高它一等?“

羿燃没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

羿昭忽然挑了挑眉。

“那如果...它也开第四脉呢?”

羿燃的神色忽然一怔。

羿昭扬了扬下巴。

羿燃回头,旋即猛地睁大了眼睛:

那根先祖金羽,竟是还未消失!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