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怎么会...”

羿宫长老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那只赤金天凤不是才突破没多久吗?怎么现在又开脉了!?

而且——动静还这样大!

看到那一笔飘然划下,羿燃身上的力气,忽然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双腿一软,差点直接跌倒在地。

羿宫长老一惊,连忙把他拉住。

但羿燃的眼中,已经暗淡无光。

他盯着那一团火焰,忍不住自嘲一笑。

亏得他努力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将那羽毛召唤出来,进行开脉。

谁知...

居然被半路截杀!?

他很清楚,今日失败之后,他再想开脉,只会比以前更难!

“师父...让您失望了...“

羿燃喃喃着,又吐出一口血来。

他满腔愤怒无处发泄,胸膛几乎都要爆裂开来!

有太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您...您一定帮我...“

羿燃一句话没说完,便双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羿燃!”

羿宫长老见此情形,顿时更加焦急恼恨。

凤凰谷中的狂暴的能量,还在不断席卷而来!

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羿宫长老深深的回头看了一眼,旋即咬牙离开!

......

羿宫长老带着昏迷的羿燃回到了凤凰神殿之前的广场之上。

看到他们回来,众人齐齐噤声,眼神却都落在了羿燃身上。

他脸色苍白,嘴角和胸前都沾染了不少血迹,气息萎靡。

看起来,是从未有过的狼狈。

不少人面面相觑,神色复杂。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族长!请您一定要为羿燃做主啊!”

羿宫长老一到,便满是激愤的开口。

“那上官玥和那只赤金天凤,未免欺人太甚!她们这是打定主意,要取羿燃的命啊!”

羿昭拧眉走了过来,先是俯身查看了羿燃的情况,而后才松了口气。

“放心,他只是被一部分力量反噬,同时气火攻心,这才昏迷了过去,并无性命之忧。”

说着,他伸出手,宽厚的手掌覆盖在了羿燃的额头之上。

一道明亮的光芒,似是从他的掌心涌出,迅速流入了羿燃的体内。

他那原本苍白的脸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气色。

不一会儿,他收回手。

羿燃的眉头动了动,随后悠悠醒转,眼中还带着几分茫然。

“...师父?”

声音虚弱嘶哑,但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羿昭道:

“所幸没有大碍,回去将养几天,便能恢复。”

羿宫长老还在一旁愣着。

他没想到羿昭竟然如此干脆利落的出手,而且...羿燃居然还真的就这么醒了。

“这...这...”

羿昭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先祖金羽乃吾族圣物,怎么也不会取族人之性命,羿宫,你身为大长老,对这些不是最清楚的吗?何必说出刚才那些话,引得大家紧张。”

“我——”

羿宫长老一时语塞,旋即咬牙,

“族长,我并不是说先祖金羽有问题,而是上官玥她们!羿燃这边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候,最不能被打扰。她们却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将先祖金羽夺走!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一手遥遥指向凤凰谷深处,那一团正在剧烈燃烧的火焰,怒声道:

“如果不是她们用了什么下作手段,先祖金羽怎么可能会在为羿燃开脉的途中被强行夺走!?“

就算羿燃现在的伤势并不致命,可关键是——这导致他开脉失败了!

今天可是祭祖大典!

没有开第四脉,他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靠什么争夺少主之位?

更不用说,他现在还受了伤!

这才是最大的损失!

羿宫长老只要一想到多年心血毁于一旦,就几乎愤怒的要发狂!

“族长!她们图谋不轨,理应该杀啊!“

因为激动,羿宫长老的声音非常尖利。

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羿昭眸色微冷。

一旁的羿羽长老却是率先开口。

“大长老,您这话就有失偏颇了吧?我倒是觉得,这事儿就是赶巧了。羿燃要开脉,召唤了先祖金羽。可这时候呢,偏偏团子也要开脉了...纯属意外、意外啊!”

羿宫长老一声冷笑。

“意外?羿羽,你在族中多年,也不是没见过有同时开脉的吧?可你什么时候见过,将先祖金羽强行半路夺走这种事儿?”

通常情况下,这事儿都是讲究先来后到。

现在人家都抢到他们头上了,他们还要忍气吞声!?

不可能!

“这...大长老的意思是,上官玥和团子已经到了可以随意操控先祖金羽的地步?“

羿羽长老眨了眨眼睛。

羿宫长老猛地一噎,脸上的神色出现了片刻的凝滞,旋即急急道:

“你、你胡说什么!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先祖金羽在族中可算是至尊的存在,他怎么敢出言不逊?

“可你刚才那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羿羽长老抬了抬下巴。

“诺,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是先祖金羽自己到了团子那边的,而且,它刚刚也的确为团子开脉了啊。”

划下那一道的时候,大家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呢!

羿宫长老胸腹之间似有火焰在疯狂的涌动,几乎要让他疯狂!

“就算它要开脉,那也得等到羿燃这边结束!如今这般,又算是怎么回事儿!?“

明目张胆!

实在是太过嚣张!

羿羽长老也笑。

“其实这事儿呢,也不太好说...一般情况下,的确是按照开脉的先后顺序来。但...大长老似乎忘了,这还有个前提:强者为尊。”

“同样是开脉,自然是等级更高的那个更占优势。”

羿宫长老听完,有一瞬间的懵。

片刻,他终于反应过来,差点气笑了。

“羿羽,你这话未免太可笑了。你要知道,羿燃可是要开第四脉!而那只赤金天凤,不过是开第二脉!谁高谁低,不是一目了然!?你说它能抢得过羿燃...未免也太可笑了!”

羿羽长老摸了摸下巴,似乎也不怎么在意他的话,笑道:

“是啊。您说,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开第二脉的,抢赢了一个要开第四脉的呢?”

羿宫长老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

羿昭淡声道:

“联系开脉者,可夺先祖金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