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祖大典百年才举行一次,是赤金天凤一族最重要的盛事之一。

他怎么敢因为自己的缘故,推迟祭祖大典的举行日期?

“族长您放心,该做的准备,我之前都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绝不会耽误大典的举行的...”

羿宫长老说着,声音都有些颤抖。

虽然他在族中地位极高,也手握大权,但有些事情是底线,就算是他,也绝不敢轻易触碰。

羿昭淡淡瞥了他一眼。

“你也知道,祭祖大典之上,容不得半点差池。一切都是要万分小心谨慎。你这几天,似乎都待在那凤凰山吧?如此,难免分了一些心思...“

“推迟时间,总比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的好。”

周围不少视线都投了过来。

羿宫长老脸色青白交加,十分难堪。

羿昭这话说的不无道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真是一点面子没给他留。

再说,他在这大长老的位置上,已经这么多年,也不是第一次筹备祭祖大典。

以前从未出过什么事儿,这次又怎么会因为他在凤凰谷多待了两天,就忽然不行了?

他心念电转,看了羿昭一眼,又忽然心生疑窦。

——怎么感觉,好像是族长想要将祭祖大典的时间往后拖?

羿宫长老收回视线,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一字一句道:

“族长不必担忧。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必定亲自监督,确保万无一失。若是真的出现什么问题,我愿承担一切责任。”

这便是有点立军令状的意思了。

羿昭微微挑眉。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吾便信你一回。“

羿宫长老愣了一下。

这怎么...又不说拖延时间,直接答应了?

他飞快的抬眸,可惜从羿昭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他也只得将心中的怀疑压下。

”行了。你下去准备吧。”

羿昭挥挥手。

羿宫长老垂首应了一声。

“是。”

......

云天阙。

通神殿内,满堂死寂。

容修的问话,让余敬尊老心慌不已。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后背已经汗湿了一片,衣服贴在身上,黏糊糊冰冷冷,十分难受。

“是...是因为...”

余敬尊老迟疑着,却怎么都说不出理由。

他只觉得容修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像是冰刃一般锋利冰寒!

正在此时,一道低沉浑厚的声音忽然传来。

“族长出事儿的时候,第一个进去的,就是余敬。族长身上会有他的气息,这不是很正常嘛?“

说话的是童川尊老。

闻言,余敬族老的思路豁然开阔!

他猛地坐直了身子。

“对!对!当时我有一些事情要找族长商量,但在外面敲了很久的门,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我心里担忧,这才强行破门而入。进去之后,就看到族长已经昏迷,不省人事,就先帮族长把了脉,并且帮族长注入了一道原力...就是这样。”

他别开了眼睛,

“刚才、刚才我一时忘记,还有这件事...“

是不是真的忘记了,没有人知道。

信或不信,其实也全在容修一念之间。

“是么?”

他坐在上首,一手轻轻敲着扶手,眼神幽深莫测,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童川族老扬了扬眉,道:

“余敬尊老和族长一向亲近,看到族长出事儿,担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做其他事情?其实,关于族长的忽然昏迷,老夫倒是有点想法。”

容修抬了抬眼皮。

童川尊老脸上忽然染上了几分忧色,一声长叹。

“其实...老夫以为,族长这次是在方州受了打击,心情郁结,这才在回来之后,直接将自己锁在了屋子里,不肯见人。“

“既然圣子殿下也已经查看过族长的身体状况,理应知道,他身体内外,都没有受伤。这次忽然昏迷,或许...还是和其心情有关。“

一片安静。

那日方州城的事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几乎整个神墟界都知道了。

云天阙族长百里淳自小把姜芷媛带在身边,小心看顾,百般宠溺。

谁知到头来,那竟不是他的亲孙女。

这事儿已经成了所有人的笑柄,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何况一向要面子的百里淳?

童川尊老抬眼,看向容修。

”殿下,家丑不可外扬。您当日真是有些冲动了。“

方州城那一闹,他几乎是丢光了脸面,以后只怕也再难公然出现在神墟界众人之前。

若是能回来私下好好说,也许族长就不会如此。

容修笑了笑,神色慵懒。

“童川尊老这意思...一切都是本殿之错?“

“老夫不是这个意思。“

童川尊老道,

“老夫只是觉得,当日之事,应该有着更好的处理办法...”

“族长明知灵霄学院那边正诸多麻烦,却还是带着姜芷媛前往。并且在姜芷媛犯下的诸多罪行暴露之后,依然对她十分偏袒。本殿当时也不想将这些事情都掺和到一起,奈何,族长一心只为姜芷媛,本殿是无论如何都劝不住的。最后事情发展到了那种地步,也并非本殿愿意看见。“

容修打断了他的话,又笑着看了他一眼,只是眼角眉梢,挂着冷意。

“难不成,童川尊老以为,本殿想当着神墟界诸位强者的面前,丢这个脸!?”

童川尊老顿时一噎。

这话当然是不能承认的。

可是...

如果不是早有预谋,容修怎么会早早安排了人,取代姜鹤天的位置,把姜家彻底收入麾下?

他分明都是算计好了的!

童川尊老甚至觉得,就连百里淳和姜芷媛的那些事儿,容修也是一早就知道了的。

至于丢脸...

他容修顶多算是脸上无光,但真正颜面尽失的,依旧是百里淳!

容修环视一圈。

“诸位此次前来,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却如重石,沉沉压在了众人心头。

童川尊老连忙解释道:

“殿下误会了...老夫也只是觉得,那件事可能是对族长造成了太大的打击,这才...当然,保不齐还有其他可能——”

“当然有其他可能。”

容修淡声道,

“族长刚刚突破出关,实力大涨。就算是心情郁结,也不至于如此。你们不去调查,反而都在这里,等着质问本殿...“

他绯色的薄唇微微勾起。

“你们的胆子,倒是越发的大了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