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然而其中透露出的信息量之大,却是让在场之人全部愣住。

带她们、去凤凰谷?

凤凰谷,是所有赤金天凤休息的地方。

若说让那只新来的赤金天凤去,倒也正常。

可怎么还带着上官玥的名字!?

羿燃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迟疑的反问

“她们?”

羿昭点点头,表情淡漠,似乎并未意识到这句话掀起了巨大波澜。

“这一个月,上官玥也会在这里住下。“

他顿了顿。

“暂且将她们安排在一处就是。”

虽然他恨不得立刻将上官玥送走,看到她和团子亲近热闹的处在一起就眼睛疼,但既然已经做了约定,自然不能反悔。

就那件事而言,显然让她们住在一起是最合适的。

凤凰神殿四周,一片死寂。

千想万想,他们也想不到,会从族长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来!

一些人下意识的看向身旁之人,发现大家都是一样的目瞪口呆。

不是要让那上官玥解除契约的吗?

让她过来,不是要好好教训她一番的吗?

族长不是一贯最厌恶人族的吗?

现在是怎样?!

上官玥安全无虞的从凤凰神殿出来,甚至还要去凤凰谷住下?

族长疯了!?

当然,没人敢问出这句话来。

众人只得以长久的沉默回应。

“羿燃,还愣着干什么?”

羿羽长老率先开口,打破了这几乎令人窒息的氛围。

“你对凤凰谷再熟悉不过,给她们安排个安静的住处为好,知道吗?“

羿燃喉咙一噎,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羿宫长老。

羿宫长老眉头微不可查的皱起,但很快脸色就恢复如常。

“族长让你做什么,尽管去做好就是。”

羿燃张了张嘴。

“是。”

他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第一次正眼看向楚流玥。

刚才在凤凰神殿,到底发生了什么?

羿宫长老先前曾经跟他提起过这事儿,当时分明说族长是打算直接让她们解除契约,并且各自给她们一些苦头吃的。

可现在怎么风向忽然变了?

但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去问。

羿昭淡淡看向楚流玥。

“羿燃乃是族中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许多事情都他处理。这段时间,你若是有什么事儿,直接找他就是。”

羿燃眉头一皱。

羿宫长老已经率先开口反驳。

“族长,羿燃最近正在突破关头,只怕未必能及时处理这些事情”

几位长老神色各异。

就这一个月,能出什么事儿?

再说了,这段时间,上官玥忙着想法子让团子突破都来不及,哪儿还有那个闲心招惹是非。

以前为羿燃揽权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现在反而觉得麻烦了

表面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就是不想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罢了。

羿昭表情没什么变化。

羿羽长老试探道

“祭祖大典在即,羿燃忙于修炼,若是被其他事情耽误了,的确是不太好。正好这段时间我没什么事儿,那不如她们在这里的一切事由,都由我来负责?“

他虽然是五大长老之一,但要紧的事儿都已经被羿宫和羿商两位瓜分完毕,就剩下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交给他处理。

他清闲的很。

羿宫长老脸色一变

“族长,我和羿燃都不是那个意思--”

羿昭并未理会,只看了羿羽长老一眼,点点头。

“那就由你带她们去就是。”

羿宫长老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识趣的噤声。

楚流玥应了一声,转身冲着羿羽长老笑吟吟行礼。

“那就麻烦羿羽长老了。”

羿羽长老其实对楚流玥没什么恶感。

在他看来,她能带着一只九彩天雉,一路走到今天,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的。

而且从之前的一些事情来看,她对团子也是真的好。

就这些,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羿羽长老冲着她扬了扬下巴。

“跟我来!”

说完,他身形一动,便迅速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楚流玥正要动作,团子忽然飞到了眼前。

她笑着把它拉了回来。

“我又不是不能自己过去,你好好待着就是。”

开玩笑。

当着这么多赤金天凤的面,踩在团子的背上飞,那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吗?

团子一听,就又乖乖的回去了。

楚流玥猛一提气,脚步微动,就立刻朝着羿羽长老跟了过去!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她们的身影终于渐渐消失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之后。

而直到她们的影子真的看不到了,留在原地的众人才缓缓回过神来。

那个上官玥,就、就这么住下了!?

而且,还是和那只赤金天凤一起!

她们这——根本没解除契约吧!?

羿昭环视一圈,声音沉沉。

“都还在这看什么?马上就是祭祖大典了,你们这是都准备好了?”

听到这话,乌泱泱的一片瞬间散开!

几位长老也各自与羿昭告辞,准备回去继续筹备祭祖大典的事儿。

羿昭没再说什么,转身独自回了凤凰神殿。

热闹的场景很快冷清下来。

羿燃忍不住朝着羿宫长老奔去。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