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出这一声的,是羿宫长老。

其他几位长老虽然没出声,可此时也全都是一脸震惊。

就连羿昭,眼神也是骤然变得幽深莫测起来。

不怪他们反应这么大,实在是这一幕--太过让人震惊!

要知道,那结界是赤金天凤一族从诞生之后,便一直存在的。

只有拥有族中血脉的人,才能从那结界安全无虞的通过。

若是没有允准,外人想要进来,便要经历剥皮抽筋的苦痛折磨,可谓是千难万难。

这就是为何刚才楚流玥想要进来,却那般痛苦。

——这本来就是他们故意设置的障碍!

这一招,不会要她的命,甚至不会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伤痕。

但是那些痛苦的感觉,却无比真切,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也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惩罚。

但没想到,楚流玥那边刚刚伸过去半只手,团子就在里面直接打开了结界,将她强行拖拽了进来!

而学院之中,可以单独将结界打开的,只有族长,以及五位长老!

如今团子二话不说把结界给打开了,他们怎么可能不震惊!?

过了好一会儿,羿昭才缓缓开口。

“拥有至纯血脉之力的赤金天凤,也可将结界打开。”

他的声音很平静,可听在几人耳中,却无异于惊雷炸响!

“...至纯血脉之力?一只九彩天雉突破而来的赤金天凤?这...怎么可能!?”

就连之前对楚流玥颇为看好的羿羽长老,此时都是一脸懵。

他知道这丫头不简单。

能藏匿太虚凰龙的尸骸,能用其翅骨为自己的契约魔兽重塑肉身,甚至还能在缪尧的攻击之下全身而退...

能做成这些事儿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寻常人物?

而那只赤金天凤一直跟随着她,潜力天赋应该也不错。

可他也万万没想到,这只赤金天凤刚来,居然就直接打开了结界!

整个凤凰神殿,一时间陷入死寂。

因为除了这个解释,他们再找不到第二种可能。

好一会儿,羿商长老才神色严肃的开口。

“至纯血脉之力,族中千年也未曾出现一个。如果这只真的是,那——可是我族中大幸。”

“不可能!”

有些尖锐的反驳声传来。

羿宫长老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太清楚至纯血脉之力意味着什么!

“它不过是九彩天雉的出身,能突破成为赤金天凤,已经是极大的幸运。怎么可能拥有至纯血脉之力!?”

族中有那么多天才,甚至连近些年最出色的羿燃,也未曾达到这个等级。

一只从外面而来的卑贱存在,又怎么可能!?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羿昭微微眯起眼睛,眼底一片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是或不是,等它来了,自然便知。”

......

楚流玥只觉眼前金光闪过,白茫茫一片。

好一会儿,她才逐渐看清眼前的场景。

迎面而来的,是一只毛茸茸的脑袋。

还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楚流玥愣了一下。

“团子?”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豁然回头看去!

一道赤金色结界,正在她们身后,静静闪烁!

这是...

进来了!?

楚流玥张了张嘴。

“...团子,刚才是你...把我拽进来的?”

团子欢喜的点点头。

楚流玥僵硬的抬手,几乎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

”这结界...你打开的?“

团子眨眨眼睛。

当然是它啊!不然还能有谁!?

眼看楚流玥似乎不肯相信,团子抬起翅膀,轻轻一挥。

嗤!

一道极其细微的声响传来。

下一刻,楚流玥就看到那金灿灿的结界,果然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

从那裂缝朝着外面看去,还能瞧见光芒闪烁的冰桥,以及蔚蓝色的海面。

楚流玥呼吸一滞,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任由她向来聪慧无双,此时看到这场景,一时间也是懵了。

难道...这结界是可以任由赤金天凤一族任意控制的?

可这好像也太随便了点吧...

唰!

团子翅膀再次轻轻一划。

那结界便又很快恢复了原样。

金光闪闪,清透澄澈。

和最开始的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

楚流玥将信将疑的看向团子。

团子也歪着头看它。

——好玩儿吗?这东西好像没有之前想象的可怕耶!

楚流玥沉思片刻。

“你再试试,还能打开吗?“

嗤!

团子闻言,立刻照做。

翅膀轻轻划动,那结界上就立刻又出现了一道口子。

团子眼睛滴溜溜一转,那结界便开始恢复之前的模样。

紧接着,它又动了一下,旁边就又出现第二道口子。

随着它的动作,结界打开又合上,一片流光溢彩。

团子欢喜讨好的看向楚流玥,将脑袋往前伸了伸。

漂亮吗?求抚摸!

楚流玥深吸口气,僵硬着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团子。

想了想,她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团子,你真厉害。“

团子满足的眯起眼睛。

与此同时,凤凰神殿之内,几人的脸色,齐齐绿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