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剩下的残页,都在何处...”

楚流玥低声喃喃。

当初为了将之藏匿,她不惜镇压神域,冒险返回天令,甚至为此赔上一条命。

如今归来,剩下的总还是要继续找的。

若是能将东西找齐,很多问题,或许便能迎刃而解。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楚流玥收回思绪,起身过去开门。

”容修?“

门外之人,正是容修。

看样子,是刚刚回来。

只是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对。

楚流玥奇怪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

容修拉着她的手回了房间。

在房间里面站定之后,他才站定,看向楚流玥,沉声道:

“族长昏迷了。”

楚流玥一愣,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谁。

“...百里族长?”

容修轻轻颔首。

“刚刚余墨前来,亲自送的消息。“

怪不得他方才不在...

楚流玥眉头一拧。

“什么时候的事儿?好端端的,人怎么昏迷了?”

一个多月之前,在方州城,他人分明还好端端的。

这才过去了多久?

容修摇头。

“余墨说,上次他回了云天阙之后,就一直待在自己的住处,没有出来。一开始下面的人并未察觉到不对,还是后来余敬尊老有急事儿禀报,迟迟敲不开房门,心生怀疑,强行闯了进去,这才发现的。”

“余敬尊老随后就立刻告知了余墨,让他亲自过来。”

事关重大,当然是得有人过来禀报容修的。

楚流玥心中一沉。

“也就是说,百里族长到底是什么时候昏迷的,谁也不知道。而原因...也尚未知晓?”

容修顿了顿,声音凉了几分。

”这消息并未压下去,现在云天阙的高层,已经全部知晓。包括二十八众部各家家主。“

楚流玥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有人怀疑到了你的身上?”

容修薄唇微勾。

“除了我,似乎也没有更想要做这件事的人了吧。”

他虽然在笑,眼角眉梢却是一片冷凝。

“现在诸位长老都已经在云天阙等我回去,打算好好查一查这件事。“

说是查真相,但摆明是冲着他来的。

谁都知道百里淳和容修素来不和,之前还稍微遮掩一番,但上次方州城中,双方已经算是彻底撕破脸面。

如今百里淳刚一回去就出事儿,所有人自然会将怀疑的目光,投到容修的身上。

哪怕百里淳之前颜面尽失,可到底还是云天阙的族长。

他若真的出了事儿,绝不可能轻易揭过。

更不用说,这里面或许还有人想要趁乱搞事。

楚流玥眉头紧紧皱起。

“那你现在——”

“我回去一趟。”

容修将人抱入怀中,下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

“放心,我很快就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回来。“

本来他也是打算跟她一同前往凤凰神山的。

楚流玥深吸口气,淡淡冷香在胸腔之中缓缓的弥散开来。

她的心瞬间安稳了许多。

“不用担心,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好。倒是云天阙那边...百里族长毕竟身份贵重,如果不是他自己设局,那就是有其他人想要趁机对你栽赃陷害。”

这和之前容修谋权夺利,强势上位,还大有不同。

若坐实了容修谋害族长的事,那么这将会成为他身上永远洗不去的污点。

他可以不给族长面子,也可以将族长架空,却决不能沾上杀害族长的罪名!

容修点点头。

他在云天阙,的确是大权在握,但依旧不免有人心怀不轨。

“有的东西,迟早是要清理干净的。”

容修俯首,在她眉心轻吻。

楚流玥环抱住他的腰身。

“那不如我们做一个约定。谁先解决完手中的麻烦,就去找另外一个人?“

容修捧起她的脸,吻住她的唇。

“好。”

......

容修并未耽误太久,很快就带着余墨离开。

楚流玥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之后,第二天也直接和上官靖一同前往凤凰神山。

原本南溯怀也是想跟着一起的,但考虑到灵霄学院最近麻烦颇多,正是需要南溯怀主持大局的时候,而且她也不想再将学院牵连进来,所以还是婉拒了。

经过一个月的修养,团子身上的伤势,基本上已经好的差不多。

在它的带领下,楚流玥一行离开学院,直奔凤凰神山而去。

......

凤凰神山,对于神墟界的众人而言,一直十分神秘。

近些年来,它们越发的低调,大家自然也就更是好奇。

传闻数万年前,天地混沌将开,太虚凰龙与赤金天凤同时诞生。

一冰一火,彼此对立。

漫长岁月中,两大上古神兽血脉之力逐渐分化,又产生了下属的数种神兽。

但论血脉身份,依旧是这二者最高。

也正因如此,这两大族群,性格都极为高傲。

没有允许,人族轻易无法踏上它们各自的领地。

楚流玥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有去凤凰神山登门道歉的一天。

当然,这只是委婉的说法罢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趟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