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酒山还在不断崩塌,唯有中间泉眼的位置,似是被一层无形的屏障围拢,始终安然无恙。

唯独那不断传来的敲击声,奇诡神秘,令人心头发寒。

“这天梭阵已经开始失控,我们只怕——”

华峰长老脸色苍白。

他是玄师,自然更清楚此时的情况,到底有多危险。

若是学院中的其他大阵也就罢了,他们全力一击,或许还有几分胜算。

可这天梭阵,与那些全然不同!

伯琰长老眉头紧皱,忽然,一道白光从他脑海之中快速闪过!

“天字卷!”

他迅速扭头,看向华峰长老。

“天梭阵当年乃首任院长所留,或许天字卷中,有着破解之法!”

几乎是一瞬,华峰长老就明白了伯琰长老的意思。

“你是说...当年那位留下的玄阵图?”

他先是眼睛一亮,随后,那一抹光芒便迅速消失。

“可...天字卷的玄阵图,少说也有上百卷,而且个个都极其复杂!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们怎么可能将其完全参悟,然后再用来解决眼前困境?”

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多年来,首任院长所留的那些东西,都被学院小心谨慎的珍藏着,轻易不会拿出来给人看。

一方面是那些东西的确是至宝,另一方面,能达到参悟这些东西等级的人,也并不多。

说难听点,华峰长老这样的大玄王师,都得在为学院立下功劳的情况下,才有资格进去一看。

而且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彻底参悟其中哪怕一卷!

更别说其他人了。

伯琰长老的神色瞬间暗淡下来。

现在去想这些,的确是太晚了。

可——

难道他们真的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

轰隆隆!

说话间,万酒山还在接连崩塌。

天梭阵上的那些线条,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拨动,此时已经开始混乱起来。

流光飞窜,能量暴动!

巍峨险峻的山峰,四分五裂。

坚硬无比的岩石,化为齑粉。

天地之间,乱尘飞扬,一片茫茫。

夜色越来越浓,像是一只巨兽,即将吞噬一切!

......

赤月沙漠。

一轮血色圆月,高悬夜空。

月光洒落而下,为荒野无垠的沙漠,笼上一层淡淡的绯色。

一片森凉。

沙漠深处,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水,幽静安谧。

当血月升到半空,湖面之上,便映出一片淡淡赤色,波光粼粼。

忽然,湖水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缝。

那裂缝越开越大,渐渐空出了一条路来。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中缓步走出。

身着锦衣,雪肤紫眸。

浓密纤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淡淡阴影,似是让他整个人,都多了几分疏冷气息。

夜风拂来,荡起涟漪,也卷起他紫色的短发。

正是独孤墨宝!

他在湖水之上站定,朝着天空看去,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多年来,只有到了血月之夜,他们才能从那牢笼之中暂时脱身,得以片刻的自由。

但这样的日子,过了太久,他们早已厌倦。

如今他冒生死之险,重新淬炼神体,才得几日之闲。

可出了这片沙漠,他依旧不可随意动用神力。

否则,便是大危!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们还未过来,应该是并未发现。“

一道半透明的身影从湖面之下飞出,正是第五长泽。

独孤墨宝收回视线,摇了摇头。

”未必。“

他毕竟是在神墟界动了手,尽管已经用了不少办法遮掩,但...

那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现在不动,或许只是在暗中观察罢了。

又或许,他们还有其他的考量。

第五长泽皱了皱眉。

“这段时间,你为了隐藏气息,甚至强行让神体陷入沉眠。他们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找不出半点证据来。”

没有证据,他们就什么都做不了。

当年他们虽然被困在了这牢笼,可也不是半点后路没留。

最起码,那些人若是随意闯入赤月沙漠,他们是完全可以将其无条件反杀的。

“多亏当年谈判的时候,蓝潇留了这么一手,要不然...咱们可就真是处处被动了。”

第五长泽感叹道。

独孤墨宝点点头,回头问道:

“他现在恢复的如何?”

之前他倾尽全力帮了蓝潇之后,就陷入沉眠了,今日才刚刚醒来。

第五长泽笑了起来。

“放心,顶着那么一张烂脸,他可不会甘心就那么死了。这两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算算时间,应该也快醒了。“

“说谁烂脸呢。”

一道缥缈慵懒的声音传来。

二人回头,就看到蓝潇正从湖下走出。

他的幻影看起来凝实了很多,周身气息也几乎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水准。

而那张脸...

不出意外,又换了一张。

俊朗英挺,潇洒风流。

他含笑看向独孤墨宝,调侃道:

“平日里对我爱答不理,关键时候,还是很在意我的嘛!”

第五长泽嘴角一抽。

刚活过来,就又找死。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独孤墨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冷提醒道:

“你现在这张脸,是你十二师弟的。”

蓝潇脸色骤变!

他慌忙低头看了一眼,随后发出一声惨叫。

水波之上,映出一张清俊的面容。

怪不得他刚才就觉得有点熟悉,原来是那畜生的!

“你不早说!”

话音未落,蓝潇的身影,已经再次消失在湖下。

人都走了,还不忘满是幽怨的骂上一句:

“都他妈一万年前的事儿了,你还记得这么清楚!你变态啊!”

独孤墨宝神色淡淡。

“是你脑子太健忘。”

蓝潇再没回嘴。

估计正忙着撕那张脸。

第五长泽竖起大拇指。

“果然还是你厉害。”

独孤墨宝眉心微动。

“我睡了多久?”

估摸着,也是时候回学院了。

第五长泽思索片刻,道:

“其实也没多长时间,大概——”

沙沙!

话没说完,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响!

二人立刻警觉起来!

独孤墨宝神色微冷,便要动手!

第五长泽遥遥眺望,连忙道:

“等等!是小红鱼!”

独孤墨宝眉头却是皱的更紧。

他不久之前才将牧红鱼送去灵霄学院,怎么现在她就回来了?

忽然,他神色一变!

出事儿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