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周围众人静了静。

这一句话中蕴含的信息量太大,寻常人一时间还真是反应不过来。

就连楚流玥,都是吃了一惊,满心惊诧的看了太祖一眼。

听太祖这意思,以前...他就和金翼宗的人有过往来?

而且对方对他十分敬重小心?

这——

是真是假?

能让金翼宗的先辈都如此忌惮,那当年太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她心里本来有些打鼓,但转念想到洪荒北境中的那九道峡谷,以及数具龙骨,又觉得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对面的那些人,显然也被太祖的这句话唬住了。

说话的那个男人本来还颇有底气,可一看太祖这样,当即也动摇起来。

“你...您到底是谁?”

神墟界内,没这号人物吧?

就算是往前推一推,好像也没有啊!

对方的确是有实力的。

如果没有点身份背景,想必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话来。

太祖一手负于身后,淡声道:

“本尊真名——上官靖!不过,老夫的另一个名字,你们或许更熟悉——穆天靖!“

“穆天靖...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人群中不知是谁低声喃喃。

“我好像也听过这名字....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穆天靖...穆天靖...”

不少人皱着眉头回想着。

楚流玥扭头,看了容修一眼。

太祖这名号,她是没听过,不知容修是否有所了解。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容修轻笑着颔首。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继而更是好奇。

太祖到底——

“穆天靖...穆尊!?”

姚斌喃喃着,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惊疑不定的看向太祖。

“您是穆尊!?您还——活着!?”

这句话,他问的小心翼翼,谨慎非常。

不少人奇怪的看了过来。

穆尊?什么意思?

“等等!传闻千年前,神墟界有一位炼器尊者横空出世,强横无匹,更曾接连挑战七位炼器尊者而不败!难道——“

师蕊儿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太祖。

短暂的沉默之后,广场之上的众人一片哗然!

原来是那位!

原来是他!?

其实关于这个人,他们多多少少都听过。

因为此人经历,实在是太过传奇!

当年,他没有任何身世背景,孤身一人闯荡神墟界。

嚣张狂妄至极!

但这个人,是真的有本事。

炼器尊者,在整个神墟界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而他呢,偏

br>

偏只去找这些人。

说的好听点叫“切磋

”,说的难听点,叫虐杀。

听说那七位炼器尊者,因为接连败于他手,大受刺激。

有的闭关百年,疯狂修炼。

有的对他满心敬佩,世家宗族都不要了,说什么都要追随于他。

最后那一个,最惨。

因为深受打击,直接出家了。

理由很简单——他发现自己修行百年,尚且不如对方修行十年来的出色,实在是深受打击。

而且当时,这七场比赛,是在三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进行的。

几乎算的上是无缝对接。

打完一场,紧接着就是下一场。

那位炼器尊者,是第七位。

他本以为,穆天靖经过前面六场比赛的消磨,肯定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输的一败涂地。

他一时想不开,从此废弃修为,一心向佛了。

也正因为这事儿,那几个一流世家宗族,算是和穆天靖结下了梁子。

只可惜当时穆天靖已经声名鹊起,想要求着他帮忙炼器的人,比想要他性命的人,不知多了多少。

所以,那些人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谁知过了没多久,穆天靖便忽然消失了。

很多人想尽办法找他,可是始终没有得到他的任何下落。

有人说他死了。

有人说他隐姓埋名了。

总之,什么样的猜测都有。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才逐渐将这件事情淡忘。

千年时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如果不是当年这位的战绩太过惊人,如今提起来,只怕都没有人能想的起来。

太祖捋了捋胡子。

“怎么,本尊没死,你们很失望?”

“不敢不敢!我等绝没有这个意思!”

姚斌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立刻否认。

“当年我姚家先祖,曾受您指点,一直不胜感激。只苦于无法报答,一直内疚于心。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在今日见到您...”

姚斌擦了擦额头的汗,诚惶诚恐。

这话倒不是假的。

他之所以能这么快想起太祖的身份,的确是因为他们姚家,和太祖曾有过往来。

当年,太祖是得罪了不少世家宗族,可那一手炼器的本事,却帮了更多的人。

姚家就是其中之一。

太祖看了他一眼,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道:

“你是姚青心的后人?”

姚斌连忙道:

“正是。晚辈姚斌,见过穆尊!“

说着,他又冲着楚流玥客气的拱手,满是歉疚道:

“上官小姐,之前有所得罪,实在是不好意思!”

容修剑眉轻挑,提醒道:

“玥儿如今已是云天阙王妃,姚家主,直接称呼王妃就好。”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