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姜芷媛从洪荒北境出来的时候就受了伤,这段时间虽然在云天阙养着,却也一直没有痊愈。

此次前来,她为了和楚流玥一争高下,甚至不计后果的服用了迷香丹,导致原脉断裂,身体严重损耗。

她本就是强弩之末,百里淳最后这一击,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百里淳本来没想真的杀她的,可是那一下的力道太强,姜芷媛没能抗住。

众人安静了下来。

看着场上的这一幕,皆是无言。

姜芷媛躺在地上,身下晕染开大片的血迹。

她的头仰着,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只能这样才能勉强看到百里淳。

双眼暴突,眼神已经涣散,脸上是凌乱的血迹与伤痕。

额头与脖颈之上,甚至还能看到暴突的青筋。

纵然死了,也依旧能看出她在死前,是如何的绝望和歇斯底里。

只是那时候,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做无所谓的反抗与挣扎。

死不瞑目。

短暂的死寂之后,低低的议论声悄然传开。

“啧,下手还真是狠啊...就这么直接取了姜芷媛的命!怎么说也是带在身边数年,亲自照顾长大的,真是一点情分都不留啊...”

“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野种,还留什么情面?我看百里淳这一下,分明是故意的!”

“说的也是。我要是他,以后可真是没脸出来了!”

“有私生女就够丢人的了,到头来竟然还不是自己的...这笑话够我笑上一年的!哈哈!”

“嘘!小声点儿,那百里淳听见了,没瞧见他脸色都变了?“

“那又如何?这事儿他做得,别人说不得?难不成他还能过来,将咱们的嘴都封上?再说了,这事儿不出几天,就会在整个神墟界传开!那么多人,那么多张嘴,他拦的过来吗?”

......

在场的这些人,大多身份不凡。

虽然都对百里淳客气三分,可也不代表他们真的怕他。

尤其,如今云天阙的大权,是在容修的手上,早已经没有百里淳什么事儿了。

没看都这么长时间了,他连个天医都叫不过来?

这已经非常能说明问题了。

再加上姜芷媛这一处验血认亲的好戏,百里淳的面子里子,算是丢了个彻彻底底!

百里淳双拳紧握,紧急咬着牙,额头青筋暴起,满是褶皱的脸皮微微颤动着。

足以看出此时他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看了姜芷媛一眼,旋即转身就走,没有半分流连。

再看到姜芷媛那张脸,他也只会想起那些让他倍感羞辱的事情!

容修见此,剑眉微挑。

“族长,您这是要走了?“

百里淳脚步一顿。

“族中还有要事,老夫先回了。”

声音嘶哑,仿佛压抑着什么。

容修抬了抬下巴。

“那姜芷媛的尸体...”

“和她爹一起处理了就是!”

百里淳的语气忽然急躁,脚步快了许多,迅速离开。

看那样子,好像多提姜芷媛的名字,都会脏了他的嘴一般。

容修倒是依旧淡定,轻笑颔首。

“好。那您一路顺风。”

百里淳连话也不会了,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

百里淳走了,姜家父女也死了。

然而对

br>

于众人而言,今天的事情,却是能反复回味许久。

&n

bsp;云天阙族长百里淳,为了一个姜芷媛,不惜和容修对峙,甚至当众承认自己当年有私生女!

对于这种一流世家的世家之人而言,这可是一辈子的污点!

百里淳豁出去了,只为留住自己唯一的血脉。

然而搞来搞去,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他的后辈!

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闭关几年,好不容易出来,结果威风还没怎么耍,就已经将脸面丢的干干净净!

容修回头,看向灵霄学院这边的几人。

“抱歉,脏了学院的地。“

伯琰长老笑了笑,冲着身后的几人说道:

“你们几个,去处理一下。”

两位长老上前,很快把姜芷媛和姜鹤天的尸体抬到了一旁,并且迅速将脏污的地面整理干净。

容修看了一眼天色。

“本殿已经通知了姜家,再有一会儿,人应该就会到了。“

众人暗暗咋舌。

姜家距离这里可是远得很,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怎么可能赶到?

除非...这命令是容修早就下的!

他分明在今天之前,就已经做好准备,取这父女二人的性命!

原本大家都是冲着楚越来的,谁能想到,竟是让容修顺理成章的清理了门户!

这个男人还极其年轻,却心思深沉,不可捉摸。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早几年他夺下圣子之位,凶名赫赫,众人心中已经颇为忌惮。

然而直到今天,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容修!

心思手段,天赋实力...

他几乎是样样都是顶尖!

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可小觑!

......

楚流玥转过身,深吸口气,而后冲着伯琰长老几人鞠躬。

华峰长老连忙道:

“哎,小——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楚流玥充满歉意的一笑。

“我用了假的身份,进入学院,欺瞒了诸位长老和同学,实在是非常抱歉。”

华峰长老搓了搓手:

“哎呀!这有什么?其实学院里,本来也不是个个都用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你没做错什么,又何必道歉?”

想要来灵霄学院求学的人太多了。

鱼龙混杂,身份各异。

换名字,换身份的人,不在少数。

只是楚流玥这一次,事情闹得比较大而已,严阁来说,其实也不算大错。

伯琰长老捋了捋胡子,点点头,道:

“不错。只要没有做什么违反原则的事情,学院一般是不会追究这些的。何况这段时间你在学院,也立下过几次大的功劳。“

还有无数大小祸事,不过这个现在当然是不能提的。

“不管你是楚越,还是上官玥,都是学院的学生,学院——自当护你。”

说着,伯琰长老环视一圈。

暗示的意味,非常明显。

——他们灵霄学院都不在意被楚流玥欺瞒身份,哪儿轮得到其他人置喙!?

楚流玥松了口气,同时也心生感激。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有些突兀的声音,忽然传来。

“黑魔窟的事情算是澄清了,隐瞒身份...我们也可以就此揭过。但,有一件事,上官玥,你还没有说清楚。那天方圣鼎——是否就在你身上!?“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