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可能!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因为激动,百里淳的嗓音都变得有些尖利刺耳。

他苍老的面容上满是震惊与愤怒。

“再测!”

容修笑了笑,眸色却是一片冷然决绝。

“族长,您明知子晷不会出错,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呢?姜芷媛的确没有半点云天阙血脉。“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刺入了百里淳的心脏!

他脚步虚晃,眼前一阵阵发黑,浑身冰凉。

怎么会...

这怎么可能呢!?

姜芷媛当年出生的时候,他曾经专门派人去守着,身份不会有错。

那么...就是他女儿那出了问题!?

当年那孩子可是他亲自抱回来的!

而且那时候他算过时间,应该就是他的孩子啊!

难道——

一个可怕而荒唐的猜想,浮现在百里淳的脑海,令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血液沸腾,几乎爆裂!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手死死的按住了自己的胸膛,脑海之中纷乱无比!

四周一片寂静。

不少人回过神来,私下暗暗交换眼神,神色古怪而隐忍。

好大的一顶绿帽子!

好精彩的一场戏!

百里淳心心念念,百般照顾的“亲外孙女”姜芷媛,原来和他并无半点关系!

这么多年,他可是替别人养了孩子,还不自知!

真是天大的笑话!

本以为他自爆姜芷媛是自己的外孙女,已经是今天最令人震惊的一个消息,万万没想到,居然来了这么一个大反转!

偏偏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简直啪啪打脸!

好不精彩!

从此以后,这百里淳怕不是要成为整个神墟界的笑柄了!

没有人说话,可是那些视线,却都落在了百里淳的身上。

意味不明,复杂纷乱。

其中讥讽与嘲笑,简直是赤裸裸!

空气像是凝结了一般。

百里淳只觉得周围像是有着一道道无形的力量,在朝着自己挤压,几乎要将他封死在这一片密闭的空间!

他的脸火辣辣的,周身却是一片冰凉彻骨。

姜芷媛听见容修的话也懵了。

她不是云天阙的嫡系血脉?

可刚才族长不还说,她是他的亲外孙女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察觉到不对,姜芷媛心中生出一丝浓烈的不安。

她张了张嘴,求助的看向了百里淳。

“外公...”

这两个字瞬间狠狠刺激到了百里淳那敏感的神经!

“别喊我!”

百里淳豁然回头,一声厉喝!

姜芷媛吓了一跳,身子抖了抖,便不自觉的落下眼泪来。

“...族、族长,我...”

印象中,族长从来没有用这样可怕的神色和语气和她说过话。

可是,她做错什么了?

是他说是自己的外公,是他说要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委屈。

如今一转眼,竟是全变了!

她也不想出现这样的测试结果啊!

到头来怎么全都怪到了她的头上!?

不过是短短几息的功夫,姜芷媛从天堂坠入地狱,还是被狠狠踩下去的那种。

她就算是再糊涂,也知道之后等待她的是什么了。

她脸色惨白,干裂的唇瓣剧烈颤抖着。

“族长,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对于处斩姜芷媛的事情,您没什么异议了吧?”

容修十分客气,十分有礼

br>

的问道。

一些人忍不住别开脸,偷偷笑

了起来。

容修这不是故意的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证实了姜芷媛不是百里淳的外孙女,他已经够丢人的了。

再这么问,不是提醒百里淳,他头顶那绿帽子,简直光辉灿烂吗!?

百里淳肺都要气炸了。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颜面尽失,难堪至极的时候!

他袖袍一甩,转身便要离开!

这地方——他是待不下去了!

“族长!“

姜芷媛见他要走,一下子急了。

他就这么走了,她怎么办?

“族长,这子晷不对!这一定不对啊!”

她怎么会不是云天阙的血脉?

她一定是!

她必须是!

百里淳脑子胀疼,回身怒斥:

“你闭嘴!”

那子晷是云天阙先祖所留,经历而来漫长时光,从未出现过偏差。

刚才他也是震惊极了,才一时失态说出了那怀疑的话来。

可他心里明白,那子晷根本就是好好的!

别说容修,就算是他,也没有那个本事,能在子晷上动手脚!

姜芷媛这么说,真是疯了!

”...”

姜芷媛被吓得浑身一颤,但她只犹豫了片刻,就哭的更厉害了。

她泪眼婆娑的望着百里淳。

“...淳爷爷,不管怎样,我从小是跟在您身边长大的,您难道真的对媛媛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就算媛媛不是您的亲外孙女,可是这么些年来,媛媛一直是将您看做亲爷爷看待的啊!“

她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百里淳心里的恨意和恼怒,便疯狂的翻涌而起!

对她好?

从小将她带在身边?

还不都是因为,他以为这就是他的血脉!

然而如今,真相浮出水面,他才知道自己被人欺瞒了一辈子!耍弄了一辈子!

他也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云天阙那么多出色的子弟,其中不乏比她出色的。

他为何偏偏疼宠她一人,还不都是——

什么多年感情?

这些年来,他对姜芷媛有多好,对她的关怀有多深,如今就有多痛苦!就有多难堪!

看百里淳脸色不对,姜芷媛心里也有些害怕。

可她更怕死。

于是,她犹豫片刻,还是朝着百里淳那边伸出手去。

“淳爷爷,您帮帮媛媛——”

她此时身受重伤,连独立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百里淳距离她有好几步远。

就算是她伸出手,也是够不着百里淳的。

然而,这个动作看在百里淳的眼中,却是厌恶至极!

他眼皮狠狠一跳,几乎是条件放射的挥手:

“滚!”

什么野东西,欺骗他多年,如今居然还有脸来求救!?

砰!

他这一下,裹挟着怒意,劲道十足!

一下子把姜芷媛打的倒飞而出,随后重重摔落在地上!

噗!

姜芷媛口吐鲜血,气息萎靡。

她艰难的想要直起身,却怎么都起不来,只能就那样狼狈的躺在地上,如同蝼蚁。

她死死盯着百里淳,眼中有一层层的绝望涌了上来。

终于,她嘴角缓缓扯出一抹讽刺至极,却又凄凉自嘲的笑。

她的一声,也不过就是个笑话...

下一刻,那笑容尚未完全舒展,她的头一偏,磕在了地上。

声息全无。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