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不少人私下暗暗交换眼神。

这百里淳到底是怎么想的?

容修刚才都已经说的清清楚楚,要将这父女俩一起送西天。

他倒好,竟然又跳出来阻拦?

为了一个姜芷媛,和容修对峙,甚至闹翻,至于吗?

反正姜鹤天都已经死了,一个姜芷媛,又有什么可挽救的?

“族长,刚才的一切您也都看到了,姜芷媛——其罪当诛!更何况本殿身为云天阙圣子,想要杀一个有罪之人,难道都不行了?”

容修却似乎早已经料到这一幕,并无惊诧与愤怒,只神色平静的开口质问。

百里淳嘴唇动了动。

“犯事儿的是姜鹤天!想要杀上官玥的也是姜鹤天!媛媛前前后后,不过就是和她打了两场!而且上官玥也没怎么受伤!反倒是媛媛,全都落败,身受重伤,性命垂危!”

“反正如今,姜鹤天已经死了,按照你的说法,姜家已经另立新主。那么媛媛这姜家大小姐的身份,也不复以往!”

“她原脉断裂,又痛失父亲,已经是处于绝境!就这样,你也不肯放过她吗?”

百里淳越说越是生气,到了最后,语气几乎已经是严厉的质询!

反观容修,倒是一直神色如常。

等百里淳说完,他才笑道:

“您要说的,就是这些?”

百里淳一噎,袖袍狠狠一挥。

容修轻轻颔首。

“您说完了,那本殿也说两句。”

“姜鹤天所做的一切,姜芷媛都心知肚明,算不得无辜。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主动提出进行那两场比赛,并且一出手便是杀招。”

“她败给玥儿,那是她技不如人,实力太弱。怎么反倒成了她开脱的理由?”

“至于姜家大小姐的身份...她早在想要对玥儿动手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自己会有这一天!何况——她好像从来都是把自己当做云天阙大小姐的吧?至于区区姜家大小姐的身份,她看不上,就算不是了,想必也不会难受。“

“做错了事,本就该罚!您让本殿可怜她,怎么不想想玥儿孤身一人,要面对你们这么多人的围追堵截,又要承受多少?”

要他放过姜芷媛,谁来放过他的玥儿!

容修语气平淡,却自带一股子的森冷杀意!

楚流玥心中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酸软之中,又有香甜气息弥漫开来。

她偏过头,看向容修。

他的侧脸线条流畅完美,此时玉刻般的下巴微微紧绷,深邃凤眸中,氤氲着翻涌的怒意。

他在为她生气。

他在为她不平。

楚流玥轻轻吐出一口气。

瞬时间,好像所有的愤怒与恼恨,都悄然消散。

不管怎样,这个男人总是会站在她身边,为她遮风避雨,护她一世周全。

这就已经足够。

她上前一步,走到容修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br>

指尖触碰,容修立刻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手指从她的指缝间穿过,细细

摩挲缱绻之后,紧紧交握。

他的手干燥温暖,熨帖的温度好像瞬时间传到了心底。

楚流玥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

百里淳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看到那二人十指交缠的亲密样子,他终于意识到,在容修心中,这个女子的地位,有多么重要!

他钟爱这个女子!甚至已经到了比他自己都重要的地步!

别说姜芷媛,就算是换做天下任何一个女子来,只怕都不可能争得过这王妃之位!

如果是以前,百里淳或许还能用一些强制手段,逼迫容修就范。

但现在,显然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容修当着他的面杀姜鹤天,本就是故意的!

这是他的警告!

百里淳憋屈的不行。

闭关几年,天下大变!

容修早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现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姜芷媛!

“媛媛做错了事儿,你可以惩罚她,但不能杀她!这件事,老夫绝对不会同意!“

百里淳的态度依旧坚决。

楚流玥眯了眯眼,心中划过一抹疑问。

百里淳对姜芷媛,未免也太在意了吧?

甚至不惜为了她,和容修反目!?

容修要杀姜芷媛的意思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他却还是如此...

就算姜芷媛是他带大的,这种事情面前,似乎也没什么可争的吧?

除非...

他有着不能舍弃姜芷媛的理由!

贵为云天阙族长,他见过的大风大浪不知多少。

能让他如此的...

一个模糊的猜想,浮现在脑海。

楚流玥皱了皱眉。

容修已经开口:

“您若不想我杀她,总得给个理由吧?”

百里淳脸色铁青。

“没有理由!不行就是不行!老夫乃是族长,如今,竟是连留一个人性命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这就有些霸道无理了。

容修倒也不着急,反而薄唇微勾。

他扭头看向楚流玥,温声笑道。

“玥儿,你可知在云天阙,一个人犯了死罪,只有两种办法,可以脱罪免死。”

楚流玥配合的露出好奇之色。

“哪两种?”

容修剑眉轻挑。

“一种,是此人曾经为云天阙立过大功,将功抵过!另一种...”

他顿了顿。

“此人有着云天阙嫡系血脉,可免一死!”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