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简单干练至极的一句话。

却已经裁决了这二人的生死!

死寂。

片刻,姜芷媛才不敢置信的喃喃问道:

“殿下?您说什么?”

容修眼皮轻抬,眼底氤氲着凛冽杀意。

“怎么,如今耳朵也不好使了?“

姜芷媛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欲坠,膝盖一软,竟是差点直接昏厥过去。

百里淳当即喝道:

“圣子!你这决定,未免太过草率!就算你不在意他们父女二人的性命,总也得想想仙水陵吧!?他们——”

“姜鹤天自己都不在意了,那本殿又何须费这个心思?”

容修神色淡然,打断了百里淳的话。

百里淳一噎,回味着容修的这几句话,心中逐渐涌上一丝不安。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族长,您刚出关,所以有些事情,您只怕还不知道。那本殿今日便跟您解释一番,也好让他们,都死的明明白白。”

容修说着,微微一笑,看向姜鹤天。

一股无形威压碾压而去!

姜鹤天迎上那双深邃的仿佛深不见底的凤眸,只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扒光了一般,被看的透透彻彻!

“姜鹤天,身为仙水陵姜家家主,本应效忠云天阙。然而其心不轨,与外人勾结,意图谋害王妃,证据确凿!以前,本殿看在你仙水陵姜家跟随云天阙多年的份上,对你们极为宽容,而且给予了不少特权。但如今,你们罪行累累,云天阙绝对容不下此等犯上作乱之人!”

姜鹤天心虚,可又不死心。

容修只怕是早就想除掉他们了!今日说辞,冠冕堂皇,其实都是借口!

他咬着牙:

“殿下既然说证据确凿,还请亮出来一看!我姜鹤天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云天阙之事!我——”

他正要辩驳,却看到容修忽然取出了一封信。

当看到那熟悉的信封的时候,姜鹤天的心猛然一跳,声音戛然而止。

容修将那封信拎起来,似笑非笑:

“姜鹤天,你可还认得这封信?”

姜鹤天别开眼睛。

“我、我不知...我没见过这封信!”

“你都没打开看一看内容,怎么就知道你从未见过?”

姜鹤天额头的冷汗“唰“的一下冒了出来。

“我...我只是觉得这信封很是陌生,所以...所以没见过...”

容修唇角微勾,打开那封信,取出了其中的信件。

那是一张薄薄的,泛着淡淡黄色的有些粗糙的纸张。

阳光洒下的时候,隐约反射出金色光芒。

上面的黑色字迹,更如同流水一般,盈盈动人。

“信封不认识的话,那这仙水陵特有的仙草宣纸,你总该认得吧?”

仙草宣纸,是用仙草烧制而成的纸张,因其质量上乘,可保存千年而不坏出名。

而这种仙草,只有极少数地方才有。

仙水陵,便是其中一处盛产仙草之地。

这也是他们的一大优势。

一般情况下,这种仙草宣纸,寻常人是没有资格拥有的。

就算是仙水陵,也只有姜家的嫡系血脉可以使用。

姜鹤天,当然就在这个范畴之内。

“...仙草宣纸每年都会当做礼物,送出去许多,这张纸,并不能说明什么...”

姜鹤

br>

天依旧在为自己辩驳着,然而声音发虚,脸色惨白。

&

nbsp;任谁都看的出是有问题了。

容修淡笑。

“是啊。单单是一张仙草宣纸,当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关键是——这上面的字,可是姜家主你的亲笔!”

“不可能!”

姜鹤天像是忽然被踩到了痛点,忽然开始激烈的反对!

“这绝不可能!“

其实在看到那信封的时候,他就认出来,那是自己回给澹台沉的信。

可是这东西,怎么会落在容修的手中?

此时听容修这样讲,他第一反应就是否认。

他在回信的时候很小心,专门在上面费了不少心思。

这仙草宣纸上的字迹,阅后即散!

就算是被人拿到这封信,上面的内容也不会被人察觉。

容修却说上面还有他的字迹...八成是假的!

似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容修手腕轻挥,那张纸便飞到了姜鹤天的面前。

“看清楚点,上面的哪一个字,不是你自己所写!”

姜鹤天本来是不信邪的,然而当真正看到那封完好无损的信件的时候,却立刻如坠冰窟!

一行行,一字字,清清楚楚!

这的确是他回给澹台沉的信!

而且完好无损!

“在这封信上,你说云天阙已置你们生死于不顾,情分已尽,所以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今日大会,你将会亲自抵达此地,当着众人的面,将玥儿从王妃之位上拉下。若有机会,还会干脆除之!”

“另外,你还说,若玥儿不承认身份,你还会请对方出面证明...倒也真是煞费苦心啊。”

容修的语速不快,声音平静散漫,像是在娓娓道来一个故事。

然而,他的每个字,依旧像是重锤,一下下砸落在了姜鹤天的心脏之上!

让他溃不成军!

姜鹤天心乱如麻,整个脑子乱成一团。

他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了这个样子?

这封信,应该在澹台沉手中才是!

而且,在他看后,上面的字迹应该早就在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又怎么还如此完整的保存着!?

最关键的是,如今这封信,是容修拿出来的!

到底是哪儿出了错?

忽然,姜鹤天心中一沉:这封信落在了容修手中,那么澹台沉...

“如果你不认,本殿也可请这个人过来,与你当面对质。”

容修说着,又挑眉淡笑。

“不过,本殿不太确定,他还有没有那个命,能让他撑到这。”

字字句句,云淡风轻,却又锋利如刀,森冷冰寒!

姜鹤天丝毫不怀疑容修这话的真实性。

他说人在他手里,那么就一定在!

若非如此,这封信也不可能会落在他手中!

“本殿与王妃夫妻一体,你意图谋害于她,无异于谋逆反叛!你们父女二人沆瀣一气,早该处斩,又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容修说着,将那封信收回。

旋即另一只手抬起,修长白皙的指尖,金色火焰跳动。

“半刻钟时间已到,既然你们商议不出结果,那就由本殿替你们做决定!”

嗤!

金色火焰飞出!旋即幻化为一个巨大的牢笼,把姜鹤天死死困住!

烈焰灼烧,他那半透明的身躯,顿时扭曲起来!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