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一切发生的太快!

赤金色与紫金色光芒交相辉映,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还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场战斗,便已经结束!

砰!

姜鹤天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他双目圆睁,眼球暴突,嘴角缓缓渗出血来。

胸膛之上,一个碗口大的血窟窿,正汩汩冒着血。

那血液新鲜殷红,还冒着热气。

滴落在尚未化掉的冰层之上,迅速冷却凝结。

这场景,着实诡异吓人的很。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姜鹤天可是...上神强者!

上官玥这一剑,居然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这分明是要他的命啊!

“爹——“

凄厉绝望的喊叫声,打破了这一片寂静。

姜芷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上官玥...

都怪上官玥!

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去,然而刚刚走出一步,便双腿一软,朝着地上跌去。

若非是旁边的百里淳扶着,她只怕真的要直接瘫软在地上了。

她本就受了伤,内心满是悲痛怨恨,此时气火攻心,一时情急,竟是又猛地吐出几口血来,差点昏厥过去。

“媛媛!”

百里淳满是担忧和心疼。

这孩子跟了他那么多年,从未吃过苦,受过累。

然而这段时间,却几乎受尽折磨!

他扶着姜芷媛,声色俱厉的看向楚流玥。

“上官玥!你放肆!”

因为充满愤怒,他这一声呵斥,声若惊雷,震得人耳朵发麻。

楚流玥却是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甩给他。

她缓缓起身,黑沉冷冽的眸子中,裹挟着惊人的杀意!

唰!

赤霄剑飞回到了她的手中。

银亮锋利的剑身之上,没留下半点血迹。

她满意的看了一眼,这才看向姜鹤天。

砰!

姜鹤天的神域,轰然消散!

这让他的脸色,又蒙上了一曾灰败。

“你...”

他张了张嘴,却有更多的血涌出。

那原本张扬放肆,充满不屑的眼睛,此时满是惊惧与怨毒。

很快,他一头栽倒了地上。

数道流光从他的周身飞出,而后在半空凝聚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幻影。

那是姜鹤天的魂魄。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神色微动。

“姜鹤天居然没有神体!?”

&nbs

br>

p;“他不是已经在上神境界停留多年了吗?按理说,

怎么也该淬炼出神体了。以前看他总是那么嚣张,还以为他早就成了,谁知...不过是装大尾巴狼呢!“

“他不是一贯如此?这些年,仗着云天阙,他可没少在外面张扬放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云天阙的掌权者呢!”

“嗤。就算没有神体,身为上神,被一个九阶中段打到如此地步,也真是...够丢人的!我要是他,这辈子都再无脸面出门喽!”

“哈哈,人家能横行多年,靠的就是这脸皮,那我自然是比不上的!”

不少人低声笑起来。

姜鹤天在云天阙或许身份也算尊贵,人人称呼一声“姜家主”。

可是在外面,在这些神墟界大佬面前,他却着实算不上什么。

以前他们大多是看在容修的面子上,对姜鹤天客气几分。

如今,容修的态度已经非常鲜明,分明是向着上官玥的。

那他们何必再给他姜鹤天好脸色看?

可惜,此时的姜鹤天快要气疯了,根本顾不上去想这些。

他只知道自己被上官玥损毁了肉身!

如他这样的修炼者,再想要凝聚肉身,不知要费多少力气!

姜鹤天的声音充满愤怒和怨恨:

“上官玥!仙水陵乃云天阙二十八众部之首!而我更是仙水陵姜家家主!你敢这样对我——”

楚流玥忽然笑了一声。

“姜家主,你好像忘了我的身份。”

姜鹤天忽然一噎。

楚流玥上前一步,脊背挺直,如同压雪青松!

坚韧!睥睨!尊贵!

她微微扬起下巴,旋即将脸上的面具扯掉。

一张倾城绝艳的脸容,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

灿若高阳,姣如明月。

黛眉如远山,琼鼻挺秀,红唇微扬,便是完美的弧度。

尤其一双淬了水的墨玉般的眼睛,烟波流转,潋滟无方。

这一瞬,她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个清雅温和的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才绝艳,尊贵无双的少女!

她分明什么也没做,却透着骨子里的贵气,让人不自觉心生仰望。

她笑着,慢条斯理的提醒道:

“我——上官玥,乃云天阙王妃!我为君,你为臣!别说教训你,便是今天我亲手将你彻底斩杀于此,你也不能有半句怨言!“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里面无关是非对错,只有高低贵贱!

“以下犯上,甚至妄图取我性命...姜鹤天!你便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抵今日罪过!”

字字铿锵,说的姜鹤天哑口无言!

而此时,华峰长老等人,也瞧见了楚流玥的真正容貌。

几人的脸色齐齐大变。

“玥儿丫头!”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