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楚流玥的回答出人意料。

在场之人都是愣怔了一下,几乎以为听错了。

那种场合,想想也知道是何等刀光剑影!

怎么还要带人?

牧红鱼却很是高兴,连连点头。

不管怎样,她是一定不能看着流玥被人欺负的!

眼看楚流玥似是态度坚定,文西长老想了想,也没反对。

左右也就是多去一个学生罢了,没什么影响。

“要去也行,但红鱼,到地方可千万不得乱说话,知道吗?”

牧红鱼捂住嘴巴,连连点头。

”那走吧!“

文西长老话音刚落,便听到后面又传来罗诗诗的声音。

“师父,我也去!“

“诗诗?”

罗彦茗和卓笙都是一脸惊诧的看向了她。

之前四哥已经交代过,罗家不在此次邀请之列,让他们在学院里也尽量不要掺和这件事。

现在罗诗诗竟然也要跟着去?

这不是胡闹吗!?

但罗诗诗很坚持。

她乞求的看向文西长老。

“师父,我保证去了也老老实实的,一个字都不乱说。“

文西长老很是头疼。

怎么一个二个的都要去!?

再这么争论下去,时间真的是来不及了!

他心一横:

“一起去!”

......

方州城内,宽阔平整的广场之上,一片安静。

众人团团围绕而坐。

一开始大家还能彼此寒暄几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逐渐冷沉凝滞了下来。

时不时有人朝着灵霄学院那边的方向看去。

更有一些人,已经露出了不耐烦多的神色。

要不是伯琰长老等人在场坐镇,他们只怕是早已经等不下去了。

”看不出来,这个楚越架子还挺大的。“

人群中响起一道不大不小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讽。

“能在洪荒北境中,成为唯一一个得到机缘之人,自然非同一般。“

有人低笑,然而笑声刺耳。

伯琰长老充耳不闻。

不就是说两句难听话?有什么可在意的。

只要这些人没有真正的打起来,一切都好商量。

坐在一边的金笛摸了摸胡茬,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

“听说如今,楚越才是九阶武者,排场就已经这么大。将来若是突破神域,岂不是更加厉害?到时候,只怕咱们这些人,连见他一面都难咯!嘿!“

一些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一个小辈,竟让他们这么多人在此等候,还迟迟不露面,着实嚣张!

“金笛前辈此

br>

言差矣。“

一道晴朗声音,如山间清泉

,流淌而下,打破了这沉闷僵冷的气氛。

众人闻声,立刻朝着灵霄学院的方向定睛看去。

数道人影,正从中陆续飞出!

说话之人,正是楚越!

他们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抵达广场。

无数双视线从来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而后在容修和楚流玥的身上,各自多停留片刻。

意味不明。

唯独伯琰长老等人在看到他们身后的牧红鱼几人的时候,有些惊愕。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倒是也不太好细问。

不过也就是几个学生,对大局也没什么影响。

楚流玥依然笑着,道:

“和诸位比起来,楚越身份地位,着实不敢放肆。只是先前的确是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这才来晚了。楚越先在这,给诸位赔个不是。”

说着,她当真微微弯腰,冲着他们鞠了一躬,旋即又笑眯眯的看向金笛:

“您刚才那么说,未免有些...太过低估在场诸位的身份了吧?”

这是在说他故意轻贱在场之人!?

金笛的脸色一下变了。

“你——”

“我知道,这次诸位前辈远道而来,都是因为有些事情,产生了误会,想要找我要一个解释和说法。“

楚流玥话锋一转,已经将前一个话题揭过。

金笛胸口一闷,半口气堵在气管,不上不下,难受的要死!

这个楚越...

狡猾奸诈到了极致!

他冷哼一声。

逃?

逃得过吗?

今天,他必然要将楚越的一层皮都给扒下来!

其他人已经因为楚流玥的话转移了注意力。

“不错。既然你开门见山,那咱们也就不说那些废话了。楚越,关于最近和你有关的一些流言,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另外一边的一位黑袍老者捋了捋胡子,沉声问道。

总得给人解释的机会,要不然显得他们多霸道蛮横一样。

楚流玥轻轻颔首。

“我自会给诸位一个清楚合理的解释。”

”楚越,到这来。“

伯琰长老忽然开口,冲着楚流玥招了招手,指了指他旁侧的位置。

虽然今天这一场,是针对楚越的质询,但他可不想让楚越看起来想是个犯人一般,被这些人欺压侮辱。

楚流玥心中微暖。

伯琰长老身侧的座位,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

这代表了伯琰长老和整个灵霄学院对她的支持!

她迟疑片刻,便走了过去。

而另一边,百里淳已经看向了容修。

他脸色微沉。

“圣子,许久未见,竟是连称呼也忘了吗?”br>

br>

br>

br>

br>

br>

br>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