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答允,也是承诺。

楚流玥说完这句话后,便在容修的怀中昏迷了过去。

她早已经精疲力竭,不过是靠着最后一丝意志力在勉强支撑。

看到天梭阵将那个大麻烦解决之后,楚流玥心神猛地一松,终于支撑不住,陷入昏迷。

这一睡,便是一个月。

九恒山。

大厅之内,几个人分坐两边。

“玥儿丫头已经昏迷这么久了,怎么还没醒?”

南溯怀忍不住叹了口气,眉眼之间满是忧虑。

上官靖顿了顿,道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她的精神和体力早已经透支,如今终于能休息,昏睡的时间久一点也正常。”

在场的这些人中,只怕他是最清楚那孩子到底有多辛苦的。

在旁人看来,或许会觉得楚流玥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之内,从八阶中段,接连突破,到如今更是直接成为了上神强者,简直是逆天的气运。

然而谁又知道这中间她都经历了什么!?

尤其是她召回神域,强行突破成为上神

寻常人几十年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她在这短短几个月之内全部完成,怎么能不累?

更不用说最后修补天梭阵,力挽狂澜。

那几乎是耗尽了她的所有。

南溯怀闻言,神色缓和了一些。

“您说的也有道理。这几年那丫头想必是吃了不少的苦。反正学院中的那些事情都已经交给他们处理,让玥儿丫头好好养着就是。“

就是这一直不醒,让人有点担心。

这一个月,他们每天都会来这里稍坐片刻,可惜丹药也用了,法子也都使了,人还是始终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这要睡到什么时候去,他们心中着实没谱,这才不安。

伯琰长老坐在一旁,看了看上官靖,又看了看南溯怀,心中默默叹气。

其实他想问的事情很多,奈何玥儿丫头这段时间一直昏迷,这几位大佬的心思都在她身上。

他也就不好多问。

而这几位之间,显然彼此之间也都心照不宣,都未曾怎么交流关于那丫头的事情。

比如当年她为何将神域留在蓬岷山,又为何忽然离开,一走就是几年,了无音讯。

再次出现的时候,竟是完全换了一个身份。

甚至中间她的记忆还一度缺失。

万酒山暴动之后,她说什么都要下去,真的只是因为想要弥补赤金天凤吞噬了天雷之力的错?

另外,还有院长这几年的行踪他到底去了哪儿?又为何偏偏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回来了?

最后,最让伯琰长老心思不定的是,那天,到底是不是那位回来了?

事情结束之后到现在,学院中也未曾多什么人。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让人混乱不堪,满心疑惑。

但现在,这些好奇与不解,也都只能暂且压着。

门外忽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几人纷纷抬头,进来的不是旁人,正是这段时间,一直在贴身照顾楚流玥的容修。

南溯怀率先站了起来。

“容修,玥儿丫头如何了?”

容修神色淡淡。

“还没醒。”

几人闻言,都露出失望之色。

虽然已经猜到,但听到这话,不免还是心头一空。

“不过,她身上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她的伤虽然重,不过如今已经重回上神,身体的恢复力自然比以前强了不少。

这次之所以会昏迷这么久,的确如上官靖所言,是前段时间太累,需要休息了。

“那就好、那就好”

几人对视一眼,皆是松了口气。

虽然人没醒,但这对他们而言,也算是好消息了。

“既然这样,我们就放心了。你继续好好照看她,我们就先走了。“

有容修在,本身其实也没太多可担心的。

容修点点头。

“恭送几位。”

几人都起身朝外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波动。

容修眉心微动,手臂轻抬。

九恒山的结界无声打开。

一道熟悉的身影,快速飞来。

“院长!”

来人行色匆匆,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忧虑。

竟是文西长老。

“文西,你怎么来了?”

南溯怀走出门,看到来人,有些奇怪。

算算时间,文西长老此时应该正在处理学院中的善后事宜。

文西长老快步上前,递过来一只巴掌大的赤金色羽毛,眉头微蹙。

“院长,赤金天凤一族来信了。”

“赤金天凤?”

南溯怀将那根接了过去。

通体赤金,刚硬如铁,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威压。

的确是赤金天凤一族的信物。

“是。而且这封信,言明只能由您亲启。”

文西长老补充道。

”它们和人族素来鲜有往来,今次怎么想起给我们写信来了?“

伯琰长老有些奇怪的喃喃。

南溯怀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凝肃起来。

他指尖微一用力,那根羽毛上便瞬间光芒闪烁。

随后,几行字迹,浮现半空。

南溯怀凝目看去,看到一半,就皱起了眉头。

等将那几行字看完,他的表情已经彻底的严肃起来,笼上了一层寒气。

没多久,那几行字迹缓缓消散。

而那根赤金色的羽毛,也悄然湮灭为齑粉,随风而去。

“院长,它们说什么?”

伯琰长老有些担忧的问道。

他们站在一旁,没能看到那上面到底写的什么。

南溯怀停顿片刻。

“这是赤金天凤一族族长的亲笔书信。”

几人都吃了一惊。

“族长?可那位不是已经好几百年没出来了吗?听闻脾性也是骄傲的很,几乎从不与人族往来。“

赤金天凤一族作为上古神兽,骨子里的都是骄傲的。

但这位族长,却是其中尤甚。

听说当年有一位尊神强者受了伤,需要赤金天凤一族才有的一种药材医治,故而上门求取。

结果在赤金天凤一族门外等了三天三夜,对方却始终不肯一见。

最后这位尊神强者只得失望离开,而且从此后就留下了永远的伤症,一辈子实力再无半点精进。

众人听闻,皆是唏嘘不已。

尊神强者的面子都不给,可见赤金天凤一族之傲!

但现在,这位怎么忽然就写信来了?

南溯怀冷冷道

“它要玥儿丫头与那只赤金天凤解除契约,并且登门道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