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震动,牧红鱼一脚跨出,而后重重跌落在地!

“嘶——”

她揉了揉自己的脑门。

好疼啊!

林知非果然没骗她,这传送阵,真的不怎么靠谱啊!

也就她这虚元之体能勉强存活下来,换做其他人,早不知道被绞杀多少次了!

“小红鱼!?“

熟悉的声音传来。

牧红鱼惊喜万分的抬头。

“第五——前辈?”

她满脸愕然的看着面前忽然出现的老者,一双杏眼瞪得圆圆的。

虽然她在赤月沙漠跟着第五长泽修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从未见过对方的真正模样。

但怎么...好像只是一道魂魄!?

第五长泽看着一身是伤,满脸狼狈的牧红鱼,也是心中一沉。

“小红鱼,你怎么忽然回来了?还有你这伤——”

一听这话,牧红鱼也顾不上惊讶了,连忙起身,道:

“第五前辈,流玥出事儿了,你们快去看看吧!”

“她怎么了?”

问话的不是第五长泽。

牧红鱼一愣,这才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独孤墨宝。

尽管对方看起来不过是个几岁的娃娃,而且模样玉雪可爱,但见识过他真正实力的牧红鱼,可不会真的将他当做小孩。

甚至此时见到他,还觉得甚是安心。

她深吸口气,匆忙解释:

“学院的万酒山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能量暴动!流玥直接就闯进去了!还有容修!他为了救回流玥,也跟着进去了!但两人尚未出来,学院为了镇压万酒山,就已经开启了天梭阵!”

第五长泽吃了一惊,当即看向独孤墨宝。

“那东西要出来了,天梭阵也开启了,你竟然不知道?”

独孤墨宝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寒霜。

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救蓝潇,之后又强行让神体沉眠,自然是不知道的。

第五长泽也是立刻想到了这一点,神色有些懊恼。

“天梭阵开启多久了?“

独孤墨宝沉声问道。

牧红鱼愣了一下。

“这、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是用林知非的传送阵偷偷出来的,中间出了好几次麻烦,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过去多久了...”

她的神色十分内疚。

独孤墨宝闭上眼睛。

片刻,他睁开眼睛,清澈透亮的眼眸,此时已经一片暗沉冷冽。

下一刻,他手腕微抬,一片紫色鳞甲骤然飞出!

嗡!

一个巨大的传送阵,忽然出现在几人眼前!

尽管之前已经见识过,牧红鱼还是被这一幕震慑了心神。

随手便可构建传送阵,往来进出神墟界...

他到底有多强!?

独孤墨宝抬脚走上了传送阵。

牧红鱼也连忙跟了上去。

第五长泽皱了皱眉,唇瓣动了动,还是选择开口。

“大宝,这次回去,你——”

千万不可再次动用神力!

上次侥幸躲避,还能遮掩一二。

可如果再来一次,而且是在灵霄学院,那——

传送阵上,明灿辉光骤起!

那灿烂光芒映照在他的脸上,却如落下一片霜色。

他没有说话。

光芒闪过,二人的身影瞬间消失!

沙漠之上,又只剩下了第五长泽一人。

他望着二人离开的地方,良久,终于一声长叹。

劝也没用。

玥儿丫头出事儿,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上次为了她,他强行重塑神体,哪怕此后永远只能以孩童的面貌示人,也在所不惜。

更何况其他?

......

灵霄学院。

暮色降临,然而大半个学院,却都已经被天梭阵的光芒映亮。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梭阵上的力量越发混乱,流光飞窜,危险至极。

万酒山的整个山体,几乎都已经坍塌。

唯独中间那处泉眼,始终岿然不动。

学院中的所有长老,此时几乎都已经汇聚在此。

他们都明白,这次——乃是学院大危!

“如果今天学院真的出了事儿,那么,罪魁祸首,便是上官玥!?”

听到动静匆忙赶来的易文琢,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震惊良久。

这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一些人看了过去。

伯琰长老压抑着心中的火气,沉声道:

“副院长,现在似乎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

易文琢冷笑。

“难道我说错了?如果不是她,为了让自己的契约魔兽突破成为赤金天凤,万酒山也不会如此!”

”万酒山中的隐患,已经埋藏上万年。今日之责,也不能全然怪在她的头上!何况,事发的第一时间,她就已经冲下去了,更不用说后面还有个容修!“

伯琰长老此时也是心火不断上涌。

他本就对现在的情况十分担心,易文琢还在旁边冷嘲热讽,实在欺人太甚!

易文琢反问:

“那又如何!?他们二人的命,难道可与灵霄学院相提并论!?依我看,院长当初就是对她太好,着实将她宠坏了!”

“你——“伯琰长老心中一怒。

忽然,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遥遥传来!

“我自己的徒弟,我对她好,偏宠于她,又有何错?“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