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靖这话说的很重,半点情面没有给易文琢留。

还当着伯琰长老等人的面,简直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易文琢脸色铁青,袖袍鼓动,竟是就要直接动手!

“上官前辈乃是炼器尊者,千年前便已纵横神墟界,身份尊贵。文琢,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动手吗?“

一旁的孟老忽然开口。

语气淡淡,却带着几分冷厉。

易文琢顿时语塞。

他这副院长的身份,在炼器尊者面前,的确算不上什么!

要知道,就算是整个神墟界,炼器尊者也绝对是能横着走的顶级强者!

比起同等级的尊神,甚至是医尊,都更有话语权!

他拳头紧握,好不容易才将这口气咽下去。

“师父,您之前不是说,这次回来,是要去东皇钟楼找东西?”

君九卿忽然开口,打破了这冷滞的气氛。

“现在万酒山的情况也基本稳定下来了,有孟老等人在此,您也不必太过忧心。”

这话算是给了易文琢一个台阶,将他之前那些冷言冷语,以及过分的行为,全都归于他是因为担心学院。

易文琢终于见好就收,冷哼一声。

“但愿这天梭阵,能将问题彻底解决才是!”

说完,他袖袍一甩,便迅速离开,直奔东皇钟楼而去。

君九卿犹豫片刻,回眸看了一眼万酒山,最终还是跟上。

二人的身影很快远去。

易文琢是副院长,虽然掌管学院的大权在伯琰长老手中,但去东皇钟楼的资格还是有的。

“看来这几年时间,他又是积攒了不少怨气。”

孟老看着他们的背影,皱了皱眉。

华峰长老冷嗤。

“他不是一向如此么?”

想当年,易文琢对院长之位志在必得。

确定院长之位是传给了师弟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缓过来。

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心生怨恨。

怨上任院长,也就是他的师父,也怨他的师弟,学院如今的院长。

几年前,院长离开,把大权交给伯琰之后,他的不满情绪,更是到达了顶峰。

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那样决绝的离开学院,几年都不曾回来,而且这期间,对学院始终不闻不问。

易文琢总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却从不知道反思自己。

他从未想过,为何院长之位从来没有他的份儿,而大家为何都对他如此反感。

“学院遭遇大危,他第一想的只是自己。从他回来,他可曾为学院和学生,做过哪怕一点?”

华峰长老看不惯他很久了,之前一直隐忍。

但这次的事情,易文琢的态度,的确让人厌恶至极。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回来看咱们笑话的!”

“行了。现在这些都不是要紧的。”

伯琰长老倒似乎对这事情看得很开。

“接下来这一个月,看守好天梭阵,才是最重要的。“

众人皆是点头,再不去多提其他。

“孟老。”

上官靖忽然开口。

“关于玥儿以前在学院的一些事情,不知您可否与我说上一说?”

其实他看的出来,学院里不少长老,对玥儿丫头都是很好的。

但考虑到孟老在这里面身份最高,而且还帮她看守了好几年的神域,问他想必是最合适的。

孟老连连摆手

“您客气了,直接喊我孟闲就可。倒是那丫头的事儿可真是说来话长了“

他眯了眯眼,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要说玥儿丫头,当初会来灵霄学院,其实也是一个巧合”

万酒山被天梭阵彻底笼罩了起来。

严严实实,几乎密不透风。

从外面看,只能瞧见那被切割错落的半山,以及无数交织游荡的银色线条。

半空之上,四方都有着长老严阁看守。

那可怕的寒气似乎已经被彻底的封存,也并未再闹出之前那样可怕的动静。

但学生们都知道,天梭阵还要看守一个月之久。

所以他们也都不敢掉以轻心。

所有学生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地盘,要么休息,要么修炼。

就连去青冥广场的人,也几乎都已经没了。

那日万酒山发生的一切,如同重石,压在不少人的心头。

天梭阵一日不将其彻底镇压,他们的心就一日不能安稳。

当然,还有一些人,则是更担心还在里面的容修与楚流玥二人。

“已经过去三天了,天梭阵在运转,万酒山上的冰霜也在减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出来。”

某座山峰之上,罗家的几个人正汇聚一团。

说话的是罗彦茗。

他们本来是打算一起切磋修炼的,但几人都没什么心思,也就暂且搁置了。

此时,他们的注意力,依然都放在万酒山之上。

卓笙忍不住挠挠头

“这容修和楚——和上官玥都是上神,而且容修还有神体!应该应该是能出来的吧?而且,上官玥不还有着好几张底牌呢吗?“

话虽这么说,但他的语气也是充满了不安,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忧心。

那两人实力的确很强,也都有极强的底牌。

可这次万酒山是闹出了大麻烦,只怕没那么容易应付啊!

“一个月后,万酒山,应该就会被夷为平地了吧?”

罗诗诗有些失神的低声喃喃。

几人都沉默下来。

如果那时候,二人还没出来

天梭阵如此可怖,连孟老和上官靖都毫无办法,他们又能如何?

“嗯?那两人在做什么?”

忽然,卓笙目光一定,指向了某个方向。

几人顺着他看了过去,就瞧见对面的山峰之上,半山腰的位置,有两人正凑在一起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出手比划着。

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那是林知非和牧红鱼?”

罗诗诗有些诧异,

“他们两个怎么凑在一起了?”

“我听说林知非之前曾经承蒙云天阙王妃救命之恩,那应该就是上官玥了。而牧红鱼也是她的好友。但这两人之前似乎是不认识的吧?”

论起来,这二人应该是最担心万酒山上情况的那批人之一,只是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对面的半山之上,林知非凝目看向牧红鱼。

“你确定,这样可以救他们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