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酒山外,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天梭阵彻底将偌大的山峰笼罩。

一道道银色线条轻缓飘动,无声无息间,便将整个万酒山彻底割裂!

遍布山峰的血色冰霜开始悄然融化,而后一点点渗入地下。

众人沉默着等待着,紧盯山顶之上的泉眼。

水波荡漾,却始终没有再出现半点动静。

而他们想要看到的那两道身影,也再未出现。

时间似乎变得格外难熬。

一道曦光,透过浓厚的云层,照耀大地。

一切都像是掀开了黑色的薄纱,露出其本来的模样。

伯琰长老有些怔怔的抬头。

天亮了。

这一夜,如此漫长。

“伯琰,周围那些山峰上的冰霜,已经全部融化消退了。”

华峰长老声音有些艰涩。

伯琰长老顺着他的指向看去,果然看到,在天梭阵的强力碾压之下,那些弥散到周围的血色冰霜,此时已经全部他消失不见。

只有万酒山上,还有一些零星的冰霜。

山顶泉眼周围多一些,不过看起来,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天梭阵看起来也比之前小了一些,开始将周围的力量全部凝聚到中心,集中应对剩下的那些。

此时,那些银色线条,基本上只覆盖在万酒山上了。

可——此时的万酒山,当然已经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它已经不算是一座山,而成了一个巨大的石块雕塑。

形状扭曲,造型奇诡。

而且更让人心惊的是,直到此时,那层层交错的山石,还在随着天梭阵缓缓旋转着。

每一道线条,看起来如此飘逸明亮,却又带着森森杀意!

他们都很清楚,这天梭阵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一旦触碰,便可毫无争议的将所有东西绞杀!

包括身处其中的所有生灵!

那些血色冰霜消退的地方,都是呈现一片焦黑,看起来还是死气沉沉的。

可以想见,如果要将这些全都恢复原样,又要耗费不知多少时间与精力。

“这到底是什么”

伯琰长老凝目看着泉眼,忍不住低声喃喃。

似是因为被天梭阵镇压,泉眼之中已经不再有泉水涌出,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水波不兴,边缘的位置,凝结了一圈冰霜。

但泉水波动之间,呈暗沉的黑色,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周围那堆砌的灰色石块,此时已经被天梭阵的力量绞杀,碎裂成了无数细小的碎块。

这场景看的众人心思沉沉。

因为那泉眼四周的石块也是非常特殊的,多年来天雷降落,少不得一些是劈在了这上面的,可从未损毁。

如今,在天梭阵面前,却是连挣扎的底气都没有。

局面已经成了这样子,泉眼之中的二人只怕

伯琰长老揉了揉眉心,只觉得疲惫不堪。

这两人身份都举足轻重,更不用说,院长和长老们,和这两个孩子之间感情一直不错。

若真是——

他不敢多想。

沉默片刻,他看向了其他长老。

“华峰,万峥,还有欧阳,还有“

他点了几个人的名字。

“你们几个先留下,其他人暂且回去休息。”

经历了这一夜的折腾,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

即便是万峥几人,也不过是靠着意志力在强撑着。

“天梭阵一旦开启,会持续运转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要有人在这里负责看守。所以这一个月,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千万要小心谨慎,明白吗?”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持久战。

要是第二天他们就都趴下了,那说不定也还是功亏一篑。

听得伯琰长老这样说,诸位长老也都知道利害,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还有,回去之后,注意安抚学生们的情绪。”

伯琰长老心中叹气。

虽然万酒山这次的动乱,并未造成大的伤亡,可难免会让学生们心中踌躇担忧。

这段时间,灵霄学院麻烦不断,已经足够让人糟心的了。

再加上这一次

“这一个月内,严禁任何人随意进出学院!所有情况,都必须与我报备,由我亲自批复!”

诸位长老一惊。

但转念一想,现在是特殊时期,这样做其实也是无可厚非。

应了以后,大多数长老都各自回去了。

只剩下万峥长老等人,还在这里坚守。

“上官前辈,您也先回去休息吧?”

华峰长老犹豫片刻,还是试探性的开了口。

”这里有我们看守着,一旦有一旦他们二人出来,我们一定第一时间去告诉您。“

上官靖摇摇头。

“我就在这等着。不碍事儿,你们不用管我。“

他的双眼之中,已经遍布血丝,眼下也泛着淡淡的青色。

看起来格外憔悴。

实际上,他虽然是尊神强者,但神体沉睡千年,而且魂魄也各自飘离,一朝醒来,又匆匆忙忙从洪荒北境,赶来了灵霄学院。

他根本没来得及好好调养自己的状态,实力完全不可与当年巅峰时候相提并论。

华峰长老也正因如此,才对他十分担心。

眼看上官靖态度坚决,华峰长老嘴唇动了动,还是咽回了剩下的话。

“那好。您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

他紧了紧拳头。

“我们跟您一起等。”

上官靖点点头,声音低沉,略有嘶哑。

“多谢。”

“痴心妄想。”

旁边忽然传来易文琢冷冷的嘲讽之声。

“天梭阵已经开启,便是连尊神强者,都不可能从中逃脱!更何况那两人?”

他当然知道,容修和上官玥,都是年轻一辈中的顶级天才。

能在这样的年级,突破成为上神强者,在整个神墟界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但那又如何?

上神,不过是上神!

”你——“

华峰长老被这话激的脸色一变。

“这些事情就不牢你来费心了。”

上官靖拉了华峰长老一下,目光冷淡的看向易文琢。

“你既不是院长,学院大权也不在你的手上,与容修和玥儿,更是毫无关系。我们都还没说什么,哪儿轮得到你在这指手画脚,评头论足?”

易文琢神色骤冷“你——”

“先前本尊是看在灵霄学院的份上,给你三分脸面。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