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杀人,他帮她递刀。

她想复仇,他帮她筹谋。

她想回来,他曾经想过阻拦,但还是敌不过她浅浅一笑,终于还是妥协答应。

这一路上,她经历了太多,他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当初豁出去半条命,只为让她安全无虞归来。

如果她执意,做出同样的选择。

那么,他也一样。

反正,还有半条命,可以给她。

容修语气清淡,说的从容淡定,理所当然。

君九卿眉头紧紧皱起。

这充满宣誓主权意味的话,让他非常不舒服。

但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容修即便是做出这样的抉择的时候,那总是笃定十足的底气。

他不过仗着她心中有他罢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总是迟了一步。

一步迟,便是终生遗憾。

因为他太了解她了。

一旦认定了一个人,绝不反悔,绝无更改。

从头来过,她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她还是选了容修。

她也还是选择进入万酒山的泉眼。

“九卿,九卿?”

易文琢的声音,拉回了君九卿的思绪。

他回过神来。

“师父?”

“你出神想什么呢?”

易文琢奇怪的看着他。

这段时间,君九卿时不时会这样神思恍惚,也不知道是在记挂着什么事儿。

问了他几次,他也不怎么说。

君九卿垂下头,态度恭敬。

“没什么。徒儿只是在想,这万酒山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此次猛然爆,想要镇压,只怕没那么简单。”

易文琢的脸色恢复了些。

“为师也是这个意思。须知,多拖一刻,危险便多一分!可惜——“

可惜如今,他在灵霄学院已经没有太大的话语权。

伯琰长老等人对他看似恭敬,但实际上毫无敬畏之心。

而孟老就更不用说了,摆明是站在对面那边的。

这种情况下,寡不敌众,他们也只能在旁边干看着。

伯琰长老等人聚精会神的盯着万酒山,似乎完全没在意是这师徒二人的对话。

易文琢心底的火又往上窜了窜,深吸几口气,才好不容易压下。

“且看着便是!正好你最近也刚突破上神,并且拥有了神域。为师教导过你多次,万不可骄傲自满。”

他皱了皱眉,意有所指道:

“可别像有的人那样,不过小有成就,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最后可是要吃大亏的!”

君九卿轻轻颔,眼帘微垂,遮去了眼底的情绪。

......

万酒山泉眼之下,楚流玥正拿着赤霄剑,一下下的凿动着泉眼底部的石块。

和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相比,这里面生了很大的变化。

泉水从温和变得冰寒,并且十分刺骨。

就连已经突破到了上神的楚流玥,都觉得有些难以应付。

待得时间久了,她的四肢都开始变得麻木僵冷,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

最可怕的是,这寒气竟似乎还会让体内原力逐渐冻结!

楚流玥已经不太记得自己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了,但却能明显感觉到,她四肢百骸中涌动的原力,流似乎正在一点点的减缓。

铿!

铿!

楚流玥咬着牙,一边催动体内原力运转,竭力让自己的身体暖起来,一边拼命挥动着赤霄剑。

可惜这泉眼底部的石块坚硬非常,她尝试了无数次,也才在上面留下几道浅浅的痕迹。

其实这已经很惊人了。

毕竟之前那么多天雷降落而下,底部都依旧光滑平整。

赤霄剑乃是尊者神器,加上楚流玥现在的实力也非同以往,这才勉强在上面留下了几道。

要不然,真是连半点痕迹都弄不出来。

“呼——“

某一刻,楚流玥终于暂且停下,揉了揉酸疼的臂膀。

依照她现在的实力,都会走到如此地步,其艰难程度可见一斑。

底部的那块石头,兀自岿然不动。

楚流玥皱了皱眉。

这东西的确诡异。

想要在这上面刻印下封印玄阵,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只怕...还是得另想办法。

楚流玥仰头,看向了那水面之上冻结的冰层。

大约是因为有火焰的阻碍,冰层中心,那被楚流玥打开的豁口,直到此时都还没有重新冻上。

但之前在那上面出现的图案,依旧清晰可见。

尽管未能绘制完成,可也能瞧一个大概。

忽然,周围的水波轻缓的涌动起来。

尤其是上方的水面,竟是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旁边有被楚流玥破开冰层时候留下的细碎冰块,此时都无声的汇聚而去。

楚流玥眉头一皱。

紧接着,她便看到那厚厚的冰层之上,刻画的一道道纹路,忽然也随着这漩涡动了起来!

它们从冰层之上纷纷掉落,重新在冰块之下的位置凝聚!

一道、两道。

很快,那些线条已经再次组合起来!

看样子,竟是又要形成那个奇诡的图案!

咚咚!

沉闷的敲击声,忽然从脚下传来!

楚流玥心中微惊,立刻朝着下方看去!

只见那坚硬厚实无比的底部石块,竟忽然随着这声音震动了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从中破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