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琰长老胸口一堵,眼中浮现几分挣扎之色。

周围不少长老都皱起了眉头,惊疑不定的看了过来。

怎么?

听易文琢这意思,难道院长当年离开,真的是和那丫头有关系?

“副院长,这件事尚未有定论,一切都还只是猜测。您没有证据,便如此断言,只怕不太合适吧?”

伯琰长老袖中的手缓缓握紧。

“一旦这些话传出去,不但玥儿丫头名誉受损,便是院长的名声,只怕也是会受到牵连。所以——还请您慎言!“

“证据?”

易文琢眯了眯眼睛,忽然笑了笑,显然对他这话不以为然。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还需要什么证据?”

“当年那丫头来之前,学院一直好好的。可自从她来了之后,将学院搅得是鸡飞狗跳,一团糟!院长在她后面,为她收拾了多少次烂摊子?最后直到她要离开,还是不肯消停!”

“如果这事儿和她真的毫无关系,那你如何解释,在她离开学院之后,院长也跟着消失?”

“这几年,她没有任何消息,连院长也是如此!甚至中间连一封信都未曾送回!他一向将学院看的极重,如果不是为了什么更在意的人或事儿,他怎么可能就此离开,一别几年都不曾回来?“

而那个上官玥,是他最最心疼的徒弟!

易文琢说着,忽然微微俯身,凑近了一些,紧盯着伯琰长老,声音压得很低。

“更何况,当初他将学院交到你手上,难道真的什么都没和你说么?”

易文琢这话说的,含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因为那时候,他也是在学院的。

可院长却将掌管学院的大权,直接越过他这个副院长,给了伯琰长老!

这简直是在公然打他的耳光!

也正是这件事,让易文琢大受刺激,直接离开了学院,并且在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对学院这边的事情也是不闻不问。

——反正他没有权利掌管学院,那又何必操心?

要不是这次听说,灵霄学院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加上君九卿去请他回来一看,他也是不愿意回来的。

伯琰长老手背之上青筋暴起,面容之上却依旧是一派平静。

他淡淡道:

“院长只说,让我尽心尽力,照看好学院。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易文琢心中不屑,也不信,后仰起身子,退了两步,和伯琰长老拉开距离。

他掸了掸衣服,像是要弹去什么脏东西。

伯琰长老全当没看见。

“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你也应该这么做才是。不开启天梭阵,难道——你能用其他办法,彻底解决万酒山的问题?”

易文琢冷笑着,眼角眉梢,皆是嘲讽。

别说是一个伯琰,便是如今学院中的所有长老一同联手,也不可能应付的来这个局面!

若是院长回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可谁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既然这事儿是我们看管学院的时候发生的,理应由我们全权负责。若是出了事儿,伯琰自会承担。“

伯琰长老的脾气向来温和淡定,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其实他骨子里是十分硬气的。

若非如此,当初院长也不会放心的将整个学院交到他手里。

”你——“

易文琢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伯琰长老居然还敢和自己硬着来。

“那也得看你是否承担得起!”

“他一个人若是担不起,那——若是加上老夫呢?“

一旁的孟老忽然淡淡开口。

易文琢一惊。

“孟老?您...”

孟老的辈分很高,在学院中的地位,也是非比寻常。

哪怕是他见了也得恭敬的喊一声“孟老”。

所以此时,易文琢心中虽然恼怒,但却不敢和孟老正面开杠。

“孟老,您也要由着他们胡作非为不成?只为了那个丫头——”

“嘿。“

孟老似是没什么耐心听他说话,耸肩一笑。

“老夫可还帮那丫头,看守了好几年的神域呢。为此,老夫可是几年未曾出过蓬岷山。文琢,按照你的说法,那老夫岂不是更胡作非为了?”

易文琢哑口无言。

他可以训斥伯琰长老,但却不能顶撞孟老。

“反正这几年,你也没怎么对学院的事情上心,现在就索性也放开了,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就是。“

孟老虽然在笑着,说出的话,却是十分不客气。

易文琢脸色一黑,却也只能将火压回去。

“...是。”

尽管宠着那人便是!

等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看他们是否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

四周重新安静下来。

本就紧张的气氛,因为易文琢的回来,变得更加冷凝。

君九卿朝着万酒山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一抹冷沉。

旋即,他目光微抬,看向了半空之上的容修。

此时,容修周身的金色结界已经褪去,神色沉静,表情淡然。

君九卿用意念发声。

一道细弱蚊蝇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入容修的耳中。

“你就是这么护着她的?”

容修闻声,终于收回视线,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一时间似有火花飞溅!杀气四溢!

容修凤眸微眯。

君九卿薄唇掀起一抹冷笑。

“从当初到现在,你果然还是一样的没有长进。”

”本以为有了上次的经验,你势必会吃点教训。但现在看来,还是我高估你了。“

连他都知道千方百计的阻拦她回来,为此他甚至专门带走了楚宁,将他放到了距离灵霄学院万里之外的地方。

为的,就是不想让她再来这里。

可惜——

她不但回来了,而且...连同以前的事情,也全都想起来了!

那回归的神域,就是最好的证明!

君九卿说着,冷冷的朝着下方瞥了一眼。

万酒山要暴乱...

那金色结界,根本撑不了多久!

而身处其中的楚流玥,首当其冲!

若这次还是出事儿,他不信容修还有能力,可以再帮她布局重生!

这些话十分刺耳。

君九卿本以为容修会暴怒。

然而,没有。

他只是停顿了片刻,似是在回味着他的话。

旋即,微微一笑。

清朗低沉的声音,清晰的落入君九卿的耳中。

“她是我的女人,她想做什么,我陪着就是。“

大不了,生死轮回。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