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从外表看,绝对是两个人。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长时间,都没能认出她来。

甚至在方州城看到她的真实样貌的时候,几度怀疑,最后还是没敢肯定这个猜测。

——容貌或许可以改变,但年龄如何作假?

入学测试的时候,他们会对学生进行统一的考核。

那时候测出的年龄,绝对是真实的。

“要不是刚才她召唤神域,我们也不敢肯定,原来真的是她回来了。”

伯琰长老说着,抬手指向东皇钟楼。

此时,青云榜上那一串串的名字,已经全部隐匿。

东皇钟楼再次恢复了以往那黑沉庄严、肃穆威重的模样。

“想必刚才您也看到了,青云榜上,那个被刻意抹去的名字,就是她的。”

上官靖当然看到了。

当时动静那么大,想不注意都难。

上官靖陷入沉思。

以前他就现,玥儿丫头似乎来过神墟界。

但那时候他并未十分在意。

直到后来,她确定自己是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他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复杂。

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就是...

听伯琰长老这意思,那孩子几年前来这里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是上神强者!

“她在学院待的时间并不长,后来说是要回家,但之后却不知怎的,再没有回来。直到这次——”

伯琰长老叹了口气。

玥儿丫头虽然淘气,但学院中的大部分长老,都是对她十分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宠溺的。

天赋好,人又机灵。

便是犯了再大的错,长老们也不舍得真的重罚于她。

要不然,孟老那样的人物,也不会心甘情愿,帮她看守了好几年的神域了。

谁知等来等去,最后竟是以另外的身份回来了。

要不是这次缪尧带人前来找事儿,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晓这些呢。

“而且那时候,她与容修,似乎就已经谈婚论嫁了...”

伯琰长老声音轻了许多,说到这,又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容修。

他们都以为,不用很久,就会等到二人成婚的消息。

谁知——

要说伤怀痛苦,只怕没有人比容修更甚。

上官靖沉默着。

他基本上可以确定,玥儿丫头当初从灵霄学院回去之后,就遭遇了上官婉和江羽丞的背叛,身死重生。

但那时候,她怎么会从上神,退回了九阶武者?

而且完全丢失了神墟界的所有记忆?

”不管怎样,现在她能回来,我们都很高兴的。若是院长也知道——“

“若院长知道,她给学院带来这样大的祸事,只怕是要与她断绝师徒关系的!”

伯琰长老话没说完,耳边就忽然传来一道阴鹜森冷的声音!

众人一惊,齐齐回头看去。

却见远处的天空之上,正有两道身影,快靠近!

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学院的结界之外!

当前一人,是一位老者,身穿灰色长袍,头花白,身形有些佝偻。

一双三角眼中,闪烁着冰冷光泽,不怒而威,令人望而生畏。

而他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年轻男人。

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身着靛青色锦袍,袖口绣着几道金色纹路,隐隐透出尊贵气息。

月色之下,他长衫广袖,身姿翩然。

遥遥看去,如优雅倦淡的水墨画。

月夜清风扬起他的长,尾尖一丝妖红,格外浓烈鲜明。

像是锋利的刻刀,将要将这宁静雅致德的画卷撕裂!

“易文琢?!他怎么忽然回来了!”

伯琰长老等人看清那二人的面容,皆是吃了一惊。

上官靖奇怪问道:

“易文琢是谁?”

伯琰长老抿了抿唇。

“灵霄学院副院长!”

上官靖有些错愕。

灵霄学院在神墟界的名头一直响当当。

当年他在神墟界历练的时候,虽然没和他们正式往来,可也算是有所了解。

灵霄学院从万年前开始,历来都只会有一位院长,从未听闻过什么副院长。

这个...是个什么情况?

但他目光一转,看到后面那个年轻男人的时候,却是神色微变。

因为那人,正是君九卿!

......

易文琢袖袍一挥,学院结界便迅打开。

他与君九卿闪身而入。

他第一眼,就看向了万酒山。

本就冷厉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而站在他身后的君九卿,眉头则是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眼神掠过半空之上的那一团金色光芒围拢的容修的时候,隐约浮现几分杀意。

但这样的情绪,很快便被他收敛。

”伯琰,我和院长不过才离开一段时间,你就是这样看守学院的!?“

易文琢脚步一定,直直看向了伯琰长老,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

“难道你要眼看着学院被毁了才甘心!?“

他声色俱厉,半点面子没有给伯琰长老留。

周围立刻安静下来。

诸位长老面面相觑。

这是...

刚一回来,就要找事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