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鳞甲重新飞回,立在结界之外的缪尧猛然回神。

他身形一动,咳嗽了两声。

旁边的几个后辈连忙紧张的凑了过来,满脸担心的询问着。

只可惜这些话,只能让缪尧想起自己先前那狼狈不堪的模样。

——全都被他们看见了!

缪尧心里烦躁的很,脸上的神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儿去。

很快,那几个人察觉到他心情不好,也就怯怯的安静了下来,不敢再多说什么。

气氛一时冷寂,像是凝固了一般。

几个人私下悄悄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几分后悔。

——早知道这一趟就不来了!

本以为能在缪尧面前刷刷脸,谁知道最后竟是成了这样!

缪尧一向是最爱面子。

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被他们几个看到了,他心里只怕是要连他们几个人一同记恨上了!

以后...指不定会被怎么”照顾“。

缪尧心里又何尝不暗自懊恼?

知道上官靖还活着以后,他是满心愤怒,一心只想着找上官靖报仇。

带上这几个人,纯粹就是为了摆出阵仗。

论实力,这几个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

结果现在,脸面丢尽!

非但没等他们帮上什么帮,那荒唐狼狈的模样,还被这几个全给看去了!

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多此一举!

缪尧深吸口气。

因为真身受了伤,此时他的气息也比最开始来的时候颓靡虚弱了很多。

“走!”

缪尧一声令下,转身离开!

身后几人哪儿敢有异议,立刻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跟上。

一行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结界之外。

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人在意他们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万酒山之上。

再迟钝,此时也都意识到,万酒山的不对劲了。

“除了负责看守学院结界的那些,将剩下的长老全部召来。”

伯琰长老冲着华峰长老嘱咐道。

华峰长老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身影很快消失在原地。

伯琰长老沉思片刻,又道:

“对了,欧阳,你去请那几位也过来吧。”

欧阳长老一惊,有些踌躇。

“当真?”

那几位轻易不出山,如果是要请他们出来,那...就意味着事情必定已经严重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长老们还好说,可若学生们见了,心里只怕多少会有些不安和担心。

到时候,万一人心不稳...

伯琰长老还是点了点头。

“得尽快了。”

他当然知道欧阳长老在担心什么。

如果不是没办法,他也不想如此。

现在实在是...

“玥儿丫头在下面,无论如何,得让她安全无虞的回来。“

伯琰长老一声轻叹,却十分坚定。

听到这一句,欧阳长老似是被什么触动,当即应了。

“好!我这就去!”

众位长老很快各自行动起来。

万峥长老看着迅速汇聚而来的人影,心里的不安,却还是难以消除。

他拳头紧握,眉头拧起。

“...如果院长还在就好了...”

若是他在,他们肯定更有把握。

毕竟以前这泉眼,一直都是他在亲自照看的。

如今出了事儿,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出手。

伯琰长老闭了闭眼,一声轻叹。

他又何尝不想如此?

可院长当年一走,几年时间都了无音讯。

甚至如今,玥儿丫头都回来了,他还没有半分消息。

若非他有办法确信院长还活着...

可这样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如果泉眼彻底爆发——

纷乱的念头从脑海之中不断闪过,让伯琰长老有些心烦意乱。

忽然,一道身影从他的眼前飞过。

他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容修!你要做什么!”

容修没有回答。

他立在万酒山的正上方。

风卷起他的衣角,勾勒出男人颀长高大的身形。

衣衫猎猎作响,周围寂静无声。

他微微垂眸,朝着下方看了一眼。

锋利剑气,此时已经将万酒山周围笼罩。

但寒气逼人,山顶之上,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再度覆盖了厚厚的白霜。

并且开始以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朝着周围蔓延。

那些剑气,只怕坚持不了多久...

容修神色冷冽,清贵妖孽的容颜之上,清冷睥睨。

深邃的凤眸深处,一边燃烧起金色火焰,另一边,却是涌出无尽黑芒!

只是一瞬,他便闭上了眼睛!将眼底的一切,彻底遮掩!

下一刻,磅礴浩瀚的气息,骤然从他身上爆发!

瞬时间,无数金色火花从天降落!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将万酒山彻底遮掩!

里面的场景,这下就被严严实实的挡住,外人再无法窥探分毫!

容修的周身,也被一层金色结界围拢!

他的身形被遮掩。

金芒闪烁,连他身形的轮廓,也再无法看清。

容修睁开眼睛,旋即抬手。

他面前的虚空,忽然无声裂开。

一样东西,快速从中飞出!

砰。

容修一把将东西拿在手中。

那是一个卷轴。

他手腕轻抖,卷轴便打开来。

上首,三个烫金大字,明晰粲然。

——万神录!

而此时,卷轴之上的某处,一个名字,若隐若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