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道银色剑气,骤然飞出!

瞬时间便将整座万酒山覆盖!

笃笃!

剑气飞落,狠狠刺入地面!

那正在快蔓延的白霜,忽然停止了前行。

无数剑气在万酒山的四周,围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将那诡异的寒气,彻底封锁!

剑气之外,一切如常。

剑气之内,生机寂灭。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万酒山上的那些树木草丛,都已经成了枯黄之色,有的甚至已经焦黑蜷曲。

一眼看去,就像是被什么抽去了最后的生气。

楚流玥身形一动,便直奔泉眼而去!

“玥儿!”

上官靖心中忽然浮现一丝强烈的不安!

来自血缘的直觉,令他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然而此时他距离楚流玥很远,根本来不及阻拦。

楚流玥的身形,已经如同一柄赤色的剑,直直刺向泉眼!

双脚刚一落地,踩在那覆盖了整座山峰的白霜之上,楚流玥便立刻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心涌上。

瞬息之间,裹挟全身!

楚流玥轻轻吐出一口气,便瞬间在寒风中凝成了一团白雾。

万酒山上,因为有着特殊结界,所以常年都是温暖如春。

印象中,这里还从未这样冷过。

楚流玥环视一圈,最后看向了最中心位置的泉眼。

此时,泉眼之上,那个奇异的图案,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三。

楚流玥黛眉微凝。

旋即,她握紧了手中的赤霄剑。

剑身之上,一团火焰迅蔓延!

半边赤金,半边透明!

炽热与冷冽,相互纠缠!

映出剑光森森!

现在她已经突破成为了上神,手握尊者神器,自然能挥出更强实力。

刚才挥展出的剑气,不过只能维持一段很短的时间。

真要解决这问题,还是得从根源上下手。

——自然,就是这泉眼!

铿!

楚流玥一剑狠狠刺向泉眼的正中心!

咔嚓!

厚厚的冰层之上,终于裂开了一道口子!

两簇火焰交织着,疯狂从那口子朝着下方涌去!

随后,楚流玥双手握紧剑柄,用力旋转!

咔!

那道口子边缘,瞬间出现了数道细碎的裂痕!

冰下那原本即将完成的图案,像是被忽然从中间划了一道,变得斑驳碎裂。

一股可怖的寒气,沿着赤霄剑身蔓延而上!

其上燃烧的火焰开始逐渐覆灭,甚至剑尖的位置,也很快出现了白色的冰霜!

这两道火焰,一道是赤金天凤的血脉之火,一道是天方圣鼎的业火。

无论哪个,都绝对算得上是世间顶级的力量。

可此时,刚刚与这泉眼之中的寒气对上,便迅落于下风!

足见其威力之强!

楚流玥一边催动体内原力,一边紧握赤霄剑,继续朝着更深处刺去!

终于,冰层之上,出现了一个缺口。

楚流玥纵身一跃!身形便立刻消失在了那冰层之中!

......

一切生的太快,当楚流玥的身影,再次进入泉眼中之后,众人才恍然回神。

“上官玥是在做什么?她竟然就此进去了!?”

“那泉眼这会子诡异的很,她这一去,只怕是危险啊...”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原来她就是青云榜上被抹去名字的那个人!怪不得...怪不得!“

“可是这也不对啊!不是说上官玥今年才十七岁吗?几年前,她应该还是个小丫头,怎么能是传闻中的那位?”

“可这青云榜上的名字已经出现,更甚至连那神域也被她召回了,不是她又是谁?”

......

众人一头雾水,满心疑惑。

今天一天之内生的事情太多,桩桩件件,都充满了巨大的冲击力,让人应接不暇。

现在,他们甚至已经开始麻木了。

......

缪尧惊疑不定的看着下方的泉眼。

楚流玥的身影已经被冰水吞噬,彻底消失不见。

那一块残缺的裂口边缘,有赤金色与透明色的火焰在静静燃烧。

从外面看,只能瞧见那缺口之下,静默无波的一小片水面。

不知是天色太暗,还是其他缘故,那水面之下泛着黑,让人瞧不清楚。

上官玥...就这么下去了!?

刚才那一股寒气,它也接触到了一点,明显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力量十分惊人。

上官玥虽然是上神,但就此下去,几乎也和找死无异啊!

哪怕她有着那奇诡的神域,只怕也无力回天!

这么一想,缪尧心中那积攒的怨气,总算是舒缓了许多。

“既然事情已经了结,那我们这就告辞了。”

缪尧开口。

其实它心里是想留在这继续看热闹的。

毕竟之前在上官玥那吃了那么大的亏,只有亲眼看着她经受足够的折磨,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可惜它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过狼狈。

它一刻钟也不想在这多待。

伯琰长老等人此时心里想的念的全是楚流玥,哪儿还顾得上它?

“缪尧前辈慢走。路您都来回走过,我们就不多送了。”

伯琰长老的语气,算不上客气。

缪尧脸色微变,但还是忍了下去。

它身上光芒闪烁,下一刻,就重新变换成了一片紫金色的鳞甲。

学院长老打开结界,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送走了这位瘟神。

那片鳞甲刚刚闪身离开,学院结界,便再度封闭!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