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尧脸上狰狞的神色,顿时僵住。

青冥广场上的众人,闻声也是齐齐睁大了眼睛,满脸错愕。

一开始他们只是震惊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但却并未来得及仔细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如今尘埃落定,他们才终于意识到不对:

那神域是忽然从蓬岷山飞来的,怎么就成了上官玥的!?

“不可能!”

缪尧下意识反驳。

天下间,怎么可能有人能在突破上神之前,就率先拥有神域!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的?若这神域不是她的,还能如此听她的话?”

孟老看着缪尧,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缪尧,就算你不是人族,但这一点,你总是清楚的吧?难道还要老夫再给你仔细解释解释?”

缪尧双眼通红,气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旋即,它豁然扭头,看向了楚流玥!

那犀利冷冽,并且带着怀疑怨怼的眼神,如刀锋一般从楚流玥的身上狠狠刮过!

楚流玥全当没看见。

反正现在她赢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她微微一笑,眉眼弯弯。

“缪尧前辈若是对此事有异议的话,那...我倒是也能再展示给您看看,这神域——究竟是不是我的。”

缪尧打了个寒颤。

再展示看看?

怎么展示?

它身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不用了!”

缪尧几乎是有些慌乱的回了一句。

刚才的事情,它可不想再来一遍!

其实,按照它本身的实力,应付一个上神强者不成问题。

就算上官玥从九阶中段,一路连续突破成了上神,对它而言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但,最诡异的,就是那神域!

姑且算那就是她的神域——其力量已经远正常上神强者的神域!

这神域能轻而易举的吞噬金色神劫,并且与它的血脉之力分庭抗礼,简直见了鬼!

“谁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手段...”

缪尧心中当然是不服气,甚至是带有怨气的。

今日一战,它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包括它们整个太虚凰龙一族...

它还不知道回去要如何交代!

这一趟,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楚流玥倒是看得很开,笑吟吟道:

“用的自然是我自己的手段。刚才的情形,您也都看到了,并没有任何人上前帮忙,不是吗?倒是这神域...如果今天不是您出手‘帮忙’,我只怕还得好一段时间,才能将其召回呢。“

“这一次,可真是多谢您了,缪尧前辈。”

缪尧听不懂这里面的玄机,可也隐隐猜到了什么。

听到后半句,更是恼的气血翻涌。

它来这是为了教训上官靖与上官玥,可不是要帮她突破的!

现在这算怎么回事儿!

缪尧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冷冷一笑,看向了伯琰长老。

“好...好!伯琰,原来你们灵霄学院,就是这样教学生的!”

嚣张狂妄!放肆无礼!

怎么说它也是太虚凰龙一族举足轻重的存在,今日来此,却是被上官玥各种冒犯顶撞!

现如今,她将它伤成这样,还没有半点悔过之心!

实在是过分!

伯琰长老此时正欢天喜地的看着楚流玥,怎么看怎么高兴,只觉得这几年的时间,没有白等。

忽然被点名,他也是愣了一下。

“缪尧前辈,您这话从何说起?今日之赌约,似乎是您主动提出的吧?玥儿丫头不过是应了您的话,何错之有?如果她不应,您似乎也不会就此作罢吧?”

“你——”

“再说,您今日强行闯入灵霄学院,这个账...我们还没跟您算呢。“

灵霄学院是不喜欢惹事儿,可不代表他们怕事儿。

太虚凰龙一族是上古神兽,的确厉害,但他们灵霄学院在神墟界屹立万年,也不是吃素的!

若真要仔细论,缪尧有错在先,玥儿丫头不过是被迫反击。

一个是身份贵重的上古神兽,一个是年纪尚小的学院后辈...

是谁恃强凌弱,不是很清楚吗?

就算这事情传出去,谁是谁非,众人也是一眼便能瞧明白!

缪尧本就理亏,此时输了这赌约,更是没了气势。

一时间只觉得窝囊至极!

“你们如此偏宠于她,将她教的如此飞扬跋扈,将来总有一天,会惹来大麻烦!”

“这便不用缪尧前辈操心了。“

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

像是淬了冰雪般的冷冽,又带着不可高攀的尊贵睥睨。

缪尧回头,就看到沉默许久的容修,终于开口。

他悬立半空,一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的指尖,有着一簇金色火焰,静静燃烧。

他手指轻动,那火焰便瞬间湮灭。

旋即,他微微抬起下巴,与缪尧四目相对。

深不见底的凤眸中,似有波澜涌动。

下一刻,容修唇角微扬。

“本殿的王妃,若是闯出什么祸事,自然有本殿担着。”

一句话清清淡淡,却又霸道的无可违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