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那几个好像还想直接闯进来。

奈何学院结界已经被长老们层层加固,根本不是他们能破开的。

几番尝试均已失败告终,那几人终于意识到,事情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楚流玥懒洋洋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是我要与你们对立,还是你们对我不依不饶,可还两说呢吧?”

缪尧不但直接带人逼来灵霄学院,甚至动用非常手段,强行闯了进来!

缪尧对她做的那些事儿,她可还没好好清算呢!

“赌约还没结束,你们若是想我现在停手,可就算是自动认输了。”

楚流玥慢条斯理的说道。

她的唇边,还带着三分笑意,像是在说着逗趣的玩笑话。

天空之上的几人,霎时间哑口无言。

其实他们现在也是进退维谷。

如果就这样放任事情展下去,那谁也说不准,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听缪尧的声音,似乎备受折磨。

可要是就此认输...回头缪尧责怪下来怎么办?

还有族中...他们都不知道要如何交代!

“上官玥!”

缪尧也听到了楚流玥的声音,心中怒火更甚!

“晚辈在呢。前辈有事儿直说便是。”

楚流玥唇角微弯,笑道。

缪尧简直要气死了!

本以为上官靖已经是够厚颜无耻的了,没想到这个上官玥,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都这种时候了,她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它忍了又忍,终于还是一声厉喝:

“赌约结束!“

楚流玥眉梢微扬,似是有些诧异。

“这就结束了?”

“立刻!马上!”

“那...这一次,算我赢了?”

楚流玥慢悠悠问道。

缪尧一噎。

短暂的死寂之后,终于还是给出了回答。

“算你赢就是!“

楚流玥这才露出了一抹真挚灿烂的笑容。

手指轻抬,那漫天银红火海,迅熄灭,幻化为道道浅淡流光,飞回了楚流玥的身前。

最后,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她的周身。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那原本正在热烈燃烧的火焰顷刻消散。

而被围困其中的缪尧,也终于显露真身。

“噗嗤!“

安静的青冥广场之上,忽然传来了一道低低的笑声。

这笑声刚一出现,就被克制的压下。

可很快,人群中便有各种各样的忍笑声,从各处传来!

众人竭力隐忍着,但那一双双看向半空的,满是看笑话的眼睛,却透露出了他们此时内心的真实想法。

缪尧本来正处于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折磨之中,忽然间眼前流光一闪,那些火焰顷刻褪去!

它愣了愣神,这才现自己已经从那火海之中脱离。

紧接着,它就听到了下方传来的笑声。

几乎是直觉一般,它迅的朝着下方看了一眼。

这一看,就对上了无数双正盯着它的,神色各异的眼神。

它清清楚楚的从中看到了取笑与嘲讽!

察觉到缪尧看了过来以后,不少人立刻移开视线。

可他们的神情和反应,落在缪尧眼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们分明就是在嘲笑它!

缪尧双眼赤红,恼怒万分!

它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么狼狈!

那火焰在它身上,不知留下了多少伤痕!

原本瑰丽漂亮的鳞甲,此时已经被烧出了一片片焦黑,还有一些比较严重的,甚至隐隐卷曲了起来。

太虚凰龙一族,对尸骸看的很重,对这一身鳞甲,同样十分重视!

它好不容易养出的这一身龙甲,如今——全被上官玥给毁了!

缪尧豁然扭头,死死看向楚流玥。

“上官玥!你...很好!“

楚流玥却像是根本没听懂它的威胁,漫声问道:

”多谢缪尧前辈夸奖。既然赌约结束,我也赢了。那...之前的那些事情,是否都可以一笔勾销了?“

不说这个还罢了,一说这个,缪尧简直气的浑身颤抖。

她居然还有脸问这个问题!

她将它伤成如此模样,竟没有半分愧疚心虚!

“今日一赌,上官靖与我太虚凰龙一族的恩怨,就此结清!而你...动用那尸骸之事,也从此罢了!“

缪尧一字一句说着,语气狠。

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一样,带着深切的恼恨与愤怒!

“这些是结束了,但今日,我这一身龙甲被烧毁,却是没那么简单就算了!上官玥,你最好尽快想清楚,如何解决这件事!否则——“

“这应该不能算是我的错吧?”

楚流玥打断了缪尧的话,嘴角带笑,只是眼底却一片淡漠深沉,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川。

“刚才所有的一切,都应算在赌约之中。您之前打赌的时候,只说我能接下您的三招,就算我赢。可没说...我不能回手吧?”

缪尧一噎。

它是没说!

可那是因为,它根本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能还手的余地!

缪尧紧紧盯着她,忽然冷笑。

“算你有本事,连神域也能搞来...”

它豁然扭头,看向孟老。

“孟闲,你们对她可真够好的啊,竟然连这神域,也舍得给她!“

孟老哈哈一笑。

“那本就是她的神域!谈何舍得不舍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