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盾牌可帮她遮挡一方攻击,却不能将她全方位的保护起来。

所以,缪尧直接祭出了这一招,要的就是直接取她性命!

第一次掉以轻心,没能将她解决。

第二次,同样的事情绝不可以再次上演!

缪尧嗓子里发出一声沉沉的龙吟之声,一双龙目,紧盯着那数片紫金鳞甲围绕而成的光团。

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结局!

鳞甲飞来往去,相互纠缠,以惊人的速度来回环绕穿梭。

众人看的心中一凉。

这一番折腾下来,怕是里面的上官玥是凶多吉少。

“缪尧这次是下了杀心,说什么都要上官玥的命。我看这第二招,她是抗不过去的了”

“她那两只神兽自顾不暇,也帮不上她了,她还能如何?”

“说到底,这事儿也怪不得别人。用太虚凰龙一族的尸骸,来为自己的魔兽重塑肉身这得是多大的胆子,才干得出这种事儿来?关键她做了,竟然还如此光明正大的承认了!人家能轻易放过她?”

“不然还能怎样?这事儿迟早会暴露,隐瞒的越久,就越危险!还不如直说!“

“我看,这上官玥就是天赋好,突破的快,就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真以为自己有点功夫,就能和太虚凰龙正面刚了?你们想想,这段时间,她给咱们灵霄学院,惹来了多少麻烦?年少轻狂,终究是会吃大亏啊!“

青冥广场上,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牧红鱼气的脸色通红,胸膛剧烈起伏。

“你们懂什么!?她才不是这样的人!”

这一声怒斥,顿时让周围安静了下来。

旁边不少人朝着牧红鱼看了过来,神色各异。

终于,有人说道:

“她要不是这样,能做出这些事情来?再说,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什么用吧?她能不能活下来,都悬啊!”

牧红鱼双拳紧握。

这些人、这些人

“她当然能活下来。”

一道平静淡漠的声音忽然传来。

牧红鱼一愣,周围人也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说话的是一个身形消瘦挺拔的青年。

他身着一身青色长衫,五官疏朗,气质清雅,带着一股子书卷气。

“林知非?你也帮上官玥说话?“

有人问道。

林知非淡淡一笑。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且不说容修等人在此,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

便是她自己,也绝对不会做无把握之事。

”嗤,什么实话实说,我看用不了多久,那上官玥就得“

“快看!”

那人冷嘲热讽的话尚未说完,就忽然被人打断。

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下一刻,却是齐齐震惊当场!

只见天空之上,那紫金色鳞甲围绕而成的光团,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一簇透明火焰,忽然从中钻出!

顷刻间,透明火焰蔓延而去,将那些鳞甲接连覆盖、吞噬!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那些本来攻击力非常强悍的鳞甲,其上威压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削减!

而那上面原本璀璨耀眼的光芒,也迅速黯淡下来!

“那是”

伯琰长老等人也被眼前这一幕惊住。

万峥长老忽然想起了什么,震惊失声:

“难道”

咔嚓!

一道清脆声响,忽然传来!

随后,众人就看到一片紫金色鳞甲,应声碎裂!

被那透明火焰包裹之后,鳞甲上的力量就被迅速吞噬,而且变得很脆。

轻轻一动,便可将其震裂!

所有嘈杂的声音,在这一刻齐齐消失。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缪尧豁然睁大了眼睛,原本充满漠然与冰冷的眼中,此时已经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怎么会

轰!

随着一声燃爆巨响,透明火焰疯狂朝着四周涌出!

那些环绕在一起的鳞甲,此时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像是洪水冲倒了堤坝,一切都开始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半空。

在那里,疯狂翻涌的透明火焰之中,立着一道纤细笔直的身影!

衣衫猎猎,青丝飞扬!

赫然是楚流玥



她的脸上,身上,都沾染着斑斑血迹,身上的金色铠甲,此时也已经残破不全。

她的脸色苍白如雪,唯独一双墨玉般的眼眸,深若寒潭,正涌动着惊人的战意!

分明是狼狈至极的模样,却让人不自觉的心生敬畏与臣服!

有的人,即便伤痕累累,依旧尊贵无双!

她的身前,一个小小的透明方鼎,正静静悬浮。

而那可怕的透明火焰,显然就是从中涌出的!

“天方圣鼎!”

缪尧震惊失声。

之前方州城中发生的事情,它并不知晓。

所以此时乍然一见,自然是非常吃惊。

楚流玥唇角忽然一勾,扬起一抹狂肆嚣张的笑:

“缪尧前辈,实不相瞒,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终于“

可以光明正大的,祭出这一张底牌了!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请大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