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明说到底是什么,可楚流玥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能让太虚凰龙一族如此费劲心思和力气追缴的,除了那一副尸骸,还能是什么?!

楚流玥抿了抿唇。

但缪尧似乎对她的回答也不感兴趣。

那片鳞甲的反应,足以说明一切!

他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圈,又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上官靖,眼神越发讽刺。

“原来是同族血脉...上官靖,你对自己的后人,倒是大方!竟是连这种东西也舍得送出!”

仔细想想,其实这也正常。

太虚凰龙的尸骸,传出去不知会引起怎样的风波。

只有自己人是最靠得住的。

亏他刚才还差点听信了上官靖的那一番荒唐至极的谎言!

——他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归还!

上官靖神色冷厉,飞到了楚流玥身前,将她挡在后面。

“缪尧,有什么事儿你冲我来,不要牵涉其他人!”

”其他人?她是你的后辈,又怎么算是其他人?更何况——东西就在她身上!“

缪尧抬手,直直指向楚流玥。

手背之上的鳞甲,闪耀着粼粼辉光,锋利冰冷。

“呵,怪不得胆子这么大,原来是仗着有赤金天凤撑腰...”

看到团子的一瞬,缪尧的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贵为上古神兽,竟与卑劣低贱的人族契约,当真是自甘堕落!“

轰!

团子身上的火焰骤然升腾而起!眼中也瞬间迸发出汹涌怒意!

说它可以,诋毁她,却是绝对不行!

“嗤。瞧瞧你这样子,难不成还真将自己当做人族的一条狗了吗?真不知道赤金天凤一族的那些老东西都在干什么,居然放任族人做出这种事儿来!你们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们害臊!“

魔兽对人族本就敌对,何况是上古神兽。

尊贵的血脉令它们总是高高在上,习惯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再加上以前上官靖的那件事,缪尧对人族有着极深的偏见和仇怨。

此时说话,自然也就格外的难听。

团子嗓子里发出一道尖锐的嘶鸣!

它翅膀震动,似乎就要直接冲出去,与对方一决高下!

“团子。”

楚流玥的声音格外清冷镇定。

团子满心不甘,却也只能忍耐了下来。

楚流玥轻轻抚了抚它的翅膀。

团子的情绪这才逐渐安稳下来。

随后,楚流玥上前一步。

“玥儿——”

上官靖有些担忧的开口。

楚流玥轻笑一声。

“您放心,我只是有些话,想要跟这位说。”

看到她沉静无波的眼眸,上官靖稍微放心了些,迟疑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楚流玥又上前一步,抬眸看向缪尧。

“听闻缪尧前辈在太虚凰龙一族中,地位极高。我却不知,您何时竟是连赤金天凤一族的事儿,也一同管起来了?”

“团子跟随我数年,从当初的九彩天雉,一路成长突破,成为了如今的赤金天凤。您一句话,就要将我们多年情分抹杀,未免——过了吧?”

缪尧一惊,眼神惊疑不定的在团子和楚流玥的身上来回扫视。

这只赤金天凤,竟然是从九彩天雉突破而来的?!

要真是这样,那旁人还真是没什么资格站出来指责。

他面皮一阵紧绷。

“就算如此,它如今已是赤金天凤,自然是要按照赤金天凤一族的规矩来!你不会不知,它突破之后,是应该去到赤金天凤族中认祖归宗的吧!?“

楚流玥一愣,看向了团子。

这事儿她还真的不知道。

团子低下头,在她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

其实它血脉完全觉醒之后,就知道了这件事。

但因为楚流玥这边一直麻烦不断,它也就一直没提。

本想着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结束之后,再找个机会和她说的,没想到——

楚流玥与它心神相通,自然是立刻就明白了团子的想法。

她心中一暖,旋即轻笑着看向缪尧:

“缪尧前辈,不知您是否听过一句话——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我们都还不急着去做这事儿呢,您身为太虚凰龙,倒是着急的很呢。”

缪尧脸色一变:

“你放肆!”

楚流玥神色淡然。

“您这是初次见我,许是还不太习惯。时间久了,您就知道,我这人放肆惯了,向来不喜欢跟人低头服软。尤其——本就对我不客气的人。“

人家是杀她来的,难道她还要笑脸相迎?

未免太不把自己当个人!

“你!”

缪尧气的脸色涨红。

这祖孙二人,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主!

老的是那样,小的居然还变本加厉!

猖狂!

实在是猖狂!

他深吸口气,看向了伯琰长老。

“你是灵霄学院的院长?”

伯琰长老眉头拧起。

“院长外出游历,如今不在。在下伯琰,灵霄学院中的一切事由,暂且都由我来负责。缪尧前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大家不如都冷静冷静,坐下来好好谈...”

“误会?”

缪尧冷笑。

“你问问他们祖孙两个,做了什么好事儿!“

伯琰长老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太虚凰龙一族,自诩身份尊贵,从来都极少掺和人族的事情。

这次竟是直接杀了过来,估计是真的出了事儿。

“看在灵霄学院的面子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即刻交出这祖孙二人!否则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缪尧的态度十分强硬。

看这阵仗,如果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可能真的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伯琰长老神色凝重,看向了上官靖。

“上官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上官靖眉头紧皱,似是在思量着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楚流玥忽然开口。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心有戚戚。

这都逼得太虚凰龙一族杀到这来了,还不是什么大事儿?

楚流玥将碎发撩到耳后,神色平静,淡声道:

“千年前,太祖无意间得到了一副太虚凰龙的尸骸。太祖本打算归还,但缪尧前辈说什么都要取他性命。无奈之下,太祖只能选择逃离。而那尸骸,也就一直没什么机会还回去。直到千年后的今天,太祖醒来,缪尧前辈等人又追杀了过来。“

伯琰长老听得胆战心惊。

“那、那要不然,就看在学院的面子上,大家就此说和?上官前辈,您将那尸骸归还,缪尧前辈,也就此作罢...怎样?”

“不怎样。“

楚流玥直接否决了这个提议,淡声道,

“那尸骸的翅骨,已经被我用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