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让伯琰长老几人都愣怔当场。

“欧阳,你说什么?”

天雷之力被偷了,这怎么可能!?

欧阳长老身形一掠,飞到了几人身旁,神色焦虑恼怒,一手指着那泉眼。

“那里面积攒了数年的天雷之力,如果不是被偷走了,怎么可能忽然爆发!?”

他日常在这附近转悠,竟然一点儿都没发现!

到现在,事发突然,再想处理可就难了!

“那、那怎么办?”

华峰长老一脸茫然。

这万酒山地位特殊,一般情况下,在学院里,主要是归欧阳长老这些炼器师所看管的。

其他长老顶多也就是起一个辅助的作用,虽然知道万酒山重要,也知道这泉眼十分珍贵,不可随意触碰,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他们却大多都是不太清楚的。

如今事发突然,他们也只能跟着干着急,却不知要怎么去做才好。

欧阳长老烦躁的搓了一把脸。

“怎么办...怎么办...泉眼冻结,证明里面的天雷之力被偷走不少。就算现在学院里所有的炼器师一同炼器,引动天雷,只怕也是来不及的了!”

要知道,为了控制这泉眼,数年来他们一直勤勤恳恳,不知费了多少力气!

现在出了事儿,一朝一夕,怎么来得及挽救?

几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纷纷沉默了下来,神色凝重。

此时,又有一道人影,迅速向几人靠近。

几人抬头一看,竟是尚玉森。

他皱着眉看向几人:

“泉眼都开始冻结了,你们怎么都还在这愣着?“

“尚玉森,你怎么还在学院?”

华峰长老满是诧异的问道。

按照以前的规律,他每次在学院不会待超过一个月。

但这次回来已经好一段时间了,竟是直到现在都还没离开。

尚玉森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华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其实他就是想多在学院留一段时间,找楚越那小子多研究一下赤霄剑。

没成想最近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这么一直耽搁了下来。

到今天,更过分——小子成丫头了!

“那位上官前辈呢?”

尚玉森开门见山。

“他是炼器尊者,若是他肯帮忙,说不定还有一点希望。”

欧阳长老一拍脑袋。

“我怎么忘了这一茬!”

虽然事情是挺麻烦的,但他们这还有个现成的大帮手呢!

然而伯琰长老几人闻言,却都是神色微变。

他们在来的时候,也听到了那一声龙吟,以及充满威胁与警告的低喝。

“似乎有龙族前来,找他的麻烦。现在他应该不在学院内了。”

伯琰长老沉声道。

尚玉森和欧阳长老对视一眼,显然都还有些懵。

“龙族?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丹青去处理了,具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位在洪荒北境的墓地,镇压了九条龙。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和龙族有着不小的仇怨。”

伯琰长老有些不确定的推测道。

如果不是万酒山这边发生了情况,他们这会儿应该也跟着过去了。

“这算怎么回事儿...“

欧阳长老双手交叠。

“能让龙族如此大张旗鼓的追上门俩,肯定不是小事儿。对了,来的是龙族的哪个分支你们可知道?“

几人摇头。

他们都没去看,又怎么知道。

“对方威压极盛,只怕不好对付。”

“如果是这样,那只怕...他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尚玉森看了看泉眼,那层冰霜从边缘开始出现,已经冻结了有四分之一。

按照这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那泉眼便会彻底冻结!

到时候只怕是——

“这段时间,我们一直都在小心看护,这泉眼没出现任何异常。怎么好端端的,其中的天雷之力就被偷走了那么多!?”

欧阳长老实在是想不通!

一般情况下,发生这种事情,他们是肯定会有所察觉的啊!

伯琰长老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

“华峰,楚越——上官玥的那只赤尾丹凤,是什么时候突破成为赤金天凤的?”

华峰长老沉思片刻,随即微微睁大了眼睛。

“难道你是怀疑——”

“赤尾丹凤要突破桎梏,成为上古神兽,需要大量的力量。泉眼之中积攒的天雷之力,显然再合适不过。”

“可是,这也不能说明,这事儿就和她有关吧...如果真的是她的那只赤尾丹凤干的,怎么咱们一点都没察觉?”

几人一同陷入沉默。

这也是他们最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

数年来,他们在万酒山上不知下了多少心思和功夫。

泉眼之中产生任何波动,他们基本上都是一清二楚的。

可天雷之力被盗走,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居然毫不知情!

“不管怎样,先将她叫过来问一问。”

伯琰长老吩咐道。

华峰长老只好答应。

“好。”

......

楚流玥和容修刚刚回到青冥广场,就看到华峰长老去而复返。

当瞧见华峰长老是直奔自己而来的时候,楚流玥就心知不好。

华峰长老冲着她招招手。

“伯琰让你去一趟。”

楚流玥也没多问,深吸口气,便跟了上去。

看到旁边容修似乎也打算一同前去,华峰长老本想阻拦,想了想,也就算了,带着二人快速奔往万酒山。

只留下青冥广场上,满脸茫然的众人。

......

到了万酒山之前,楚流玥余光一瞥,就看到那泉眼上,竟是凝结了一层冰霜。

从几位长老那无比严肃的神色看,她也知道,这一次——麻烦大了。

伯琰长老目光犀利,指向泉眼,单刀直入:

“丫头,这件事,是否与你有关?”

......

同一时刻,学院结界内外,两方力量陷入对峙。

结界之内,是上官靖,和学院的几位长老。

结界之外,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身形高大的男人,在他身后,还站着几个年轻后辈。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身穿一袭灰色长袍,发虚皆白,眼瞳呈紫金之色。

脖颈以及双手之上,仔细看去,有淡淡的指甲盖般大小的淡紫金色鳞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粼粼辉光。

他眸光冷沉的盯着上官靖,冷嗤:

“上官靖,你倒是命大!交出我族人尸骸,便饶你全尸!”

------题外话------

一台挖掘机在小腹,铲掉了半座山。

从凌晨疼到现在呜呜呜。挣扎着爬起来!

九点补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