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有学生和长老汇聚到青冥广场。

很多人显然还没意识到生了什么,神色茫然。

倒是有不少人,在看到容修和楚流玥之后,震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容修他们是认识的,可旁边这个女子又是谁!?

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衣着简单,却不掩风华。

容貌倾城绝艳,风姿清绝卓然。

只往那一站,便似乎凝聚了所有的光。

周围的一切,好像也都变得暗淡了许多。

除了——容修!

看到二人紧握的双手,亲密的姿态,几乎所有人都像是被当头棒喝,直接懵了。

这是...

容修何时与一个女子这样亲近?

而且这女子看起来,怎么有点莫名的熟悉?

楚流玥他们刚回来没多久,几位长老又一直在纠结她的身份,就没顾上学院这边。

方州城中的事情还没传开,大家自然不知道。

“流玥!”

牧红鱼刚离开东皇钟楼没多久,就又被长老们召集了过来。

她一眼看到了站在中间的容修和楚流玥二人。

没办法,实在是鹤立鸡群,太过显眼。

楚流玥被这清脆的一声拉回思绪,抬眸看到牧红鱼,便冲着她招了招手。

周围人下意识的让开一条路。

牧红鱼畅通无阻,快步走了过来。

她太久没看到楚流玥这熟悉的脸,而且之前在方州城,她都没能和她好好说说话,所以此时见到,难免还有些激动。

本来想直接扑到楚流玥怀里的,尚未动作,就感觉到旁边一道微凉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牧红鱼咳嗽一声,乖觉有礼的在楚流玥身前站好,没敢下手。

“流玥,你怎么都没好好休息就来了?“

甚至,她连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呢。

楚流玥笑了笑。

“这边出了点事儿,就过来了。”

牧红鱼只当她说的是刚才那一声巨响,便点了点头,也看向了万酒山。

“我们也是,长老们让我们赶紧过来这边,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她刚来学院没多久,对各种情况自然更不清楚。

楚流玥顿了顿。

“咱们且在这等着吧,长老们应该能处理。”

牧红鱼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另一边,罗诗诗和罗彦麟等人也都走了过来。

看到楚流玥,罗彦麟的脸黑了一瞬。

和其他人不同,他已经听罗彦茗等人讲述了外面生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所谓楚越,真实身份竟是上官玥——那位传闻中的云天阙王妃!

也就是容修的女人!

听完那些,罗彦麟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此时看见真人,他的心情更是复杂的难以描述。

自家妹妹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女人...

本来他都想好,要是她真的坚持,他就去问问“楚越”的意思呢!

还好没这么干!

要不然这脸面真是丢光了!

罗彦麟心里有气。

可是仔细一想,从头到尾都是自家妹妹单相思,而“楚越”呢,从来都是克制有礼,挑不出什么错来。

说来说去,也怪不到人家头上。

罗彦麟只得默默的咽回这口血。

自家妹妹要和容修抢人...想想就够刺激的!

他深吸口气,看了罗诗诗一眼。

好在罗诗诗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这是唯一让他感觉到安慰的了。

倒是卓笙,被好多人拉着问,之前方州城中到底生了什么,而那个忽然出现的绝色女子又是谁。

卓笙被问的一愣,大大咧咧的挠了挠头。

“她?她就是楚越啊!”

众人哗然!

楚流玥明显感觉到,周围看向自己的视线,变得更加焦灼。

好在她心理承受力一直挺好的,所以此时也并未将这些放在心上。

她双目紧盯万酒山。

如果不是容修拉着,她已经克制不住冲过去了。

而周围众人,显然还没有怎么意识到万酒山这事儿的严重性。

卓笙被问的多了,也是烦不胜烦,干脆将事情全都讲了一遍。

当然,是挑选了“精彩内容“说的。

众人听得惊叹连连,满心震撼。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楚流玥和容修的身上。

“真是想不到,楚越竟然是上官玥!?原来她就是容修师兄亲自挑选的那位王妃!”

“怪不得容修师兄待她这么好...”

“不是说她是界外人?可这天赋也太惊人了吧!还有那位、那位炼器尊者,竟然是她的太祖!这样的出身,谁还敢说她不配?”

“...难道只有我注意到,她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之内,就从八阶初段,突破到了九阶中段么...”

“哦,我已经麻木了。”

......

没办法,这人随随便便拎出来一条,都能让人羡慕嫉妒恨!

次数多了,习惯就好。

楚流玥此时却是顾不上这些。

“团子,当时你在万酒山那泉眼中,可曾留下什么证据?”

她在心中问道。

团子愣了一下,神色犹豫。

“这个...应该...没有吧...“

楚流玥眼皮一跳。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波动,忽然从学院之外的结界上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一道低沉浩瀚的龙吟声,响彻这片天地!

“上官靖!滚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