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钟后,楚流玥摸了摸自己充实了许多的乾坤戒,心满意足。

这种白收礼物的感觉

简直好的不能再好!

不但不用回礼,而且收的没有半分负担!

“诸位前辈慷慨大方,玥儿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楚流玥感慨道。

众人默默咬牙。

受之有愧?

你倒是别拿呀!

但凡长眼睛的都看的出来,你那收的简直开心的很!

可惜这话是不能说的。

以“礼物”代替道歉,也算是目前他们最能接受的折中办法了。

太祖看楚流玥高兴,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不由哈哈一笑。

“玥儿,今天在这的,都是神墟界的一流世家宗族,各个家底深厚!你那点东西,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别老这么咋咋呼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故意坑人呢!”

众人吐血。

你这还不叫坑人?

他们家底是厚,但送出去的,可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这简直就是在割他们的肉啊!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

上官玥且不说,那上官靖可是个眼光毒辣的!

送的东西是好是坏,是贵是贱,他只扫一眼,便能认出!

这个时候,哪儿有人敢冒着再得罪他一次的风险,以次充好?

于是,再心疼,这宝贝也得送!

送就送!

只要能将今日的事情了结了就是!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有人告辞离开。

反正关于楚流玥身上的那些质疑,今天基本上都已经解释或者解决了。

他们再继续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

其中,包括姚斌在内的一部分人,还在尝试着讨好拉拢太祖。

活生生一个炼器尊者,若是能攀上关系,那好处可是难以想象!

不过太祖显然没这个兴趣,几句话就把人打发了。

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楚流玥,哪儿还顾得上其他?

姚斌等人看今日希望渺茫,心中失望,只能就此遗憾离开。

今天上官靖显然还没有完全平息对他们的怒意,不肯理会他们也正常。

或许,等过段时间,再想办法也不迟

很快,偌大的黑白广场上,汇聚的人群各自离开。

周围渐渐变得冷清,却也宁静平和了不少。

看着再次空旷的广场,楚流玥轻轻吐出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

先前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还不觉得,此时猛地一闲下来,浓重的疲惫便席卷而来。

她不是神,当然也会累。

一次应付这么多人,而且各个身份不凡,自然更需要小心谨慎。

这些都是十分费精神和力量的。

好在,所有的事情,总算是顺利解决。

并且在最后,还捞了那么一笔。

这总算是让她高兴了不少。

“太祖”

楚流玥刚刚开口,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上官前辈。”

楚流玥回头:

”伯琰长老。“

学院众人此时都汇聚到了一起,伯琰长老站在最前面。

他笑着拱手,冲着太祖行礼。

“久仰大名。没想到此生竟有机会一见,实在是我等荣幸啊!”

从外表看,太祖大约三四十,比伯琰长老等人看起来都年轻。

但他的辈分却是在场这些人里面最高的,就连伯琰长老都得干干净净的喊一声“前辈”。

太祖一笑。

“本尊沉睡太久,外面已经换了天地。这段时间,还要多谢诸位对玥儿的照料。“

先前他是和楚流玥一起在灵霄学院待过一段时间的,知道这些人对楚流玥都是真心的好,所以此时面对他们,态度也比对上刚才那些人的时候好了很多。

伯琰长老等人见他如此,皆是松了口气。

就方才的情形看,他们本以为这尊大神很难相处呢。

“您客气了。楚上官玥是我们灵霄学院的学生,我们自然是要护着的。而且这次的事情,其实也是我们没能保护好她,才让她受了委屈。“

伯琰长老一叹。

太祖眉头微动,心里那点不快,这才消散。

他们家玥儿或许不会埋怨学院,可他不同。

玥儿受了委屈,他难免会觉

得是灵霄学院没有尽到责任。

之所以不追究,是因为他知道对于一个寻常学生而言,灵霄学院已经算的上是尽职尽责,而且玥儿和学院之间关系一直不错,他也不想因为这些造成不好。

伯琰长老肯主动承认,倒是挺好。

他眸中神色缓和了不少。

“本尊知晓此次事情,都是有幕后之人一手设计,伯琰长老不必自责。“

“哦?那您可知道那人是”

伯琰长老等人皆是精神一振。

太祖思虑片刻,摇了摇头。

“只是有了点线索,但并未彻底查清。”

众人有些失望。

“哈哈!有线索也好!只要好好查,一定能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华峰长老乐呵呵的出来打圆场。

“上官前辈,伯琰,事情既然已经结束,咱们回学院吧?”

一旁的文西长老提醒道。

总在这站着也不合适。

“对对!咱们先回去!今日发生了太多事情,玥儿想必也累了。“

吐出“玥儿”两个字的时候,伯琰长老略一停顿,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楚流玥心中微动。

她大概知道伯琰长老在想些什么。

”伯琰长老说的不错,太祖,咱们先回去吧。“

楚流玥一笑。

太祖颔首,摸了摸她的头。

一场精彩大戏,就此落幕。

众人回到学院,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依然满是唏嘘。

本来伯琰长老等人是想拉着楚流玥问一些事情的,被太祖以她要休息的理由婉拒。

大家也只能作罢,放楚流玥回去休息。

太祖自然也跟着楚流玥,一同回了九恒山。

容修跟着二人到了门口,正要进去,太祖回身,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容修,我们祖孙二人,有一些话要说。”

这便是要赶客了。

自从登上圣子之位,容修还从未如次被人拒之门外。

然而,尊贵的圣子殿下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幕,立刻停下脚步,微微一笑。

“那晚辈就不打扰您和玥儿了。有什么吩咐,您直言便是。“

说完,便当真退后。

只目光微转,深邃凤眸在楚流玥脸上停留片刻。

太祖心中轻哼。

想拐走他们家玥儿,可没那么简单!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