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忽然回头,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容修一眼。

两个男人对视。

一时间,似有火花闪烁!

“玥儿,过来。”

楚流玥轻咳一声,走了过去。

太祖一手搭在她的肩上。

“咱们祖孙二人,倒真是一家人,都不喜欢用真名在外行走。既然今天赶巧了,那么,就正式跟大家介绍一下。”

他环视四周,唇角上扬,笑容骄傲。

“这是我上官靖的后辈上官玥!也是我上官一族,最出色的天才!是我上官靖的掌上明珠!“

都听清楚了!

这是他们上官家的人!

楚流玥笑的有些无奈。

太祖跟了她许久,明知容修待她如何,竟还要如此

她却不知,以前太祖没怎么说这个,是因为他那时候只是半道残缺的魂魄。

他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除了好好在她身边保护她,也想不到其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神体觉醒,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和实力。

玥儿不再是出身卑微的界外之人。

她是他上官靖最在意最看重的血脉!

这些人,仗着自己出身不错,便对玥儿指手画脚,步步紧逼!

他们家玥儿这么好,岂容他们任意欺负!

太祖的声音低沉有力

“从今日起,谁若要欺负我们家玥儿丫头,先要问问本尊同不同意!”

字字铿锵,威压赫赫!

不少人心神一凛!

这个上官靖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他虽然只有一个人,可是他是炼器尊者啊!

而且,是曾经一连打败七位炼器尊者的变态存在!

这种人,在如今的神墟界,简直是各家疯狂争相讨好的对象!

谁还敢对他们不客气?

楚流玥心中一暖。

太祖这是,在为她撑腰!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和之前大不一样了。

灵霄学院和容修的确也一直在帮她。

可是太祖出手,却不一样。

无论是灵霄学院还是容修,在某种程度上,她似乎都是依附于他们的。

可太祖是她的至亲之人。

在神墟界,没有出身与背景,你始终是低人一等的。

然而现在,有太祖在,她便不是孤身一人!

有这样一位顶尖强者,是她最强硬的靠山!

“现在,你们可还有什么要继续审问玥儿的?“

太祖缓缓问道。

许多人脸色微变。

还问什么问!

你都如此霸道出手了,还让其他人说什么?

他们可不想落得和金笛一样的下场!

邺凌然悄悄往后退了退,想尽量将自己的身形掩藏起来。

到了这时候,他才知道,对方刚才出手,已经是留了力道!

要不然,此时他已经身首异处!

这个上官靖,还有上官玥,这两个人都不好惹!

他是疯了,刚才才那么冲在最前面!

太祖淡淡瞥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杀鸡儆猴是要的,可也得挑一只好鸡。

等级太低的,脏手。

等待片刻,太祖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大家都没什么想问的了,一切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那现在开始,一个个给我们家玥儿丫头道歉吧!”

他抬了抬下巴。

邺凌然浑身一僵。

“就从你开始!”太祖忽然回头,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容修一眼。

两个男人对视。

一时间,似有火花闪烁!

“玥儿,过来。”

楚流玥轻咳一声,走了过去。

太祖一手搭在她的肩上。

“咱们祖孙二人,倒真是一家人,都不喜欢用真名在外行走。既然今天赶巧了,那么,就正式跟大家介绍一下。”

他环视四周,唇角上扬,笑容骄傲。

“这是我上官靖的后辈上官玥!也是我上官一族,最出色的天才!是我上官靖的掌上明珠!“

都听清楚了!

这是他们上官家的人!

楚流玥笑的有些无奈。

太祖跟了她许久,明知容修待她如何,竟还要如此

她却不知,以前太祖没怎么说这个,是因为他那时候只是半道残缺的魂魄。

他能帮上忙的地方不多,除了好好在她身边保护她,也想不到其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神体觉醒,基本上已经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和实力。

玥儿不再是出身卑微的界外之人。

她是他上官靖最在意最看重的血脉!

这些人,仗着自己出身不错,便对玥儿指手画脚,步步紧逼!

他们家玥儿这么好,岂容他们任意欺负!

太祖的声音低沉有力

“从今日起,谁若要欺负我们家玥儿丫头,先要问问本尊同不同意!”

字字铿锵,威压赫赫!

不少人心神一凛!

这个上官靖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他虽然只有一个人,可是他是炼器尊者啊!

而且,是曾经一连打败七位炼器尊者的变态存在!

这种人,在如今的神墟界,简直是各家疯狂争相讨好的对象!

谁还敢对他们不客气?

楚流玥心中一暖。

太祖这是,在为她撑腰!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和之前大不一样了。

灵霄学院和容修的确也一直在帮她。

可是太祖出手,却不一样。

无论是灵霄学院还是容修,在某种程度上,她似乎都是依附于他们的。

可太祖是她的至亲之人。

在神墟界,没有出身与背景,你始终是低人一等的。

然而现在,有太祖在,她便不是孤身一人!

有这样一位顶尖强者,是她最强硬的靠山!

“现在,你们可还有什么要继续审问玥儿的?“

太祖缓缓问道。

许多人脸色微变。

还问什么问!

你都如此霸道出手了,还让其他人说什么?

他们可不想落得和金笛一样的下场!

邺凌然悄悄往后退了退,想尽量将自己的身形掩藏起来。

到了这时候,他才知道,对方刚才出手,已经是留了力道!

要不然,此时他已经身首异处!

这个上官靖,还有上官玥,这两个人都不好惹!

他是疯了,刚才才那么冲在最前面!

太祖淡淡瞥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杀鸡儆猴是要的,可也得挑一只好鸡。

等级太低的,脏手。

等待片刻,太祖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大家都没什么想问的了,一切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那现在开始,一个个给我们家玥儿丫头道歉吧!”

他抬了抬下巴。

邺凌然浑身一僵。

“就从你开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