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瞬时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动、动手了!?

这就直接下手,也太直接了吧!?

这男人也是出身某个一流世家,虽然如今已经有些落寞,比不上云天阙飞星门这样的,可一流世家的名头还在,大家多少也都给几分面子。

谁知道这忽然出现的男人,居然一言不合就开打!

“你!”

被打的男人显然也是懵了。

他咳嗽几声,吐出了几颗碎裂的牙齿,混在殷红的血迹之中,看着十分凄惨狼狈。

”家主!“

跟着那男人的几个人见此情景,连忙冲了过去,手忙脚乱的把他扶起来。

“家主,您没事儿吧!?”

邺凌然恨不得将这几个没眼力见的一脚踢死!

他这像是没事儿的样子吗!?

可现在,如果没有这几个人站在一旁扶着,他只怕是站都站不稳。

刚才那一下,来的太过突然,打的他措手不及!

而且力道极大!下手极狠!

他半张脸现在都是麻的,身上各处都像是被什么狠狠碾压过一般!疼的不行!

每次一吸气,胸腹之间一阵刺疼。

估计骨头断了,内脏也破裂了!

他颤抖着手,指向太祖。

然而迎上那双冰冷漠然的眼睛的时候,又不自觉的心中一颤,蜷缩了一下手指,收了回去。

只是脸上的愤怒之色,依旧昭昭。

“阁下一言不合就动手偷袭,未免太过分了吧!”

太祖简直笑出声来。

“什么?偷袭?”

“当然是偷袭!”那男人剧烈的喘着粗气,脸色红白交加,“大家本来说的好好的,你忽然动手,自然算是偷袭!阁下,纵然上官玥是你族人,你护人心切,却也不能如此作为,实在是欺人太甚!“

太祖眯了眯眼,哼笑。

“本尊动手的时候,在场的这些人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而且...本尊似乎就站在你的面前,这你都看不到,莫不是瞎了?”

“你”

邺凌然万万没想到,这人不但实力强悍,脸皮也是厚如城墙!

他吐出一口血水,心中满是愤恨。

当着这么些人的面,被人一下打成这样,他的脸算是彻底丢尽了!

“这么多人在这,大家从一开始直到现在,都是在好好说话!谁也没有随意动手!而你”

“那是你们的事儿,与本尊何干?”

太祖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旋即挑着眉,环视四周。

目光冷硬如刀!

“你们是没有直接对玥儿动手,但哪个少欺负她了?你们出身一流世家宗族,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到头来竟是联手逼问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你们不害臊,本尊都替你们脸红羞愧!“

一句话,成功让在场的不少人变了脸色。

然而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太祖冷冷的瞥了邺凌然一眼。

“没那个实力,就别出来咋呼!丢人现眼!“

邺凌然胸口一顿,眼前阵阵发黑,差点直接昏倒在地。

“你...你...你又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如此叫嚣!”

这话他说的色厉内荏。

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实力摆在这。

若是他再一言不合就动手...

太祖轻嗤。

“你还没资格问本尊这个问题!”

邺凌然咽下一口老血,脸色青白,浑身颤抖。

太祖却是不管,径自扭头,看向了另一边。

“你是金翼宗的人?”

问的,自然是金笛。

忽然被点名,金笛的心脏也是猛然一跳!

他张了张嘴,也有些发虚。

“...没、没错!”

刚才邺凌然一下就被这男人打成了这样,连半点反手之力都没有,实在可怕!

现在这人又对上了自己...

说不紧张,那绝不可能。

“你想干什么!?”

金笛的拳头紧了紧.

太祖偏头,沉思片刻,半转过身,冲着楚流玥问道:

“上次在洪荒北境,就是这东西一直在针对刁难你吧?“

他当时虽然还在沉睡,但峡谷内外的事情,却也是能隐约感受到一些的。

所以,他记得金笛,而且...印象很深。

一听太祖这话,金地顿觉不好。

这人难道从洪荒北境那时候,就盯上自己了?



“是他。“

楚流玥轻轻颔首,而后唇角微弯。

“金笛前辈,对我的事情一直很是上心呢。”

金笛猛然一惊!

“上官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么说,不是故意给他拉仇恨吗!

“啊?我没有胡说啊。”

楚流玥神色无辜。

“从赤霄剑,到天方圣鼎,你或者说是金翼宗,不一直都很积极的参与吗?“

参与?

只怕是掺和捣乱吧!

容修薄唇微勾,看了她一眼。

这丫头,见到太祖,倒是胆子又大了起来。

这坑人的手法,也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我、我...我那只是...”

“你过来。“

金笛本想为自己辩解两句,还没怎么说清楚呢,就听到那男人让自己过去。

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阁下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他才不会过去!

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就刚才对邺凌然的那一下,他们金翼宗这次来的所有人加起来,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还上去找什么不自在!?

太祖的神色淡了几分,声音也冷了下来。

“本尊说,让你过来,你听不见吗!?”

字字句句,满是压迫!

像是有重锤砸落在心脏之上,金笛只觉得憋闷的难受。

他咬了咬牙。

“其实,大家也只是不想闹出什么误会。前面那些误会,不就都已经解决了吗?我们”

太祖不耐烦听他说这些废话,忽然抬手!手指虚扣!

唰!

金笛只觉一股大力袭来,下一刻,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向前飞去!

凛冽寒风如刀,从他的脸上割过!

没等他反应过来,脖子上便猛然一凉!

旋即,舒尔收紧!

“呃”

金笛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之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太祖一手钳制着他的脖子,冷声问道:

“你以为本尊与你一样蠢?”

金笛想说话,却半个字都吐不出。

他的脸色迅速涨红,额头之上青筋暴起。

只有身体在拼命的挣扎,可惜太祖稳如磐石,他这不过是徒劳。

太祖一手掐着他,同时看向周围。

“今日,你们便都听好了:洪荒北境,峡谷之内的所有传承,都是我上官一族所有!任何人若肖想与玥儿争夺...便是他的下场!”

咔!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