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淳瞧见这一幕,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住手——”

一句话尚未说完,楚流玥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对方的脸颊。

只这一下,楚流玥便立刻心下了然,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

还真是啊

地上躺着的人一动不动。

楚流玥的手已经摸到了对方下颌的位置。

旋即,她指尖轻轻一搓。

似是被她的动作惊扰,那人皱了皱眉头,而后挣扎着勉强睁开了眼睛。

姜芷媛本来是昏厥过去,没有任何意识的。

某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痒,让她很是难受。

仅剩下的一丝理智,让她意识到情况不妙。

——谁在碰她的脸?!

当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刺眼的阳光让她眼前一片花白。

好几秒之后,她才看清了身前之人的样子。

“啊——”

姜芷媛发出一声凄厉惊恐的叫声!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手就要将对方推开!

然而此时,她身上的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五脏六腑挤成一团,应该也受损严重。

别说推人,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意识到这一点,她的心头涌上怨愤与恨意!

楚流玥似是被她这一声吓了一跳,身子略微后仰,然而手却还在姜芷媛的脸上。

“你别担心,比赛已经结束了,我帮你把血擦——“

擦什么擦!

“你、你滚开!”

姜芷媛拼了命的想要退后。

可惜她此时几乎全身瘫痪,如此动作,只让她看起来像是一条无力蠕动的虫子罢了。

“没听见她说什么吗?不用你插手——”

百里淳连忙奔过来。

楚流玥似是有些无措。

“我我真的没想怎么样我——咦,这是什么?”

说话间,手腕轻转,一张半透明的薄如蝉翼的面具,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姜芷媛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好痛!”

为了让这面具更加服帖,她是专门用了点小手段加固的,若要取下,一定得小心谨慎。

楚流玥这么猛的一撕,几乎将她的半张脸皮也撕掉,她能不疼吗?

可是很快,一片死寂的氛围,让她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下意识的抬头,环顾四周!

所有人都在看她,神色各异,眼神古怪。

她的脸!

姜芷媛这才回过神来,心头骤然涌上深深的恐惧!浑身冰凉!

已经抵达几步之外的百里淳,也骤然停下了脚步,唇瓣微颤。

完了

伯琰长老霍然起身,面色沉厉。

“姜芷媛!?你怎么在这里!?”

这张脸,他们再熟悉不过!

而这一声质问,也让剩下还有些不确定的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就是姜芷媛?不是说已经被灵霄学院除名了吗?今天怎么又来了?”

“听说她从小是跟着百里淳长大的,受宠的很,在云天阙的地位很高!没看这次,她被除名,脸面丢尽,云天阙还是选择收留了她?”

“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的从刚才的比赛看,好像天赋也一般啊,而且气量狭小,上不得台面。”

“以前百里淳好像还打算让她和容修订婚,不过容修后来直接自己选了王妃,一点儿机会都没给她!如今看来,他应该早就知道姜芷媛是什么样的,从来没看上过吧?”

“嗤。我要是姜芷媛,被灵霄学院除名,就老老实实的躲起来!没想到她脸皮竟然这么厚,竟然还仗着百里淳的宠爱,改头换面来了这?她是真的不知道这样很丢人吗?”

“今天以后,她在神墟界,应该都没有半分名声可言了吧?”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不堪入耳。

姜芷媛身子抖了抖,眼泪便簌簌落下。

她眼睛通红的看向百里淳。

现在,只有族长能救她了

“她是老夫带来的。”

百里淳闭了闭眼,一字一句沉声说道。

事到如今,有些场面不得不去面对了。

伯琰长老冷笑。

“这一点我们都看见了。百里族长,你明知我在问什么!”

姜芷媛已经被灵霄学院除名,按照规矩,是再不允许踏入灵霄学院地盘半步的!

如今百里淳竟然又把人带来了?

这是在打谁的脸!?

百里淳极少被人如此质问,此时也来了火气。

“媛媛是云天阙之人,便是老夫带着来了,又如何!?“

说到这,他越发恼怒。

“说起来,以前媛媛在学院中表现一直很好,现在只因为她犯了一点小错,你们就将她除名,未免太过分了吧?”

伯琰长老气极反笑,眼光如刀,从姜芷媛的身上扫过。

姜芷媛心虚的低下头。

“一点小错?百里族长,看来有些事情,你还不清楚啊。姜芷媛为何会被除名,她自己没有与你说吗?“

百里淳皱了皱眉,直觉有些不对。

这语气听着

“啊!”

正在这时,姜芷媛的体内,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没忍住,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百里淳连忙奔过去,将她扶起。

“媛媛,你怎么了!?“

姜芷媛只是不断的吐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血泛着淡淡黑色。

楚流玥瞥了一眼,好心提醒道

“好像是服用迷香丹的时间已经过了半柱香,她的原脉开始断裂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