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淳从未如此难堪过。

然而容修态度强硬,而且有理有据,他一时间竟是也不知如何反驳。

更让他暗自心惊的是,容修的实力,似乎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强!

诚然,他刚才那一击只用了五成的力道,可是容修能那么轻易的拦截下来本身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冷静片刻之后,他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底的怨怼与愤怒。

不能再拖下去了。

姜芷媛的身体,可是撑不了那么久了!

想到这,百里淳深吸口气,看向楚流玥。

“既然如此,老夫代表她认输!如此——比赛总算是能结束了吧!?”

众人面面相觑。

百里淳对那个叫什么小柳的,还真是

“您都发话了,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楚流玥笑吟吟。

百里淳冷哼一声,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然而等待片刻,那只赤金天凤却是并未带着姜芷媛回来。

他的眉头再次皱起,质问道

“楚越,你那只——赤金天凤,怎么还在那边转悠?”

剩下的时间可是不多了。

楚流玥笑道

“哦,您说这个啊。团子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出来玩儿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心都野了。可能还得一会儿才会回来呢。“

百里淳顿时急了。

还得一会儿?

那他刚才主动让步妥协,岂不是毫无意义了?

”你、你立刻让它回来!小柳受了伤,必须得尽快医治!”

楚流玥露出为难之色。

“可团子性子活泼,而且有时候也不怎么听我的话,您看这——”

百里淳简直快要气死了!

“你胡说什么!它既然是你的契约魔兽,自当唯你是从!你若是让它回来,它敢不听?”

“它敢啊!”

楚流玥当即答道。

她眨了眨眼睛,旋即有些歉疚的笑道

“哦,您大概有所不知,团子是上古神兽,这脾气总归是大一些的。有时候,连我也拿它没办法。”

众人听的嘴角抽搐。

有所不知

这种事儿谁能知道啊!

他们又没有契约上古神兽!

这个楚越,嘴真毒啊。

”族长。“

容修忽然偏头,淡淡一笑。

“那个小柳在吞下迷香丹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现在的结果。做人做事,总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不是吗?”

百里淳说不出话来,心里又是焦急又是后悔。

可他又不敢说出姜芷媛的真正身份。

那样的话,脸面就算是彻底的丢尽了!

以后,姜芷媛只怕是连云天阙也回不去了!

他能对她各种偏袒与维护,但如果牵涉到云天阙的利益,不说容修,明三十六尊老等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他只能认!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眼看着半柱香的时间即将耗尽,百里淳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

“楚越!老夫最后说一遍,若是小柳出了什么事儿,你绝对脱不了关系!“

这个楚越,分明就是故意的!

他站起身来。

“老夫亲自去!”

那只赤金天凤不回来,他自己去追不就行了!?

然而,就在百里淳以为,楚流玥这次还会继续拖延时间的时候,她却忽然璀璨一笑。

“百里族长,您急什么,看——那不是回来了?”

“什么?“

百里淳一愣,顺着楚流玥的视线抬头看去,果然瞧见天空之上,一抹赤金之色快速划过。

正是离开了好一会儿的赤金天凤!

楚流玥似是也松了口气般,冲着团子招招手。

“团子!你可算回来了,没看到百里族长都着急的不行了吗?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

团子爪子一甩,就直接把姜芷媛书丢在了地上。

随后它翅膀收拢,重新变换为巴掌大小,蹲在了楚流玥的肩头。

楚流玥摸了摸它的脑袋。

嗯,干的不错。

团子乖巧得意的凑上前,想要蹭蹭她的脸。

尚未触碰,便察觉到一股冷意袭来。

它身子一僵,乖乖的转过身去,旋即幽怨的看了不远处的容修一眼。

分明是自家主子,还不许亲热了!

呸!

真是霸道!

早晚得让主子帮忙报仇!

楚流玥并未察觉这涌动的暗潮,看向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姜芷媛。

此时的姜芷媛,浑身是血,遍体鳞伤,脸色苍白似鬼。

要不是还有着最后那微弱的呼吸,众人只怕真要以为她已经死了。

百里淳脚步一动,便要过去。

楚流玥却是抢先一步,走到了姜芷媛的身旁。

“你别碰她!”

百里淳心惊肉跳,厉声喝道!

楚流玥有些诧异的抬眸,眼中浮现一丝茫然。

“我只是想要帮忙看看他的伤势。您放心,我也是天医。“

何况,就算她真的想做什么,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手啊。

这位百里族长,还真是关心则乱。

楚流玥微微垂下了眼帘,心中划过一抹深思。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百里族长一辈子未曾婚娶,没有子嗣。

而且性情严厉,十分苛刻。

能让他如此在意的,好像也就

想到这,楚流玥心中一动。

她抬手伸向了对方的脸。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