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锋利至极的爪子,直接刺破姜芷媛的肌肤,深深潜入到她的血肉之内!

尖锐的疼痛令姜芷媛脸色瞬间煞白!

疼!

赤金色的火焰灼烧着,像是要将她炙烤吞噬!

姜芷媛心中又惊又惧,拼命挣扎。

然而她的这点力量,在赤金天凤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如今她是突破了上神不错,但对方可是上古神兽!

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又有什么好争的?

完全是碾压!

姜芷媛忍者疼,勉强朝着下方看了一眼,惊觉自己正在被带离!

这、这只畜生要把她带到哪儿去!

如果半柱香之后她还没能挣脱,那——她就完了!

姜芷媛心底涌上一股深深的恐惧,连忙调动体内所有力量,想要挣扎出去。

“放我下去!你这个畜生!你放我——“

团子眸光一冷。

不知死活!

咔!

团子飞得更快,同时爪子一个用力!竟是直接掐断了姜芷媛的几根肋骨!

“嘶——”

姜芷媛疼的倒抽一口冷气,浑身颤抖起来。

她甚至隐约觉得那尖利的爪子,几乎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掏出来!

巨大的惊恐袭上心头,姜芷媛唇瓣苍白的抖动着。

靠着自己是不行了,只怕是

“救命!族——“

啪!

团子一只翅膀打下来,直接狠狠扇在了姜芷媛的脑袋上。

一声闷响。

姜芷媛眼前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团子优哉游哉,就这么提着浑身僵直的姜芷媛,朝着更远的地方飞去。

主子说了,得转两圈呢。

广场之上,所有人都被眼前这突发的一幕给惊住了。

好一会儿无人做声。

就、就这么走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眼看着姜芷媛被带走,百里淳率先反应过来。

他豁然起身,死死盯着楚流玥。

“楚越!你到底在做什么!?”

严厉的声音中,满是愤怒。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旋即笑开。

“百里族长,我在做什么,大家不都看的清清楚楚吗?我在比赛啊!”

“这算是什么比赛!?那赤金天凤——“

“那赤金天凤是我的契约神兽,我召唤出来战斗,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吧?”

楚流玥嘴角上扬,眸中却是一片清冽冷然。

“我已经承诺不动用那件神器,难道——连魔兽也不允许召唤了?”

百里淳一噎。

天下当然没有这样的道理。

凡是拥有契约魔兽的修炼者,从来都是默认其魔兽是与其一体的。

楚越这样做,的确无可厚非。

只不过他召唤出的这只契约魔兽,实在是太过惊人!

上古神兽

在场的人见过的只怕都是寥寥,更何况契约!?

“如果您觉得我召唤团子是犯规的话,那您应该提前说好吧?现在提,是不是有点晚了?“楚流玥慢条斯理的说道。

百里淳脸色青白。

提前说

他哪儿想得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常的少年,居然还藏着这样一张底牌!

如果早知道,他根本不会让姜芷媛上场!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姜芷媛已经被带的更远。

那只赤金天凤,根本没有要回来的意思!

半柱香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如果姜芷媛不能得到及时的医治,那么——

“你立刻让那赤金天凤将媛--小柳带回来!若是她出了什么事儿,老夫绝不会放过你!“

楚流玥眨了眨眼。

“可是现在不是还在比赛吗?“

百里淳气的七窍生烟。

还比什么赛!

“老夫命令你比赛立刻停止!”

楚流玥笑容客气,却也疏冷。

“百里族长,您现在好像没有资格说这话吧?”

百里淳在云天阙族长的位置上坐了百年,从来都是高高在上,何曾被人这样反驳过?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楚流玥的这句话,顿时点燃了他心中压抑许久的火焰。

“你放肆!”

话音未落,他便抬手,飞出一道原力!

原力化剑,朝着楚流玥胸膛而去!

破空之声刺耳!

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谁也没想到,百里淳竟会忽然动手!

伯琰长老和万峥长老齐齐出手!

“楚越小心!”

然而有一个人,比他们更快!

一道金色流光划破半空,瞬时间幻化为一张巨网,后发先至,将那把剑围拢!

旋即,迅速绞紧!

砰!

只听一声清脆声响!

那把剑轰然碎裂!

可怕的力量四散开来,却又迅速被那金网吞噬,湮灭于无声。

而后,那张金网迅速凝聚,成了一只小小的蝴蝶,在楚流玥的肩头略作停顿,便悄然消散。

楚流玥眸光微动。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

从头到尾,百里淳的力量,连楚流玥的身都没挨着。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目光在容修与百里淳之间来回徘徊,心思各异。

出手的竟然是容修!

虽然早就看出来这二人不和,但他们一直都觉得,为了云天阙等各方面的因素考虑,容修与百里淳应该也不太会撕破脸。

可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快!

容修出手阻拦,可不就是当众打百里淳的脸!?

在这么多人面前闹开,可是再没有挽回余地了!

容修素来深谋远虑,运筹帷幄,不会不知他这一出手,会将局面推展到何种地步。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而且——那样的毫不犹豫!

连万峥长老等人都慢了一步!

气氛冷凝,空间冻结。

百里淳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盯着容修。

“圣子殿下,这是何意?”

他不过是闭关了几年,一出来便换了天地!

如今容修是越发的张扬放肆了,居然公然与他交手!

这将他的脸面置于何地!?

百里淳不知道的是,容修根本就不在意他的脸面。

他刚才出手,原因很简单。

“本殿的人,本殿自然要护着。”

他神色磊落坦荡,声音低沉悦耳。

斜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平静淡然。

仿佛根本没有把刚才的事情放在眼里。

“你——”

”比赛还在继续,族长如此贸然出手,岂不是要让旁人以为,我云天阙输不起?“

不等百里淳发飙,容修就率先开口。

他唇边掠过一抹笑意,提醒道

“大家可都还在这看着呢。“

你丢得起这个人,可别拖云天阙下水!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