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紧张和畏惧,这一声她喊得又急又快,还破了嗓子。

活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时,发出的仓皇的求饶。

不少人哂笑,满脸讥讽。

就这?

当真是上不得台面。

看来百里淳是真的老糊涂了。

何况,容修刚才的话,也很是意味深长。

——云天阙这两位地位最高之人,显然早已经有了巨大的分歧。

甚至,说是站在了对立面,也毫不夸张!

如今只是尚未彻底撕破脸皮罢了。

但这一天,或许也不会等很久

楚流玥满意的点点头,旋即看向姚斌。

“姚郡主,不知这一场比赛,您可还满意?”

姚斌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情复杂。

短短时间,情况急转直下。

他本以为,楚越的那套说辞,不过是给自己开脱的借口,而且还非常荒诞,不知天高地厚!

可现实啪啪打脸,此时迎上那双黑沉灿烂的眼眸,他觉得脸上一片火辣辣的。

但这也没办法。

结果出来之前,有谁相信楚越会赢的?

可他不但赢了,而且赢的干脆漂亮!

“你”

姚斌的手掌紧了又松,最终只得一叹。

“我相信你之前的解释,并且愿意遵守承诺,从此之后,再不怀疑你与黑魔窟,有任何异常关系!“

姚斌花了一会儿时间接受现实,却也算是干脆利落。

随后,他上前一步,冲着楚流玥拱了拱手。

“之前是我对你多有误会,在此跟你赔个不是。“

楚流玥偏头一笑。

“姚郡主客气。我知道您也是为了查明真相,而且正好我也趁着这次机会洗脱冤屈,也算是好事一件。您不必介怀。“

姚斌之前对她咄咄逼人,是因为他在心里认定,楚流玥就是和黑魔窟之间有点什么。

紫光郡与黑魔窟有着血海深仇,他会有这种反应,也很正常。

难得的是,在知道自己错了以后,还能当众赔礼道歉。

这是完全放下了自己的姿态,也算坦荡磊落。

楚流玥心里倒是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

将来若是要去对付黑魔窟,未必不能和他们联手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个念头从楚流玥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便迅速被她压下。

她微微抬头,手腕轻抛!

铮!

长剑入鞘!

灿烂辉光闪过,赤霄剑已经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周围,不少眼神落在了赤霄剑上。

楚流玥眸光微动,心中嗤笑。

今日她祭出赤霄剑,必定会引来不少的麻烦。

现在,这些人看在学院的面子上,暂且克制着。

然而以后可是说不准。

“不过就是仗着尊者神器的神威罢了”

一道低低的明显压抑着什么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眉心微挑,看向刚刚转身离开,正要退离的姜芷媛。

脚步一迈,便堵住了对方的路。

“等等。”

姜芷媛心里“咯噔”一下,抬眸看向楚流玥,眼底闪过一丝惊慌。

“你、你干什么?”

“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

楚流玥笑了笑。

“愿赌服输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我还在这呢,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众人再次看了过来。

姜芷媛紧张不已,。

刚才交手,那可怕的经历,给她留下的阴影太重了。

她几乎是没有胆气再和楚流玥对上的。

可是她心里也还有不甘。

避开了楚流玥那充满威慑力的眼神,姜芷媛低了低头。

“我没说什么。”

“看来你对刚才的比赛结果,很是不满意?”

面对楚流玥的质询,姜芷媛有些崩溃。

她输了,心情本就不好。

所有人都在夸赞楚越,贬低她,好像他们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是——不是这样的!

如果她也有一件尊者神器,又怎么会输?

于是,姜芷媛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承认。

“我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她咬了咬牙。

“如果你不用那件尊者神器,与我打一场,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周围安静片刻。

是个人都听出了这话语之中的挑衅与激将。

百里淳张了张嘴,本来想阻拦。

可是转念一想,却又将那些话语都咽了下去。

实际上,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他看的出,那个楚越的实力是比一般的同等级的修炼者要厉害不少,可也不至于如此逆天。

最关键的,还是在于那件尊者神器!

楚流玥定定的看了姜芷媛一会儿,忽然勾唇一笑

“既然你这么想的话那我们再比一场?“

一言出,众人惊!

姜芷媛豁然抬眸,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你——你说什么?”

“既然你不服,那就换个方式,打到你服。“

楚流玥笑吟吟的,然而字句锋利,刀刀扎心!

恰恰是这云淡风轻的态度,让姜芷媛心里的火气瞬间爆发!

对方有尊者神器,她打不过。

但如果是正常交手,她怎么可能打不赢?

“不过,若是这样的话,我将不会再压制自己的实力。”

楚流玥补充道。

九阶武者?

姜芷媛不在乎!

她似乎是害怕楚流玥反悔一般,立刻道

“可以!那就一言为定!”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