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斌目光紧紧盯着楚流玥,似是想要看穿她心里的所有想法。

目前来说,有两种可能。

第一,楚越早就知道这木牌对黑魔窟中人的重要性,故意抢在前面说了那些话,用以给自己开脱。

第二,楚越对这些的确毫不知晓,他不过是恰巧遇上了一个脱离了黑魔窟的人,机缘巧合下,得到了这木牌。

但是一时之间,他也无法判定,到底是什么情况。

“凭你一人之言,我们无法相信你的说辞。你可有任何证据?还是说,当时有人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楚流玥诚实道:

“当时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没有其他人在场。“

不少人面面相觑。

一个人?

那这就更荒诞了!

要是有人帮忙,楚越打赢这一场,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现在他自己都承认,只有他自己...

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啊!

姚斌面色更冷,攥紧了那木牌。

“既然如此,只怕我们就得好好彻查一番了!”

“且慢。”

楚流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她唇角微勾,轻轻笑道:

“虽然当时我是孤身一人战斗,但这件事,我有证人。”

“证人?”

包括姚斌在内,场上众人都愣怔了。

分明是一对一的战斗,怎么可能会有证人?

正当大家满心疑惑的时候,楚流玥半转过身,冲着站在文西长老身后的罗彦茗和卓笙招了招手。

“彦茗,卓笙,麻烦你们来帮我做个证。”

忽然被点名的两人一脸茫然。

卓笙更是直接指向了自己,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们?”

他怎么不知道这事儿和他们俩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罗彦茗盯着那个木牌,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心思一定,向前走去。

“哎,等等我!”

卓笙看他往前去了,也连忙追上。

不管怎样,楚越需要他们帮忙,肯定是要来帮的!

他们很快在楚流玥的身侧站定。

无数视线,落在了二人身上,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虽然他们二人都是世家大族教养出的子弟,也算见多识广。

但这样被神墟界诸位大佬齐齐盯着的大场面,还是没经历过的。

那些目光有如实质,落在身上,简直让他们的身体都跟着僵硬了。

就连大大咧咧活泼洒脱的卓笙,此时也老实了很多。

罗彦茗心跳的有些快,袖中的双手紧握。

他下意识的看了楚流玥一眼,却见旁边的少年,神色淡定,唇角含笑,挥洒自如。

好像根本没有受到这些无形威压的影响。

这小子,心态未免也太好了...

罗彦茗在心中默默想到。

这种场合,居然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不过...

听说这一场碰面,本就是他提议的。

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胆子自然是充足的很的!

“我们能为楚越作证。“

罗彦茗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说道。

他抬手,指向姚斌拿着的木牌。

“他得到这木牌的那天,我们正好陪同,他是如何拿到这东西的,我们也一清二楚。总之——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一说这个,卓笙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点头。

“不错不错!我们的确可以作证!这木牌,是那次我们一起来方州城闲逛的时候,他从一个小商贩那买来的!还砍了一半的价呢!“

姚斌眼角一跳。

楚流玥心中又感激又好笑。

这种情况下,任何人站出来为她说话,都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

但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看众人似乎还有些茫然不解,罗彦茗紧接着就将当天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当然,中间楚流玥追出城外厮杀的那一部分,他和卓笙因为并未参与,所以直接一笔带过。

但整体听下来,倒是也的确佐证了楚流玥先前的说法。

卓笙在旁边,时不时的补充两句。

“...事情就是这样。”

罗彦茗长舒一口气。

“若是诸位不信,当天和我们一起去找寻楚越的,还有几位长老和学生。他们也能过来作证。”

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说起来当然比较令人信服。

场中一片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姚斌才皱眉看向楚流玥。

“这么说,那天,是那个人故意用这木牌将你引诱出城,你们才打起来的?“

楚流玥颔首。

“实不相瞒,我和那个人之前就有仇怨,也知道他是黑魔窟的人,所以看到他那木牌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追出去了。只不过,打完之后,我才知道他早已经脱离了黑魔窟。“

“其实您之前说我将他斩杀,并不准确。因为他只是一道魂魄,并无肉身。单单是我知道的,他就已经夺舍不下两人。当天,我只是将他击退,并未将其彻底杀死。也正因如此,我留下了那个木牌,想着以后有机会再查一查。”

姚斌神色微变。

这一连串的解释,实在是天衣无缝!

他沉吟半晌。

“既然如此,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若你能回答上来,我便相信你今天所言,并且彻底打消对你的所有怀疑!“

楚流玥颔首:

“您请。”

姚斌目光沉沉的盯着她。

“那人若只剩下魂魄,实力必然削减,可即便如此,他能夺舍,最少也还是半神的水准。按照你的说法,当时,你应该还只是八阶武者吧?你——怎么打赢的?“

纵然和一开始预估的情况有些出入,但八阶武者和半神之间,依旧有着巨大的差距!

犹如天堑一般的战斗力断层,根本让人望尘莫及!

楚越孤身战斗,还赢了——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实际上,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好奇的问题。

这段时间,楚越的名字在神墟界传的沸沸扬扬。

其中有不少关于他天赋和实力的猜测。

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楚越的确是个天才,而且好像在玄师和天医上,也颇有天赋。

但天才是天才,可未必是强者!

那一场战斗,实在是匪夷所思!

闻言,楚流玥唇角上翘,笑了起来。

她眉眼弯弯,眸若星子。

原本只算是清秀的面容,因为这一笑,变得生动起来。

她十分认真、十分诚恳的说道:

“因为...我有底牌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