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脑子的人都会猜到这乾坤戒有问题!

楚流玥心念电转。

自从离开云天阙,她出行在外,都是将这乾坤戒进行了伪装的。

从外表看起来,不过就是一枚灰扑扑的普通乾坤戒。

只要不仔细查验,谁也不会想到,云天阙这枚最为尊贵的戒指,就戴在她的手上!

可现在,这枚乾坤戒轻易拦截了姚斌的力量...

此时,姚斌也察觉到了不对,看向楚流玥的眼神,充满怀疑。

楚越手上的乾坤戒,似乎并不寻常啊...

他心中微怒,豁然抬手,甩出一道神力!

那一道神力迅速灌入到了紫玉扳指之中!

瞬时间,气势大涨!风声呼啸!

楚流玥站在漩涡中心,衣衫猎猎,几乎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那狂暴的力量绞杀了一般!

她当机立断!

啪!

一道细微的声响传出!

她不动神色的将乾坤戒上的力量卸下,同时将那一枚木牌放出!

唰!

众人只看到有什么东西忽然飞出!

楚流玥脚步一个踉跄,不动声色的脱离了那道漩涡。

同时,她将乾坤戒重新封锁!

那里面可藏着太多不能公开示人的东西...

姚斌身形一动,迅速上前,将那一块木牌紧紧攥在手中!

随后,他手腕轻挥,便将那紫玉扳指收回。

令人倍感压迫的力量消失,楚流玥终于松了口气。

一切,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

在围观的众人看来,那东西是承受不住紫玉扳指的威压,被强行逼出的。

没看那楚越的脸色,都苍白了几分吗?

倒是没有人生出什么其他的疑虑。

除了姚斌。

他目光狐疑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刚才那一瞬,他的感觉应该不会错。

楚越手上的那枚戒指,就是不一般...

可那的确只发生在瞬息。

看楚越现在这样子,似乎又不太像...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

姚斌心中浮现一丝不确定。

“姚郡主,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一道询问声打断了姚斌的思路。

他定了定神,打算先将这些事情压下,回头再说。

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黑魔窟的事儿!

他看了手中的物件一眼,神色顿时一片森冷。

尽管之前他已经猜到这是什么,可看到木牌之上,那个令他深恶痛绝的图腾之后,他的心底,还是有着无尽怨恨与愤怒翻涌!

他紧紧抓着那木牌,豁然看向楚流玥。

“楚越!这是黑魔窟的木牌!而且等级颇高!如果你真的与黑魔窟毫无关系,身上又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一言出,众人哗然!

黑魔窟的木牌!?

那是一般人弄不到的吧?

这岂不是坐实了之前对楚越的怀疑!?

所有人都看向了楚流玥,神色比之前凝重冷厉了许多。

“黑魔窟的这种木牌,好像只有他们自己人有吧?”

“不错!前些年我们曾经与黑魔窟交过手,的确亲眼看到他们的人拿出这木牌来,绝对没错。“

“这木牌是用沙棘木雕刻而成,中间刻印了黑魔窟的图腾。听说这每一个图腾,都是用他们自己的鲜血为引,才能顺利绘制完成,其他认根本无法仿制。而且他们对这木牌看的极重,一般而言,绝不会流落到其他人的手中的。”

......

众人议论纷纷,显然都怀疑起了楚流玥。

仿佛已经认定,楚流玥就是和黑魔窟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勾结。

伯琰长老等人也懵了一瞬。

黑魔窟的木牌!?

那小子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这——”

伯琰长老愣怔片刻,看向了容修。

这二人关系匪浅,容修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

可惜容修的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看不出半点端倪。

似是察觉到了伯琰长老的视线,容修微微侧眸,唇角微不可查的弯起,递给伯琰长老一个安心的眼神。

伯琰长老松了半口气。

看来容修心里是有底的,那他就放心了。

本来他也是不信楚越和黑魔窟有关系的。

谁不知道容修和黑魔窟交恶?

若楚越真的和黑魔窟有什么,容修又怎么会这样护着他?

说起来,黑魔窟这几年忽然消停了下来,就有一部分容修的原因。

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所以现在木牌一出来,大家都对楚越充满怀疑。

......

楚流玥咳嗽了几声。

没了外力的压迫,她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一些。

不过那依旧略显苍白的唇色,不难让人察觉,刚才她经受了怎样的痛苦。

楚流玥看着那个木牌,无奈一笑。

“原来您说的是这个啊...”

她揉了揉眉头。

“您忘了吗,刚才我就说过,我曾经和他们的人交过手。这个木牌,就是那个时候得来的。“

姚斌却是不信。

“这么简单?恐怕不是吧?”

“黑魔窟的人,都有这样一个木牌,换言之,这就是他们的身份象征。实力越强,等级越高的,其对木牌的重视程度也越高。就我手上的这个...在黑魔窟必定是叫得上名字的存在。更直白点,最起码也是上神强者!“

“这样的人,但凡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让这木牌流落到他人手中,尤其是自己的仇敌!”

“你说这东西是你那时候得来的...这岂不是说明,你斩杀了对方的一位上神强者!?”

姚斌扯了扯嘴角,瘦削的脸庞上,线条冷硬。

“这话——谁信?“

一片死寂。

不难推断,这木牌应该是楚越进入洪荒北境之前就有了的,因为回来以后他就一直待在灵霄学院,根本没机会去得到这东西。

而进入洪荒北境的时候,他好像才是八阶武者?

这样的实力...斩杀一位上神强者...

不是痴人说梦!?

然而,面对姚斌这步步紧逼的质问,楚流玥的脸上并未出现半分慌乱。

她笑了一声,语气依旧平和。

“姚郡主似乎忘了一件事。我刚才就说过,和我缠斗的那个人,早已经脱离了黑魔窟。所以这东西,对他而言,应该...也没那么重要吧?”

姚斌一愣,剩下的话就堵在了嗓子眼。

是的,楚越的确说过这话。

可当时他并未在意。

如果那人真的已经不是黑魔窟之人,这个木牌,自然也就成了废物,不值一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