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安静了一瞬。

楚流玥弯了弯眼睛,收回视线,看向众人。

“诸位久等了。有什么要问的,请尽管开始就是,楚越必定坦诚相告,知无不言。”

她如此坦荡大方,倒是让众人一时间有些愣神。

倒是够直接的

不少人私下交换眼神。

那么多问题,要先问哪个?

还有谁来问?

楚流玥依旧笑着,似乎很有耐心。

她没打算和这些人一直耗下去。

这会儿的迟疑,不过是因为他们各有打算。

但实际上,他们的针对和怀疑,绝不会因此而减少。

“楚越,我有一事要问你!”

最先站出来的,竟然是梁潇潇。

梁一业也是吃了一惊,连忙冲着梁潇潇使眼色。

奈何梁潇潇此时是铁了心要开口,谁也拦不住。

楚流玥轻轻颔首。

“梁师姐,请问。”

梁潇潇目光紧紧盯着楚流玥,像是要将她从里到外,全都剖析一遍。

“我问你!洪荒北境之中,我三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潇潇!”

梁一业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这问题私下去问不就行了,何必要当众?

灵霄学院的人可都在场呢!

这不是故意让他们难堪吗?

谁都知道,灵霄学院对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态度中立。

他们绝不可能在这方面透露半个字!

要是灵霄学院的人误会了——

楚流玥耸了耸肩,露出一抹无奈神色。

“抱歉,梁师姐,学院的规矩,你应该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

梁潇潇却并未露出失望之色,反而上前半步,继续追问

“我接到消息,说当时我三哥曾经向你们求援,原本长老们是打算帮忙的,但却被你阻拦了下来!此事——到底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众人都愣怔了一瞬,旋即一同看向楚流玥。

如果这是真的,那楚越在梁少康的死亡这件事情上,距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就连梁一业,脸上都是带上了怀疑之色。

这消息潇潇是从哪儿听来的?

为何连他都不知道?

但她既然这样问了,那么未必没有这种可能!

站在百里淳身后的姜芷媛依旧垂着脸,但精神却很集中,将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抿了抿唇,袖中的手捏住了一方衣角,无意识的缠绕。

问了

梁潇潇果然还是问了!

看来之前让爹爹暗中递消息过去,并非全无用处!

她就知道,梁潇潇和梁少康感情很好,而且她自己也为人冲动,但凡一挑拨,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

如今,这炮火,总算是对准了楚越!

楚流玥笑了笑,神色平静,眼中并无半分波澜。

“梁师姐,我不过是学院中的一个普通学生,又有什么资格能指挥命令诸位长老?您未免太高估我了吧?何况我与您的三哥并不认识,又为何要这么做呢?“

“普通学生?”

梁潇潇不屑嗤笑,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你竟然也好意思说你是普通学生?进入洪荒北境之后,你们一度被困,不都是靠着你出谋划策,才能安全脱身的吗?当时就连几位长老,似乎也对你十分依仗,言听计从吧?“

不少人露出惊色。

他们虽然知道楚流玥在洪荒北境得到了传承,但对梁潇潇说的这些,却是不甚了解。

此时乍然一听,便觉得十分震惊。

长老们都听那个十几岁少年的?

这听起来实在是荒诞!

可梁潇潇这样振振有词,又不像是在撒谎

似是察觉到周围众人的怀疑,梁潇潇冷哼一声,道

“诸位有所不知,当时姜芷媛误杀了一只九尾青鸦,引来了大批九尾青鸦同族的追杀,情急之下,他们别无他法,无处可逃。最终是跟着楚越一路奔逃,最后成功抵达了那片峡谷,这才得以安全逃脱!”

“而我三哥,或许就是在那片峡谷之中被杀的!“

“当时那种情况,楚越,你的意见当然重要,甚至可以左右长老的决定!你敢承认吗!?”

梁潇潇情绪激动,脸色涨红,眼中似是有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周围众人却是因为她这连珠炮般的一番话,心神俱震,许久没缓过神来!

“梁潇潇,你的意思是当时是楚越带着人去了峡谷的?”

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出声质问。

所有人的心脏都提了起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岂不是说明楚越从一开始就知道那峡谷的位置!?

那这牵扯的可大了!

一时间,无数双充满质疑的眼神,落在了楚流玥的身上!

华峰长老几人神色有些紧绷。

实际上,关于这一点,也是他们一直十分好奇的。

那时候楚越的表现,的确像是对洪荒北境十分熟悉一般。

但楚越没多说,他们也就没多问。

谁知现在,梁潇潇竟然把这一点拎出来说了,矛头直指楚越!

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必然是有人告诉她了!

楚流玥也在想这个问题。

面对梁潇潇充满愤怒的质问,楚流玥的反应显得平淡了很多。

她偏了偏头,眉心微蹙,似在沉思。

梁潇潇冷笑。

“怎么?心虚了?编不出来了?”

楚流玥摇头一笑。

“不,我只是在想,你们前段时间不还在追着姜芷媛吗,怎么现在又对她的话,如此偏信。”

“什、什么?”

梁潇潇神色一滞,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楚流玥眨了眨眼,微笑着耐心解释

“知道当时情况的,只有寥寥数人。而愿意告诉你这些的更是少之又少。梁师姐,你大概不知道,当时我们在洪荒北境中,其实一直是遵循着姜芷媛的话行动的。”

“那时候我们刚刚抵达洪荒北境不久,却接连遇到了好几次麻烦,一番折腾之后,都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还好后来遇上了姜芷媛。她正巧从困局中逃离出来,并且一路奔逃了很久,知道怎么走是最安全的。所以我们当时就直接选择了让她带路。“

说着,楚流玥看向师蕊儿。

“蕊儿师姐,您说呢?”

师蕊儿勾唇一笑。

“不错。“

“虽然我一贯不喜欢姜芷媛,可当时她最有经验,我们便也都选择听她的,好逃离洪荒北境。一直到最后,基本上都是姜芷媛带着的。不知怎么这领队人竟然换成了楚越师弟?”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