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轻笑,绯色薄唇扬起一抹极淡的笑意,深邃的凤眸之中,却依然是一片冷然。

”见过族长。“

他轻轻点头示意。

虽然是在行礼,但通身的气派,却是没有半分折损,反而更显他清骨风流,尊贵无双。

在百里淳身前,分毫不让。

百里淳心中一沉。

几年不见,如今的容修,竟似是比以前更加不好招惹了。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选择闭关的时候,容修那尚显青涩的模样。

转眼间,那个少年竟然已经脱胎换骨,成长为了如今的一方巨擘!

她还是低估了容修!

“不知族长何时出关的,本殿竟是并未收到消息。”

容修轻笑着。

“若是知晓,本殿必当亲自出来迎接。”

百里淳压下心中的波澜。

“不过就是前两天的事,本想传消息告知于你,但后来听说了这边的事情,就决定亲自前来。老夫想着总归都是要见的,也就没再让他们折腾。”

“原来如此。族长此次出关,似乎又有突破?当真是要恭喜您了。“

这句话总算是让百里淳的表情放松了些。

他哼了一声,嘴角轻扯:

“倒也比不上圣子这几年的突飞猛进。”

这却不是客套话。

他出关之后,专门找余敬等人问询了一些问题。

其中就包括,容修如今的实力。

但实际上,余敬等人对这个也不是特别了解。

因为这几年,容修在云天阙的时间也不多。

而且每次回来,基本上也都是来去匆匆。

他们又如何得知?

不过就是偶尔猜测一个大概罢了。

可纵然如此,也依旧不难猜出,容修的基本实力。

百里淳吃了一惊之后,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也只能接受。

容修本就是云天阙千年一遇的天才,会有这样的修炼速度也是正常。

旁人是怎么也羡慕不来的。

包括他。

容修的视线淡淡从旁边那青年的身上扫过,却又冷厉如刀。

姜芷媛心里一紧。

不用抬头,她都能感觉到容修的目光将自己笼罩,像是能直接将她看透一般!

她心虚的将头垂的更低。

脸是易容了的,身形也是,甚至就连气息,百里淳都专门为她做了掩护。

按理说,是不会露出任何破绽的

“这位是谁,本殿之前怎么没见过?“

容修开口,沉声缓缓问道。

百里淳皱了皱眉。

“小柳,最近刚刚从下面提拔上来的。老夫看他资质不错,就带在身边了。云天阙那么多人,圣子也未必每一个都见过都认识的吧?”

容修忽然笑了一声。

“您说的是,能得您青睐的,想必不是寻常人物。倒是本殿眼拙,以前竟是都没发现这样一号人物。“

整个云天阙,上上下下,只要是他见过的,他都记得。

哪怕是一个身份卑微的侍从。

而这个人

容修一哂,收回了视线。

没了那充满压迫感的目光,姜芷媛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一阵凉意袭来,她这才惊觉自己的后背竟然已经被冒出的冷汗湿透了。

她暗暗咬了咬牙。

容修不过就是看了自己两眼,怎么就这样没出息

但愿他不会看出什么来!

姜芷媛本来还想趁这机会多看看那张让她魂牵梦萦的脸,毕竟他们的确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但此时她被容修这两句话问的心虚不已,自然也就不敢再随便乱动,只低眉垂眼的站在一旁,半个字都不敢多说。

百里淳皮笑肉不笑。

“圣子事务繁忙,自然是无暇顾及这些的。”

二人之间暗潮涌动。

周围不少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神色复杂,心思活络。

看样子云天阙这两位最有权势和地位之人,关系不怎么样啊?

听说当初容修刚刚被人找回云天阙的时候,这位百里族长就曾经非常反对他入族谱,甚至曾经两度提出,要对容修除以最严厉的惩罚。

那种刑罚,是实力不错的修炼者都难以承受的,何况彼时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容修?

若非后来容修主动召唤出无极神晷,测出惊人天赋,只怕真是要折在那了。



正因如此,容修和百里淳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

尤其是现在,容修手掌大权,一言便可号令整个云天阙!

百里淳手中再无实权,只剩下了一个“族长”的空壳子。

两人能彼此看的顺眼吗?

“您先歇着,本殿先过去了。“

容修似是对百里淳的明朝暗讽置若罔闻,客气规矩的行礼之后,就转身离开。

从头到尾,自带矜贵傲气,却又让人挑不出错处。

眼看着那道高大修长的身影离开,百里淳心里憋了一口气。

想当初,他们本打算直接将容修处置了的。

可因为他展现出了绝顶的天赋,争论再三之后,还是选择了将他留下。

那时候,他其实并未将容修放在眼里。

哪怕他的母亲是云天阙的嫡系贵女,可父亲出身卑微。

这种背景,注定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云天阙抬起头来。

可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是逐渐脱离了掌控。

直到容修杀出一条血路,登上圣子之位,他才惊觉,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少年!

但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于是,他只能接受容修成为了圣子的事实。

但他还是想错了容修的野心和能力。

直到这次出关,他才意识到,他从未看清过容修!

以前种种,都不过是容修的小小手段!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杀了他的!

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百里淳咬了咬牙,面色沉厉。

另一边的容修,却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径直在楚流玥的身边坐下。

“哎,容修,你的位置是在这边的”

伯琰长老侧眸看了一眼,指了指自己另外一侧的位置,出声提醒。

容修向后一靠,淡笑。

“坐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伯琰长老心念电转,便也没有继续坚持。

容修还真是为了楚越,煞费苦心啊。

楚流玥也偏过头去。

两人四目相对。

她轻轻眨了眨眼。

原本应该是她和容修各自坐在伯琰长老的两边的,但现在,却变成他和伯琰长老坐在了她的双侧。

无形之中,成众星拱月之势,将她围拢在了中间。

这是

摆明撑腰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